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温馨的家庭对话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6本章字数:1970字

    到家时牧哲天和牧亚青正在客厅里聊着,凡若卡在国内上市后的一些事,和近期凡若卡新上市的香水销售的状况。

    奚也和宥宸走进客厅,见牧哲天和牧亚青,坐在客厅里正聊着天,溪也礼貌的和牧亚青打了招呼便上楼去了,宥宸见状便走到牧亚青的身边,坐了下来看了眼牧哲天,

    “舅舅您和我妈在,聊些什么大事呢?”

    牧哲天看了眼嬉笑的宥宸,打趣道:“我和你妈正聊你什么时候,带个女朋友回来,还有就是些琐事了。”

    “我找女朋友不急,到是溪也,舅舅你也该为他操操心了小言该有妈妈来照顾,现在找总比小言长大了才找要好吧,”宥宸催促道。

    “奚也的事用不着你操心,再说了他身边有个现成的就看你妈妈肯不肯割爱了,”

    牧哲天看了眼对面的牧亚青,“哥这个我说了不算,要某人自己主动,我说再多某人不配合我不就百忙和了。”

    “妈…妈…妈你们说的,有些偏题了,你们聊我,好好的这么跑到溪也那了,”宥宸故作失望状。

    “不是你自己说起的吗?怎么怪起我来了,”牧亚青不满的看着宥宸。

    “好好,是我说错话了行吗?我刚还以为你和舅舅,再聊什么国家大事呢?没想到最后,把自己给绕了进去。”

    “你这孩子,”牧亚青看着宥宸有些失望的样子有些好笑。

    “你当我和你舅舅什么大人物啊?说了半天忘了问,你们吃饭了没,”亚青关心道。

    “我是吃过了不知道,那家伙吃了没,这样你陪你,舅舅聊聊天,我上去看看,”说着牧亚青起身上楼了。

    宥宸见亚青上楼了,便提议道:“舅舅我们俩好久没下棋,要不我们俩杀一盘怎样?”

    “好啊~我去拿棋,”说着牧哲天起身去拿棋了。

    亚青敲了下溪也的房门见没有声音,便自己推门进去,房里空空的没见溪也的人影,牧亚青便退了出来,她走到婴儿房,听到里面有声音,便走了进去见,奚也正抱着小言哄他睡觉,“怎么月嫂不在吗?”

    “嗯,”溪也回头见是亚青。

    “我刚回房换衣服,出来见婴儿房的门虚掩着,我不放心,就进来看看了。”

    “没想到小言长得那么快,几天没见又大了些,要知道小孩每天都不一样的,一不留神就长大了,”亚青有些感慨道。

    “姑姑哥哥和我小时候是不是特难带啊?”奚也看了眼怀里的小言不由得想起自己小时候。

    “还用问吗?溪晨还好,你最难带,你哥哥小时候很乖吧?”

    “对不起,少爷我去给小少爷冲牛奶去了,”月嫂走了进来,她把手里的牛奶放好后,忙从奚也的手里接过孩子。

    奚也见小言有月嫂照顾便和姑姑出去,“姑姑我有事想和你商量,”奚也看了眼亚青。

    “说吧,什么事?”亚青淡淡答道。

    “我们去书房聊吧,”说着奚也转身去了书房。

    到了书房奚也把事先准备好的文件,递给了亚青,亚青接过文件,不解的问道:“这是什么?”

    “你自己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牧亚青不知道溪也,葫芦买的是什么药,便打开看那份文件看了起来。

    亚青看完后,把文件放下说道:“你想在国内开设研发部?就是说国内的公司可以,自主研发香水和其他的产品,这样一来国内的,公司很快就可以脱离,总公司的管理了,”亚青不解的看着牧溪也。

    “姑姑你别激动听我说,”奚也宽慰道。

    “我在国内开设研发部,是想要研发更适合国内市场的产品。这样有利于公司,在国内的发展和对国内市场的掌控。”

    “想法不错,亚青我们不能老是拘泥在统一经营模式,是时候放手,让年轻人去做。 ”

    “哥…哥你也赞成奚也的想法?”亚青不解的看着正走进来的牧哲天和宥宸。

    牧哲天赞许的看着牧奚也继续说道:“亚青~奚也他不在是小孩了,我们时候该放手了,他总不能在,你我的羽翼下生活一辈子啊!既然他已经有了计划何不让他自己去闯闯?”

    “哥~连你都这样说啊!”亚青有些不服气的看着哥哥。

    “姑姑,凡若卡是你和爸辛苦打拼出来的,我不能就这就样接手,其他董事会不服的,”

    “好了~我知道了,”亚青没好气打断了奚也的话。

    “既然你老爸都站在你那边了,我还能说什么呢?”亚青妥协道。

    “不过有件事我们要事先说清楚。”

    “什么?”奚也看了眼亚青问道。

    “你公司所研发的产品不可以再打凡若卡的名号,从即日起你们公司不可以在代理凡若卡任何的产品,还有总公司派去的人我明天会让他们撤出,你不得阻扰。 既然你想证明,你自己的能力,那你就得从头做起,今后你和凡若卡就不在有关系了。”

    “这个没有问题。不过以后我公司手研发的产品和其他项目凡若卡不得干预和插手。”

    “没问题,”牧哲天肯定道。

    “不过你得处理完总公司这边的事后才能回国。”

    “好!我知道了,”牧溪也爽快的答道。

    站在一边一言未发的,宥宸替溪也抱不平道:“妈你有必要做的那么绝吗?”

    “不是我做的绝是奚也他自找的。”

    “妈我会和奚也同进退的,明天我会去公司,把我手上的工作交代清楚的,”说完宥宸出去。

    “这…孩子他想怎样”亚青气愤道。

    “好了,亚青他们都长大有自己的想法,我们做长辈能,能帮就尽量帮,不能帮的我们就当旁观者就好,不给他们自造麻烦不帮他们解决麻烦,我们只在一旁光看就好了。”牧哲天开解道。

    “哥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这样,”说完亚青和哲天,一起离开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