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你管好自己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5本章字数:1994字

    “戚长歌,你昨晚去哪里了?”肖晗琛的声音传来,戚长歌回头看到那个面色不太好的人,不想理。

    自己个这么悲惨是因为谁啊,一个白眼过去,一幅本姑娘不想理你的意思。

    “戚长歌,你长本事了啊。”肖晗琛再次出口,后面等电梯的同事都不寒而栗,肖总生气起来可是很害怕的啊。这戚长歌也真厉害真有本事。

    “我很累,而且马上要上班了。”晚上回家的时候戚长歌没有坐肖晗琛的车,自己的车又报废了。她坐完公交打完出租车才到别墅门口。

    昨天被那人打的狠了,戚长歌今天脸上还是有点印子。回家洗脸便拿着冰块再次敷。肖晗琛回来看到冰箱边杵着的戚长歌有些不明所以。

    “要吃冰箱吗??”

    “与你无关。”关了冰箱门,处理了冰块,她直接忽视掉客厅里看着她的人。

    刚刚走到肖晗琛旁边,被他拉住了。“你脸怎么回事?”有些紧张地问她。今天早上是那样子侧面站着,并没有注意到她受伤了。怎么回事,看样子应该是昨晚或者更加早。

    “不用你管,也许你离我远一点我还安全些。”戚长歌没好气地说。

    “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再见。”

    戚长歌负气的上了楼,假模假式的问自己,不会好好追查?果然小说里的霸道总裁是骗人的,一切还是得靠自己。

    这边肖晗琛莫名其妙,自己明明什么都没有做,许曼懿最近出个远差也不在国内,是什么人动了她?

    不禁有些头大。“安名,查查这两天许曼懿的行踪,还有戚长歌的行踪。”

    “是,肖总!”电话里的人宫恭敬地回答。

    房间里的戚长歌还没有出来过,肖晗琛不知如何是好。他打了个电话给戚父戚母,问候了下,顺便提到了戚长歌。

    她昨晚回家了?

    “戚长歌你开门开门!”肖晗琛对于有的人有些事还是有点固执,不想被埋怨和误解,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很难受。

    “我已经躺好了,晚安!”戚长歌大喊,实在是不想面对这个人了。

    “那我就更要进来啦!谁让你不开门!”

    话音未落,门就开了。戚长歌穿着贴身睡裙,面无表情的看着眼前跟雪姨敲门般的肖晗琛。

    “你有完没完?”

    “没完。昨晚怎么回事,没回家。”

    “跟你没关系,我们只是契约关系,你不要管我太多,管好你自己就行了。”

    “我就问一下你你有必要这么针锋相对?”肖晗琛也有些气极。

    “有必要,我看见你我就心情不好我就难受我就想吐我就觉得空气被污染了!”戚长歌噼里啪啦的说着,肖晗琛却看着她因为生气而胸脯起伏,好看的锁骨,性感的嘴巴。

    “哎!”

    二话不说,肖总就亲了上去。抱着怀里的人,心情很奇怪。

    戚长歌也二话不说,一脚就踹到了肖晗琛的敏感部位,“你去死吧!”摔门,躺床。

    肖晗琛真的没有反应过来,而且自己也只是为了搞清楚事情才去找她,并没有就是想轻薄她的意思。只是事情没有按照常理发展,就那么亲了下,然后现在某处痛得不行。

    “戚长歌!你谋杀亲夫啊!”肖晗琛吃痛,步履蹒跚的回了卧室。

    谋杀亲夫谋杀亲夫,戚长歌就因为这四个字,被肖晗琛搞的再次失眠。“真是克星!”

    第二天一早,早餐桌上,两人都心情低落地吃着饭,“肖晗琛,你昨天还好吧?”戚长歌真的是害怕自己没轻没重,而且昨晚的噩梦真的很害怕。

    “谋杀亲夫的事?那你来试试?”肖晗琛冷漠地说。

    “流氓!”

    “我要是流氓你就不可能好好地待在这里,而是痛的躺在床上。”

    “我.....”戚长歌真的无语了。

    “你被人劫走的事,是我的错。”肖晗琛沉默了一会突然出声。“而且,那一巴掌,我也会给你讨回来的。”

    “不麻烦肖总了。”

    “我不想别人欺负我的任何东西,我不想别因为我却中伤你。”肖晗琛难得的解释。

    “我是你的东西?呵呵。是啊!”戚长歌的重点从来就没怎么对过。一顿早餐就这么不欢而散。

    戚长歌也知道肖晗琛是一片好意,可是自己的身份自己的样子根本不是肖晗琛知道的这样,她害怕自己喜欢上这个人的时候,就是她必须离开他的时候。

    有时候开始喜欢一个人,都是胆怯的,害怕会给他带来不好的影响,害怕自己会受到伤害,害怕还没有开始就得结束。

    “肖总,程记绣庄的王总来了。”

    “好,去找戚长歌一起过来。”

    半小时后,几个人一起坐在会议室里谈论工作事宜。虽然很生气戚长歌的一些行为,但是她的工作能力却是不可否认。好几次,肖晗琛都投去赞许的眼光,或许还包含着他们都不知道的一些情愫。

    “肖总啊,能和肖氏合作,是我们的荣幸。我今晚在夜君那摆了一桌,请你和戚总监一起,你们不要拒绝我啊?”

    “王总客气了,我一定到!”肖晗琛打太极的功力一流,“只是戚总监您没来之前说要找我商量工作,我也不知道重不重要?”

    戚长歌突然被点名,怎么可能不知道是眼前的人挖的坑,“王总、肖总,应酬的事情,我就不好意思打搅了。两位请便就是。”

    “哎?怎么是应酬呢?合作这么久了,作为朋友喝一杯也不妨事的嘛。”王总继续在那打马虎眼。

    “这......”戚长歌犹豫着,自己真的不适合这种场合,而且是和肖晗琛作为公司代表去。可是目前的情况也容不得她拒绝。

    “王总,您说笑了,我和肖总一定到的!您放心。”戚长歌微笑着和王总握手。

    刚刚送走人,戚长歌就冷下脸来。“肖总,我觉得您这样很没有风度,您觉得把一个女孩子放到这种场合合适吗?”你的良心不会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