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雷宥宸得知小言身世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26本章字数:2308字

    云凯见霍政轩一人离开有些懊恼,政轩回到家时,凝雪正准备出门见霍政轩回来,陈凝雪先有些意外,霍政轩一把拉住正往外走陈凝雪,霍政轩这举动,让陈凝雪有些害怕,

    “几天不见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说着霍政轩把陈凝雪按在墙上,自己这斜倾靠在凝雪的旁边,

    “我…我做了什么?让你怎么生气?”

    “你别以为老头子,让你以霍氏少夫人的身份出席酒会,你就是我霍政轩的妻子了,你想都别想!”霍政轩警告的看着陈凝雪。

    “那…懂事长安排的我不知道,”凝雪胆怯的看了眼霍政轩,伸手用力的把霍政轩,推开凝雪逃似的离开了霍家。

    霍政轩回道自己的房间,洗了个澡出来,拿起桌上那张羽渃的电话号码看了眼就把丢到了一旁。

    这时他的手机响了,霍政轩接起来,里面传出一个陌生女人的声音,“霍总您现在是不是在找,姜羽渃?”

    霍政轩有些意外因为,他找羽渃的事没有几个人知道,“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我知道姜羽渃在哪!如果您想见她的话,你就按我寄给你的“礼物”上的地址过来找她,要是你觉得这是骗局那你就当今天是愚人节好了,”说完那人把电话给挂了。

    这时梁嫂敲了下门走了进来,“少爷刚有人寄送来一张意大利的机票,”说着梁嫂把机票放在桌上便出去了。

    霍政轩拿起桌上的机票,背面还粘着一张卡片霍政轩拿下卡片,上面是兰若酒庄的地址。

    霍政轩拿着卡片出门了,“总裁您是说所有凡若卡的员工,今天全部要离开公司吗?”人事部经理李佳丽有些不明所以的看了眼旁边的林志豪。

    “好我知道了,”说着李佳丽把电话挂了,把一份凡若卡的,员工的名单交给了林志豪,

    “总裁让各部门里与凡若卡有关的员工,今天务必离开公司,”

    “好~明白了!”说着林志豪走出了人事部,很快公司传出了凡若卡员工的不满,林志豪没有过多去跟他们解释,

    指示身后的保全说道:“看着他们收拾东西,除了凡若卡的资料外他们不能带走其它的东西。”

    “是的,林科长。”说完,林志豪带着其它的保全人员去了其它的部门。

    很快凡若卡的员工全部离开了牧氏大厦,而在法国的牧奚也,也已交出了手上所有的职权,闲下来的牧奚也,带着小言在院子里玩。

    宥宸也交代完了手里的工作,过来找奚也,见他正拉着小言的小手,一步步的慢慢的向前走着,“小言站都站不稳你便要人家走路了,你这老爸也太心急了吧?”

    “要你管,”说着奚也一手抱起小言。

    进了屋奚也把小言交给月嫂,便进厨房煮起了咖啡,宥宸也跟着进了厨房,“你打算什么时候去绿城?”

    “今天晚上吧,”

    “你不休息一天在去吗?”宥宸接过奚也的咖啡看了奚也说道。

    “我还好 不用,怎么你需要休息吗?”奚也看了眼身后的宥宸,

    “当然不用啊,那就这么了定啊?”

    “恐怕~奚也你现在还不能回国。” 这时雷啸军拿着,一信封走了进来。

    “爸出什么变故,不会是老妈变卦了吧?”宥宸有些紧张道。

    奚也倒是显得轻松,拿起那个信封打开里面的内容,让奚也的脸色变得很难看,他把那个信封丢进了垃圾桶,对着宥宸说道:“你先回国处理公司的事物,我要先去一趟意大利。”

    说完奚也便上楼去,宥宸觉得奚也看完,刚刚那封信,整个人有些怪怪的,便走到老爸身边,小声的问道:“爸您刚给奚也看的是什么?他看完后整个人,怪怪的。”

    “你想知道就自己去问,要么就去垃圾桶那捡起来看不就知道了,”说完雷啸军便离开回家了。

    宥宸见没人也就回家了,他刚进门就见老爸和老妈说着什么,看着老妈那一脸满意的笑容,宥宸联想起刚发生的事,好像有些明白了什么,便走了过去。

    “老妈既然你不想让奚也离开凡若卡你就明说,干嘛在背后做小动作?”

    亚青看了眼宥宸“我做什么小动作了。”

    “你刚让老爸拿什么给奚也,他现在决定去意大利,而不回国是不是您搞得鬼?”

    亚青和雷啸军听完互看笑了笑,“宥宸我给奚也的东西和公事无关,他决定去意大利,那是他自己的事,这可不是我和妈安排的,”雷啸军解释道。

    宥宸脑子里突然闪出姜羽渃的名字,他忙转身离开家,去了奚也那还好他们两家,就隔着一条街街。

    很快宥宸来到奚也的房间,见奚也正在收拾着,行李忙走了进去,“你给不了羽渃未来,何必要把她拴在身边呢?”

    奚也转身看了眼宥宸,“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和你没关系,”

    “你这样做是为了小言吗?”奚也停止的收拾坐到沙发上。

    宥宸见奚也默不作声继续说道:“小言其实是溪晨哥跟,梦涵姐的孩子对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奚也冷冷的问道。

    宥宸见奚也默认了,便走到沙发旁,坐了下来说道:“你应该知道我家每半年会去席坤的诊所,做例行体检当然羽渃也在内,上个星期我去拿体检报告时,问了下席坤羽渃产后身体恢复的情况,席坤奇怪的看着我说,羽渃没有生产过的迹象后来我去了。 羽渃生产的那家医院打听才知道,生产的不姜羽渃,而是一直昏迷的林梦涵。”

    “就算是这样,你想干嘛?去告诉我老爸,让他把小言赶出去吗?”奚也有些气愤看着宥宸。

    “我要说早说了,可是奚也你觉得,你能隐瞒多久,你别忘有天羽渃会嫁人的,到时你准备怎么告诉小言真相?”

    “没有什么真相,小言是我牧奚也的儿子,”

    “那羽渃呢?有我在她别想嫁人,”说完奚也拿着行李箱走出了房间。

    他经过小言房间时奚也停下了脚步,他走了进去,见到一个熟悉的身影正抱着小言给他喂着牛奶,“姜羽渃你不是在意大利吗?这么舍得回来。”

    “你把小言给我放下,别拿你的脏手抱他,”说着奚也上前从羽渃的手里把小言抱了过来,小言可能是受到了惊吓,他在奚也的怀里开始挣扎哭闹起来。

    羽渃不忍小言哭闹,她忙上前接过受惊的小言看了眼奚也说道:“我不管你发什么疯,先让我把小言哄安静了,让他把牛奶喝完,我们再聊行吗?”羽渃安抚着怀里的小言,奚也看了眼羽渃怀里哭闹的小言,拿着行李箱到外面去了。

    小言终于安静下来,乖乖的在羽渃的怀里喝起了牛奶。没多久小言喝饱了乖乖的在小床里玩了起来,月嫂也过来了,羽渃才放心的走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