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毕业典礼,一群人的狂欢。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2本章字数:2107字

    戚长歌和周韩是学校里最被看好的一对。所有人都觉得他们能走到一起。是G大公认的很恩爱的情侣。

    戚长歌回到宿舍,里面已经是忙的不可开交了。宿舍里所有人都在准备着明天的毕业典礼。

    与其说准备,正确来说是打算着明天怎么疯狂地玩,然后跟这个四年的学校告别。

    “你怎么才回来啊。”杨雪倩看到戚长歌回来了。马上喊到。

    “本姑娘去吃大餐了。不跟你你们一样颓废在宿舍。”戚长歌得意地说道。

    “又是和你的如意郎君?”叶小凡敷着面膜。说起话来有些不方便的样子,不过还是坚持开口说道。

    “没有没有,跟我的新同事。”戚长歌放下了包包。继续开心地说道:“我们的高傲小公举不是不在意容貌的吗。今天怎么开始敷起面膜了。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叶小凡在面膜的那个洞洞中间白了戚长歌一眼。

    “她呀。学弟学长都泡不到。就等着明天看看我们这些同级的还有什么残花败柳能捡一个回去呢。”杨雪倩大笑道。

    “杨雪倩,你好大胆啊。”叶小凡用手扶着面膜,生怕起了皱褶,“我要不是敷着面膜。我肯定把你打死了。”

    杨雪倩朝着叶小凡做了个鬼脸,“来打我啊。”

    “哼,我现在不跟你计较。等我敷完面膜再打死你。”叶小凡一脸不屑地说道。不过敷着面膜也不一定能看出来是一脸不屑。

    “话说,长歌啊。明天你男朋友来吗?”杨雪倩问道。

    “来啊。怎么了。”戚长歌一边脱着衣服。一边问道。

    “那就只剩下叶小凡一个单身狗过毕业典礼了。哈哈哈!”杨雪倩大笑道。

    “那可是真的好惨啊。”戚长歌也跟着笑了起来。

    叶小凡听到,一把把面膜扯了下来,丢在一旁,“今天真的要打死你了。”

    说着叶小凡就和杨雪倩打闹在了一起。

    “别别别,叶大侠饶命。”杨雪倩在狂笑道。

    “话说,沈梦飞去哪了?”戚长歌问道。

    “她呀。应该还在和她男朋友缠绵吧。”杨雪倩一脸坏笑道。

    “那她今晚就是不回来咯。”戚长歌说道。

    “是啊,现在这些年轻人就不知道节制节制。这样下去以后怎么办哦。”杨雪倩一脸老成地说道。

    “人家的夫妻生活也要你管吗?瞎操心。”叶小凡没好气地接道。

    “可是你连夫妻生活都没有啊。哈哈哈。”杨雪倩看到叶小凡接话。又继续呛她了。

    说着两人又打闹在一起了。这个床第之事戚长歌可是一次都没有呢。虽然说她已经和周韩同居了一年。但是从来没有跨过那一步雷池。

    时间很快地就来到了第二天的毕业典礼。沈梦飞早早地就溜回了宿舍。刚好碰到了出去晨跑的戚长歌。

    “整个宿舍起的最早的就是你了。”沈梦飞说道。

    “我可没有你们这么退的。我可是祖国未来大好的青年,是社会的栋梁。当然不会花时间到睡觉上面。”戚长歌说道。

    “说你胖你还喘上了。德行。”沈梦飞说道。

    “好啦,不跟你讲了。我要去跑步了。你有兴趣也可以一起来。”戚长歌搭上她的小毛巾说道。

    “算了。我可没有您这种精力,我还要补一会觉。昨晚可累死我了。”沈梦飞摆摆手道。

    戚长歌会心一笑,“那好吧,小污女,我先走了。”

    “走吧走吧,拜拜。”

    因为今天是毕业典礼,一改往常的冷清模样,校道上已经开始多了一点人。两两三三的走在一起。不过能看出来都是大四的老油条,完全没有新生的那种稚嫩。

    戚长歌倒也惬意,有了些人气,自己的晨跑计划才不会显得那么无聊。

    跑完一圈下来,戚长歌已经出了一些汗,看到坐在椅子上的那些依偎着的情侣。戚长歌不免也感叹着,毕业了,有多少情侣要分手啊。

    毕业季也真是一个残忍的季节。

    晨跑过后,太阳已经高挂树梢,戚长歌回到了宿舍。把那三个还在睡梦中的家伙叫了起来。宿舍里平时都不用闹钟的,戚长歌就是她们的人工闹钟。

    三个还在睡眼朦胧的家伙被戚长歌叫了起来,显然有些不爽。一副完全没有睡够的样子。

    “这么早就叫我们起来了。”杨雪倩打着哈欠说道。

    “你们不用化妆打扮什么的吗?毕业典礼九点就开始了。现在都八点多了,等一下我们还要去领博士服拍照呢。”戚长歌一边拖着在床上的叶小凡,一边说道。

    叶小凡不情愿地坐了起来,迷糊地说道:“我是谁?我在哪里?”

    把这些人都一个个拉起来之后,自己也赶紧去洗了个澡。刚晨跑完可不能就这样出去。满身的汗。

    在戚长歌洗澡的时候,叶小凡敲着厕所门,喊道,“里面的人赶紧给老娘出来,老娘要上厕所。”

    戚长歌在里面洗的正欢呢,怎么可能出来:“那你就先憋着,等本姑娘洗完再说。”

    然后门外就没了声儿,等到戚长歌满身水汽地出来了。叶小凡正含着牙刷,满嘴的牙膏。

    “你不是要上厕所吗?赶紧的啊。”戚长歌说道。

    “对哦,我都忘了。”叶小凡赶紧漱了一下口。匆匆跑进了厕所。

    等到宿舍一众人洗漱打扮好,已经快九点了。四个人赶紧跑到操场,在班长那里领了博士服,匆匆排好了队。

    看着人山人海,戚长歌不免感叹道:“好久没看到过学校有这么多活人了。”

    “不是毕业典礼谁会在这么热的天跑出来受罪啊。还不如在宿舍里吹空调呢。”叶小凡抱怨道。

    头上的太阳确实有点大。不过好在不是正午的太阳,不至于把人晒昏过去。

    毕业典礼固有的仪式,拍毕业照。一整个系的人站在一起拍照的情景,还是有些震撼的。

    叶小凡站在台阶上面,转过头对站在后面的戚长歌说道:“我们系有这么多人的吗。”

    看着叶小凡满脸迷惑的样子,戚长歌也不好打她,只能无奈地回了一句:“你这话说的好像新生一样。”

    纠集了整个系的学生和老师,就为了拍这样一个毕业照。看着前面的人群。戚长歌的心里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毕业,毕竟是一群人的狂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