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怦然心动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3本章字数:2114字

    这次的酒会沈年也是被邀请者之一,苏云水理所当然的要一起来,苏云水刚一来就看见戚长歌像女神一样,被无数闪光灯包围围着,戚长歌和肖晗琛的事圈内已经传开了,但她一直以为是谣传。

    自己是戚长歌这么多年的朋友,如果是真的,戚长歌不会不告诉自己,还有肖晗琛是什么人,他可是所有女孩心中的完美老公人选,戚长歌那种条件,肖晗琛怎么能看上她。

    可眼见为实,苏云水看到今日这般场景,不想相信也得相信了,她顿时心理格外的不是滋味,她生气,她们是最好的朋友,她却不告诉他,她同时也嫉妒,凭什么戚长歌的命那么好,一直都是要什么有什么。

    “沈年我过去一下。”苏云水 跟沈年打了个招呼,然后端着一杯酒,带微笑优雅的走向戚长歌。

    “长歌,你也来啦。这位是?”

    戚长歌心理想完了,她还没详细跟苏云水说过他们之间的事呢!她一定以为她是故意瞒着她的,正当戚长歌准备解释时,肖晗琛突然上手捏了一下戚长歌的腰!戚长歌只能硬生生的把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正当三人说话时,隔着老远就听见,有声音大喊:“晗琛哥你来了!”戚长歌暗叫:“该死的,又是许曼懿,她之前赢了比赛,将许曼懿赶出了公司,可就算不在公司了许曼懿也丝毫没有放弃肖晗琛 的意思。”

    正当戚长歌准备迎战时,发现许曼懿身旁还站着一个长相十分甜美的女孩,许曼懿指着戚长歌,“就是她!”

    “你是谁?”戚长歌一头雾水。

    “嫂子好,我叫肖晗雪,是肖晗琛的妹妹”

    肖晗琛平时对谁都冷冰冰的,但对这个妹妹确是很好很温柔。

    “你好,我叫戚长歌。”戚长歌脸红的说到:“我们不是你想象的那种关系。

    “这有什么好玩的啊,都是一些装腔作势的人,长歌姐咱们不和他们再一起,我们换个地方玩!”说完肖晗雪不顾她哥反对的眼神一把搀起戚长歌向外走去,戚长歌见状朝苏云水一个劲的眨眼,苏云水只好也跟着一起。

    虽然肖晗雪和许曼懿一同长大,但却不同许曼懿那样刁蛮不讲理,自从她见到戚长歌第一眼之后就喜欢上这个漂亮的小姐姐了!

    “你们两个,不要跑远了!”肖晗琛面对这两个女人也是没脾气。

    肖晗雪低声音问道:“长歌姐,你把我哥拿下了吗?”

    戚长歌听完肖晗雪的话吓得一口气没上来,咳嗽了好久。

    肖晗雪一边给戚长歌顺着后背一边又接着说:“长歌姐,我知道你优秀,但你可千万不能掉以亲心啊,要竭尽全力守护住自己的领土啊!”

    戚长歌被肖晗雪完全说懵了,什么竭尽全力,什么领土啊,戚长歌望向苏云水想寻求帮助,可发现苏云水在一旁心不在焉的好像有什么心事。

    “云水,你怎么了,是因为我没有跟你说我和肖晗琛的事,所以你生气了吗?你听我跟你解释,事情不是你想像的那样的......”

    戚长歌话还没说完苏云水一把伸过来搂住戚长歌的肩膀,“长歌,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喝,喝酒,喝起来!”

    “是啊,长歌姐,别说了,这这么多好吃的好喝的,让我们嗨起来!”

    戚长歌在这被肖晗雪、苏云水折腾着。

    另一边的肖晗琛也好不到哪去,刚来就被印启航拉到一旁审问,印航和肖晗琛从小一起长大,也是肖晗琛唯一的朋友,“你小子,什么情况啊?”

    “没什么情况!”肖晗琛冷冷的回答道。

    “是吗?我觉得这妞条件不错,既然你没情况,那我就去创造情况了!”

    “你想死吗?印启航!”肖晗琛低声怒吼,“戚长歌可不是那种随便的女孩!”

    印启航笑了一笑,“没关系,不是可以培养嘛,你知道我是专业的!”

    “我看你是想让我培养培养你!”肖晗琛瞪着印启航说道。

    “不开玩笑了,这戚长歌不错,条顺盘亮,还有脑子,你知道这年头长的漂亮又有脑子的女人已经快濒临灭绝了吗!你差不多就赶紧下手啊!”

    这边肖晗琛被 印启航耍的团团转,那边戚长歌和苏云水、肖晗雪三个人已经是放开了,玩嗨了,喝大了。等肖晗琛找到他们的时候,三个人已经趴在凳子上睡过去了。

    肖晗琛吩咐司机将苏云水、肖晗雪送回去,自己抱起戚长歌一路驱车回家,将车子停在门口,肖晗琛下车把已经不省人事的戚长歌抱了出来。

    没有经验的肖晗琛,一不小心,将戚长歌的头撞到了车门上。砰,的一声把肖晗琛吓了一跳,他赶忙查看戚长歌的头,看有没有受伤,结果戚长歌同学连醒都没醒,肖晗琛不禁心想,这女人果然是心大啊,没准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呢!

    肖晗琛刚将 戚长歌放到床上就听见戚长歌的呢喃声,“想喝水,要水喝”肖晗琛于是下楼去倒水。

    肖晗琛倒水回来,看见戚长歌已经醒了, 肖晗琛走到她身边说道:“哎呦,你醒了啊......”话还没说完,戚长歌一把推开肖晗琛向厕所狂奔而去, 肖晗琛跟过去发现她捂着嘴一个劲的敲马桶盖子,不由笑出声来,看来这酒还是没有醒呢。

    “你是不是傻,这又不是门,你敲就有人给你开啊!” 肖晗琛一边说着一边走过去,帮戚长歌揭开马桶盖子,并轻轻的拍着她后背。

    折腾了好久两人才从厕所出来,肖晗琛把水递过去,戚长歌乖乖张口。喝着喝着,戚长歌突然抬头看着他。

    “怎么不喝了?再喝点”肖晗琛说道。

    “疼。”

    这下肖晗琛反应过来了,他笑着说道:“现在知道疼了,刚撞的时候我看你睡的挺香的啊!”

    戚长歌看到肖晗琛嘲笑自己,一把搂住他的脖子,骑到他身上,拿手打他。肖晗琛反抗着,结果不小心脚一滑,两个人双双倒在了床上,并且二人的嘴唇还碰在了一起,但醉酒的戚长歌却没有要分开的意思,正当肖晗琛准备起来,她一个反手搂了上去。

    肖晗琛嘴被堵着,只能用喉咙发声,“你干嘛啊!”戚长歌什么也没说,微微一笑,闭眼加深了这个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