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席远入狱!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4本章字数:2099字

    就这样戚长歌和肖晗琛一方面配合警方调查沈家爆炸原因,另一边也将肖氏的日常工作有序的完成着。

    正在上班的戚长歌收到肖晗琛的短信,上面写着,“我今天要去警察局,你下班自己回家,路上小心。”戚长歌心想,应该是有关沈家爆炸的事情。

    戚长歌下班后,去了趟超市买了点菜,这段时间肖晗琛太累了,戚长歌准备好好给肖晗琛补一补,可当她到家把饭都做好了,左等右等就是不见肖晗琛回来,不知不觉中戚长歌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肖晗琛到家已经十点了,当他走到门口看到家里的灯还亮着时,一股暖流从心理缓缓流过,他十六岁开始,就从肖家搬出来了,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都是一个人住的,像这样等他回家的灯光他从未见过,现在他能享受的这一切都是这个叫戚长歌的女人带给他的。

    肖晗琛满怀着感激走进家门,发现桌子上摆满了菜盘,为了保温每个盘子上又盖有一个盘子,而戚长歌已经趴在桌上睡着了。

    肖晗琛悄悄的抱起戚长歌,慢慢的向楼上卧室走去,轻轻的将戚长歌放在床上盖好被子,静静坐在床边看着戚长歌的睡颜。

    许久之后,肖晗琛自己也困了,于是顺势倒在戚长歌的床上,拥着她,一起入眠。

    竖日。

    戚长歌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准确的来说是肖晗琛躺在床上,自己躺在他怀里。这样的情况多了,戚长歌也就见怪不怪了,现在的她十分的享受肖晗琛对自己的这种独特的好。

    戚长歌从肖晗琛的怀中轻轻抽出自己的身体,蹑手蹑脚的出了卧室门,用最快的速度收拾好自己,来到厨房准备开始为肖晗琛做早饭。

    等戚长歌早饭做好后,肖晗琛也已经起床,洗漱完毕了。

    “快来,吃饭了!”

    “好。哇,好香啊!”肖晗琛看着戚长歌精心准备的一桌早餐,赞叹的说到。

    “香就快吃吧。”于是两人面对面坐下开始吃早餐。

    “对了你昨天怎么回来那么晚。”

    “我昨天去警察局,警方判断苏云水和沈年房子的爆炸可能不是意外,”

    “啊!什么意思,不是意外那就是说,有人故意谋杀他们。”

    “警方也只是猜测,那栋房子是年初才建成的,排除了,因为设备老化而导致爆炸的原因,并且他们事后他们对设备进行了多次检查都没有发现问题。所以基本排除了因为意外导致爆炸的可能性。”

    “那就只有人为的这一条可能了。”

    “对啊,后来警察在监控中发现,事发之前唯一一个进过那栋房子的只有一个男人。”

    “谁啊!”

    “这个人你应该认识,就是大闹沈年和苏云水婚礼的那个人。”

    “席远!”戚长歌惊讶的长大了嘴,“不会吧,怎么会是他,他为什么要这么做。”戚长歌认识席远这么多年,席远一直非常非常爱苏云水,从来都没有做过对不起苏云水的事,说他要杀苏云水,戚长歌她打死也不会相信的。

    “那现在怎么办着呢?”戚长歌焦急万分。

    “今天,席远,苏云水,沈年都会去警察局,快吃,吃完我们也得赶过去。”

    戚长歌听完立马放下筷子,飞奔上楼去换衣服。

    等戚长歌和肖晗琛赶到警察局时,席远,苏云水,沈年,三人已经被带到审讯室了。

    “王警官,现在什么情况了。”

    “肖总,您来了,现在正在审,我们可以去旁边房子看着。”

    随后戚长歌和肖晗琛就跟着王警官来到审讯室旁边的房子里,链接两间房子是一块经过特殊处理的玻璃,从审讯室内看就是一块镜子,但从审讯室旁边的房子里看则是一块透明的玻璃,从这里可以清楚地看到审讯室内的一举一动。

    然后王警官给戚长歌和肖晗琛一人一个耳机,这样就能听见里面人的对话了。

    随即警察开始问三人话了。

    “7月12日早上,你们在干什么?”

    “他们邀请我去他们家做客。”席远说到。

    “你们为什么要邀请他去家里。”

    苏云水接着说道:“我们之前有些矛盾,邀请他去,是想和解。”

    “什么矛盾。”

    沈年回道:“他在我和苏云水结婚前,同她交往过。后来我们在我和苏云水的婚礼上发生了一些争执。”

    警察接着问席远:“你在他们家呆了多久?都干什么了?”

    “不到两个小时,就是说说话,没干什么。”

    等一下警察同志,沈年突然说道,“那天他帮我们修过厨房的水管。”

    苏云水也连忙说道:“是的,那天我去给他们泡茶结果发现水管堵住了,席远知道后就进来说他来修。”

    “然后呢?”

    “然后我就出去了。”

    “在席远修水管期间你们在干嘛?”

    沈年说到:“我们对这些不懂,就坐在外面看电视。”

    “也就是说,在席远修水管期间只有他一个人在厨房是吗?”

    “是的。”

    这时沈年突然激动的说道:“我明白了,原来是你,席远,是你在厨房做了手脚,导致后来我们家瓦斯爆炸的。”

    席远惊慌失措的解释道:“我没有,不是我。”

    “那天只有你来过我们家,只有你单独在厨房待过很长时间,一定是你为了打击报复我们,所以炸了我们家。”

    戚长歌在外面听的一愣一愣的,她怎么也无法想象,这个人是席远。

    就这样席远被判杀人未遂罪,入狱三年。

    戚长歌知道这个消息后第一时间找到了苏云水,她知道苏云水和席远在一起许多年,她生怕这件事会让苏云水有什么过激的行为。

    戚长歌找到苏云水,“云水,你没事吧,你也别太伤心了。”

    “我没事啊,我能有什么事啊。犯罪的又不是我。”

    戚长歌看到苏云水,好像从来没发生过这事一样,心情和生活丝毫没有受到影响,反倒觉得奇怪,以前苏云水可是最重感情的。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戚长歌又安慰了苏云水几句后,起身准备走了,临走前,戚长歌拿出之前席远给她的那封信,对苏云水说:“这是之前席远给我,让我给你的,你收好。”

    说完戚长歌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