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真心话和大冒险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5本章字数:1994字

    二十分钟后,肖晗琛准时出现在民宿门口。他看到戚长歌正和桑如晦正笑意浓浓的聊天;眉间稍转即瞬的皱了下。

    “去哪儿?”

    “我们打算出去外面钓鱼的那吊几条鱼,然后拿回来做一做,或者叫刚刚的老板娘来做。”

    “好,那去钓鱼,顺便到处转转。”肖晗琛点头。对于桑如晦自称的“我们”心里很不舒服。

    戚长歌开心又古怪的走在两人中间,桑如晦拿着刚刚买的钓鱼用具,三人并排走着。

    走到垂钓区,肖晗琛和桑如晦各自安静坐好,好像两位江湖大侠开战前的山雨欲来。戚长歌并不会钓,自己拿了器具把玩组装。

    戚长歌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肖晗琛还穿着西装,文质彬彬假模假样的;桑如晦因为早就准备了,穿着休闲服坐着看远处的山,好像没在钓鱼一样。

    突然,肖晗琛回过头来。看到戚长歌在那盯着桑如晦的背影看,心里更郁闷了。难道我这个假男友,亲过了的假男友就这么没有存在感?

    “噗通!”肖晗琛钓上来一只大鱼,正在收杆。戚长歌蹬蹬蹬的跑过来在边上看鱼挣扎,顺便想了想晚餐怎么吃它。

    只见肖晗琛麻利地把鱼放进桶里盖好,又抓了鱼饵重新放到水里。看到戚长歌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自己,肖晗琛也尽量让自己做的优雅自得些。

    “怎么?看呆了?”肖晗琛打趣她。

    “没有,我就是不会。”戚长歌语气低了下去。

    “长歌,来我教你。”桑如晦听到这句,向戚长歌发邀请函。

    “桑先生,不必了,我刚刚钓好了一条,我来教长歌吧。”肖晗琛自顾的回答桑如晦。两条手臂把戚长歌圈起来,告诉她自己握杆怎么收杆提起。

    耐心且细致地说着,戚长歌身体僵硬在肖晗琛怀里,他说的东西听的七七八八,肖晗琛的声音和讲话的气息就在她耳边飘啊飘啊,她的小心脏也就跳啊跳啊。

    桑如晦看着那两个人,默不作声。

    一共钓了四条鱼,三个人一同回去。桑如晦说要下厨,戚长歌叫嚣着要打下手,好像就是以前春游农家乐的时候一样。

    肖晗琛不会这些,也觉得他给戚长歌今天下午的惊喜抑或者是惊吓效果可以了,也就任由她去了。

    晚饭是酸菜鱼,很清淡别致,鱼汤是桑如晦这几年的独创手法独自熬的,味道可口。再加上老板娘加的素菜和米饭,也是蛮丰富的晚餐。

    吃完晚饭,几个人便闲了下来,一起商量了第二天的爬山计划,就干坐着了。戚长歌的大眼睛眨啊眨啊,“不如我们喝酒猜拳玩游戏?”

    “哦?”肖晗琛挑眉看她。

    “怎么不行么?”戚长歌也瞪回去,反正桑如晦在这,她自认为是二比一。

    “我只是不知道我的女朋友竟然喜欢这种游戏。”肖晗琛故意滴说。

    “女朋友?”桑如晦眼神询问戚长歌。

    “嗯,桑先生难道不知道?”肖哈琛好整以暇地看着戚长歌。

    “嗯》.....是,女朋友,不过是没有感情的男女朋友。”戚长歌也没脸面对这两个人。一个是她的挚友,她不想让自己不堪的一切让这个人知道;另外一个是她的假男朋友,是她的上司,她也不能太违拗。

    气氛突然尴尬起来。

    “好,那就喝酒玩游戏吧,反正闲着无聊。”桑如晦出了声。

    “也好!”肖晗琛也答应了。

    戚长歌看着眼前的红酒啤酒还有调好的两杯,不知道再说些神马。虽然主意是她出的,可是她就是觉得剧情发展没有按照正常情况来。

    先是三人一起敬一杯,戚长歌喝了两口,看着两个男生把酒都干尽。紧接着就是沉默沉默又沉默。桑如晦自顾自地喝了三四杯,突然看向戚长歌。

    桑如晦知道,眼前的肖晗琛是个很强的人,而他目前连自己都挣扎着。他有千言万语的爱慕以及经历想要告诉戚长歌。

    可是,他不能。过几天他就又要离开。去年那个劳什子硕士。

    戚长歌想起了周韩,想起了苏云水,想起了高中的桑如晦,也自己给自己倒了两杯,就这么喝上了。

    肖晗琛默默地看着两个人,不动声色。心里却腹诽:戚长歌你真是胆子大了啊!

    不把老板放在眼里,只是想来度个假;想和以前的好友再醉一次,抱着这样的目的,戚长歌又干了几杯。

    桑如晦喝得有些多,手抬起就要抚到戚长歌的脸颊,被肖晗琛打了下。不过戚长歌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他原本想说:“长歌,你会等我吗?”可是在看到肖晗琛的手,突然自嘲的笑了起来。戚长歌晕晕乎乎的。“桑桑,你这次回来还会走吗?”语气里满是撒娇和不舍,可能她自己个都没有觉得。

    “过几天就走了。”桑如晦慢慢吐出几个字。

    “哦,”略微失望的“哦”字。

    肖晗琛看着眼前互动的两人,也想喝点红酒压压惊。就这样,三人就这么各怀心事的喝了起来。也许是晚饭的鱼很好吃,也许是今晚的月色太好,三人在民宿小院里就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喝着酒。

    气氛很沉闷。肖晗琛看着酒也喝的差不多了。就给桑如晦留了句先休息了便撤了。走的时候顺便还把戚长歌顺走。

    桑如晦眼神加深,尽管喝了不少,但还是意识清醒的告诫自己:桑如晦,在走之前,一定要告诉戚长歌。

    戚长歌喝的头很晕,飘飘荡荡,想着自己是朵棉花。“我是小棉花吗?可以做棉花糖吃哎?”傻笑的样子实在是让肖晗琛嫌弃。

    肖晗琛拥着戚长歌的腰往前走,她的头靠在他的胸前,嘴里嘟囔着什么。肖晗琛突然又想逗逗她。

    “戚长歌,和你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好不好?”肖晗琛说。

    “有奖励的哦。”肖晗琛继续引诱。

    “好,我都选!”喝了酒,戚长歌胆子也大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