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羽渃回家遭萧陌猜忌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6本章字数:2130字

    甚至这段时间,霍政轩也很少找她,难道他有了别的女人了,叶紫清脑中不停出现这霍政轩和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画面,

    “羽渃谢谢你陪我来”坐在叶紫清后面的萧芸雅感激的看着对面的姜羽渃。

    羽渃笑了笑“有什么好谢,不过是顺道的事而已。”

    “姜羽渃?”叶紫清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好像在哪听过,她不大记得了,她好奇的转过身,只见到那人的背影,紫清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可笑,便起身离开那家店了。

    萧芸雅不满看着,自顾玩手机的姜羽渃,“手机有那么吸引人吗?”

    羽渃抬头见一脸不满的萧芸雅,“抱歉我有些事,马上就处理好了,”说着羽渃收起了手机。

    看着云雅,“好了有什么?事现在可以说了。”

    “羽渃你说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不能!”羽渃脱口而出。

    “是这样啊?”云雅没想到,羽渃会这样说,瞬间心情变得低落了。

    羽渃察觉到云雅的的变化,知道她误会了,忙解释:“因为,再过一个月你就是我大嫂,与其说是朋友还不如说我们是一家人,”

    萧云雅听了这话笑了,“对了时间差不多我们走吧,”说着云雅拿着好东西和羽渃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走到这来,叶紫清抬头看着前面景天公司,她摇了摇头,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她准备转身离开时见,一身银色西装的,霍政轩从公司里走了出来,叶紫清加快了脚步,就在她快走过去,就见霍政轩上了车,她只好停下了脚步。

    当霍政轩的车从她身边过时,停了下来,霍政轩按下车窗看了眼,不知所措的叶紫清,

    “上车!”霍政轩的口气冷冷的说道。

    这让叶紫清有些害怕,她小心的上了车后,她头瞄了眼身旁的霍政轩,见霍政轩的脸色和平时一样,她稍微的放下心了。

    上车后霍政轩就一直没说话,“对不起我…我今天,不是故意来着找你的,只是你…这段是时间很少…”紫清霍政轩打断了叶紫清的话,这让紫清有些不安,她紧张的看了眼霍政轩。

    “紫清以后我不会再来找你了,我已经和你们经理,打好招呼了,你会是水晶音乐坊,这几年力推的钢琴演奏家。”

    “政…政轩我是不是做了什么让你讨厌的事,你说出来我会改的,”紫清无助的看着霍政轩,希望这只是玩笑。

    霍政轩冷冷看了眼紫清说道:“不是你做错了什么,是我不因该把对另一人的感情转移到你身上,这对你不公平,”

    霍政轩终于承认了,他对自己的喜欢是,因为另外个女人,叶紫清的心里很清楚会有这天,可当这天来时,自己的心很痛,泪水已从她的眼眶流了出来,她擦拭掉眼角的泪水。

    紫清看着霍政轩,“你的意思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就这样结束了是吗?”

    她对霍政轩还抱有最后的希望,霍政轩还是让她希望落空了,霍政轩让司机在前面的路口停车,紫清下了车后, 感觉全身无力,她跌坐在一旁的石凳上,隐忍了很久的,眼泪终于流了出来。

    刚回到蓉城的姜羽渃一出火车站就接到一通,意大利兰若酒庄的电话,接完电话的羽渃面露难色,

    云雅见状关心的询问:“出什么事了?”

    羽渃淡淡笑了笑,“没事我们走吧。”

    回到家羽渃还是一副,有心事的样子,饭后姜宇航见,羽渃一个人坐在小院子里,便走了过去他坐在妹妹的身边看着夜空:“你说,爸妈要是知道你把这个小院给买回来了,会不会一高兴就下来看我们了,”

    羽渃苦笑说道:“要是那样该多好,”

    宇航的话勾起了,羽渃心底的伤处,宇航见状忙转移话题道:“你这些年过的好吗?”

    羽渃看了眼身旁的哥哥,“好与不好又有什么区别呢?哥~明天我要回去工作了,等你和云雅结婚时我在回来。”

    “怎么快你就要走了吗?”

    “我手头上还有些工作没有完成,这次能回来怎么久已经不错了,好了你放心我会照顾好自己的。”羽渃拍了拍宇航的,肩膀起身回房间去了。

    “羽渃明天就要回去工作了?” 云雅有些不舍。

    “不过她说等我们结婚,她会回来的。”宇航拍了拍云雅的安慰着。

    “羽渃她不会是因为我妈和大嫂说…说的话才这么急着离开的吧?”

    “你妈她们对羽渃说了什么?”宇航疑惑看着。

    有些内疚的云雅说道:“我妈她们就…就是,问羽渃这些年在那工作有没有积蓄,再说你这些年积攒下来的钱,全部都用来买回这个院子了,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结婚,以后我们住哪,这个里离市区那么远我们,上班往返有些不方便。”

    “所以你们就可以向羽渃开口,要钱了对吗?”宇航极力的压制住自己的火气,

    “有什么不行吗?”

    在屋里听到动静的李思敏,从里屋走了出来看着一旁受了委屈的女儿,指着姜宇航说道:“怎么我们家云雅,想要你在市区买套房有错吗?再说了你那妹妹,离家大概有六七年这样,她为这个家做过什么,你父母因为酒庄投资失利欠下的债务,还不是我家云雅和你一起还的,你那个妹妹她做过什么,还有你父母生病时,不都是我家云雅在照顾的,怎么让她出点钱给你们买房子,怎么就不行了?”

    “妈你就少说几句行吗?”云雅把老妈拉到一旁劝慰道。

    “傻丫头妈是在帮你。”

    “妈我的事你就别管了,”说着云雅拉着宇航进屋去了。

    “刚我妈说的话,你不要太在意,我妈就是那样有口无心的,”

    回到房间云雅忙安抚,还在生气的宇航,“我没事了你不用在安抚我,”

    说着宇航把云雅揽进了怀里,“我是怕你后悔不要我了,”云雅调皮的转过身看着宇航,

    “宇航以后我们不要在为了一些无聊的事争吵好吗?”说着云雅柔柔的唇吻上了宇航的唇,所有的不快化作了一个吻。

    刚客厅发生的,一切羽渃在房间里全听到了,她淡淡的笑了笑,看着窗外的夜空想起了,很多的往事。

    第二天一大早萧妈,被一阵手机铃声,给吵醒了萧妈,没好气的接起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