• 第九十五章:大战三百回合

    更新时间:2018-08-08 04:55:48本章字数:2023字

    “噗!咳咳咳……”

    顾念刚刚咽下去的汤,直接喷了出来,全数喷在傅言枭脸上。然后看见傅言枭那张狼狈不堪的脸,顾念又紧张又好笑,不小心岔了气,被呛得猛咳了起来,咳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傅言枭黑下脸来,看到顾念咳得几乎要背过气去,又不好责怪她了。

    他沉着脸看了顾念一眼,然后抽了两张纸巾递给顾念擦嘴巴和鼻涕,又抽了两张给自己擦脸。

    低头看了看胸口也湿了一大片,油水十足。傅言枭气闷不已的将纸巾狠狠扔进垃圾桶里,又瞪了顾念一眼,才起身走进浴室。

    顾念心虚的低下头,把自己手臂上几滴汤水擦干,又连忙拿纸巾去擦地板。

    等她收拾干净后,傅言枭才从浴室里出来。

    他身上散发的热气和沐浴露的芳香,应该是又洗了澡。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顾念看了傅言枭一眼,低声跟他道歉,可她心里也很委屈。要不是他对着她说那些浑话,她也不会喷他一脸啊!

    “哼!”傅言枭哼了一声,一个眼神也没给她,摆着一张傲娇的脸从她身边走过,直接端着那盘水果吃了起来。

    顾念抚了抚额,叹了一声,去浴室洗漱了。

    等她从浴室出来时,发现傅言枭不在卧室里,大概是去书房了,而那盘水果也被他一扫而光,只剩下一个空盘子。

    她把空碗和空盘子拿下楼去,上楼时看到书房里亮着灯,隐约还能听到他在讲电话。顾念轻手轻脚的回了房,拿起手机给覃潭发了条信息,便上床睡觉了。

    大概是太累了,上床躺着没一会儿,顾念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她迷迷糊糊的感觉身上的薄毯被掀开,身下传来一阵凉意,紧接着双腿被人分开……

    顾念打了个激灵,猛然惊醒过来,双腿胡乱蹬,试图踹开身边的人。

    “别乱动!”傅言枭按住顾念的膝盖,钳制住她的双腿不让她乱踢,沉声道:“再给你涂点药,明天就不会痛了。睡着了都这么不老实,腿力还挺大,要不是我避得快,这会儿已经被你踹翻到床下去了。”

    顾念这会儿已经毫无睡意,她反手撑着床面半坐了起来,轻轻挣扎了一下,又尴尬又羞怯,满脸不自然的道:“我自己涂……”

    她伸手要去拿药,傅言枭却不肯给她,自顾自的将药膏挤在手指上,另一只手则握住她的膝盖,将她的腿分开一些。

    当他蘸着药膏的手探到她腿间时,她身体明显瑟缩了一下,然后闭着眼睛不敢看他。

    傅言枭低笑了一声,便开始帮她抹药。

    将药膏在她那处均匀的涂抹,反复轻揉,好一会儿才收手。

    傅言枭帮她将内裤穿好,并将毯子盖上,道:“刚才是逗你玩的。今晚好好睡一觉,等那里的伤养好了,咱们再大战三百回合。”

    “……”顾念紧咬着唇,飞快的看了他一眼,便整个人钻进毯子里去了。

    傅言枭去洗了手回来,在她身边躺下来,将她捞进怀里抱着,便没再有进一步的举动,只是抱着她睡觉。

    顾念紧绷的神经慢慢的放松下来,最后敌不过困意,慢慢睡去。

    ……

    第二天,顾念让傅言枭送她去研究中心报道。

    “头一次来这里报到,紧张吗?”车子停在研究中心门口,傅言枭偏头问顾念:“要不要我陪你进去?”

    这语气,仿佛是送孩子去学校报到的家长。

    顾念囧了囧,连忙摇头:“不用!我自己进去报到就好。”

    她又不是小孩子,去公司报到还要人陪?让领导和同事看到了,心里不知道怎么想呢!

    这家研究中心傅言枭来过两次,里面的工作环境还不错,至少比她之前所在的研究所要好很多。

    傅言枭点点头,道:“那你自己进去吧!我去公司了,晚上过来接你。”

    等顾念走进研究中心的大楼,傅言枭才开着离开。

    ……

    亿阳集团总裁办公室。

    傅言枭埋头工作的时候,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两下,不等他说话,门便被推开。

    秦朝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吹着口哨,道:“三哥,听说明天要去郊外的农庄玩?”

    傅言枭抬头看了他一眼,又继续看手上的文件,冷声问道:“你不想去?”

    “谁说我不想去?”秦朝双手撑在傅言枭的办公桌上,笑嘻嘻的道:“听说可以带伴儿去?那我带我新女朋友去,三哥没意见吧?”

    傅言枭眉心蹙了蹙,抬眼幽幽的看了秦朝一眼,道:“你想带就带啊,我为什么要有意见?什么时候你秦小四交女朋友还得征求我意见?”

    秦朝摸着鼻子嘿嘿的笑了笑,道:“我这不是怕你看到她会生气么!”

    傅言枭觉出一丝不对劲儿了,他眉毛一拧,冷声问:“什么意思?”

    秦朝把手缩回来,低着头站在傅言枭的办公桌前,心虚的道:“我的新女朋友是楚乔。”

    秦朝话音刚落,明显能感觉有一道冷厉的目光朝他扫过来,吓得他又往后退了两步。

    “你找谁不好,你为什么要去招惹她?”傅言枭冷着脸,瞪着秦朝,道:“你不怕楚老大把你第三条腿废掉?”

    秦朝双手忙挡在裆部,紧张的道:“三哥,不是我要去招惹她,是她来招惹我啊,我冤枉死了!”

    说着,便跟傅言枭坦白从宽的交待道:“昨晚她非拉着我去酒吧喝酒,我看她挺难过的,就陪她喝了一会儿。谁知道她喝了点酒就耍酒疯了,拉着我去跳舞,跳着跳着就抱在一起了,抱着抱着就去开了间房……”

    “酒后乱性。”傅言枭冷冷的瞥了秦朝一眼:“楚老大知道了吗?”

    秦朝将头垂得更低了,道:“我反正是不敢告诉他的,不然他非看阉了我不可。能瞒一时是一时吧!”

    “既然想瞒着,那你明天还要带她去?你明知道楚老大明天也要去的。”傅言枭冷哼了一声,道:“楚乔也知道明天去农庄?她想跟着一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