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你要乖乖的,等我回来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36本章字数:3173字

    当晚,果然如绣银预料的那样,章家起了争执,变得不安生。

    先是章燿夫妇批评泊芙,那么晚不回家,破坏了家里的规矩。可她美滋滋,笑盈盈,一脸不在乎,搞得章燿脸色黑沉,绣银无可奈何。

    赶回家来的毓信一听说泊芙是和楚尧约会看电影,就暴躁得不得了,激烈反对,可又说不出什么正当的道理,只一味咬牙切齿地对泊芙吼:“我不许你找楚尧,就是不允许!”

    泊芙充耳不闻,冷嘲道:“楚尧只是你的同学,又不是你的禁脔,你有什么资格说不行?再说现在是什么时代了,爸爸和姆妈还没有开口反对,你倒是出什么声?如果楚尧有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你现在就摆在台面上讲,不然,我就……”她冲到毓信的鼻子下面,一个字一个字地顶回去,“我就当你红眼我过得开心,故意拆散我们!”

    绣银看见两个孩子剑拔弩张,担忧地将他们分开:“听我的,一人少说一句,天晚了,有什么话明天再说。”

    楼下的争吵,泊菡站在楼梯拐角处,听得真真切切,但戳进心口的只有泊芙的那句:“……拆散我们!”

    拆散,原来二姐和楚尧好得,都要用“拆散”才能分得开了。

    泊菡心灰意冷地回到房里,蒙在被子里神伤不已:自己遇到楚尧不过两次,第二次,还是自己硬等才碰到的,他对她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好像很亲切,与别人不一样,可再细想想,那些朦朦胧胧的甜蜜,只怕都是自己的错觉。

    她从小生活在泊芙的光环下面,泊芙美丽、活泼、骄傲,到哪里都是人群之中的焦点。泊菡知道,少年们都喜欢泊芙那样的女郎,自己这样平平凡凡单单薄薄,他们只会唤她一声:“小姑娘……”然后就什么事也没有了。

    楚尧倒是没有唤自己“小姑娘”,他叫的是“小妹”,就像家祺伯英他们那样,叫声小妹也很自然。

    思来想去,傍晚书店里发生的故事,楚尧根本没有对她表示过什么,他也说:“……你就算不高,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是了,和他没有关系。

    原来他的肩膀,是要借给二姐靠的。他对自己的温柔,大概是一种“爱乌及屋”的客气罢了,一切都是自己的错觉。

    楚尧怎么会喜欢自己呢?自古英雄难过美人关,而她连丑小鸭都不是,丑小鸭还会变成美丽的白天鹅,而自己,永远就是一只丑丑的鸭子。

    楚尧不会喜欢她,他是二姐的,他是二姐的……泊菡一遍一遍地告诉自己。可是,眼泪却不争气,像秋日里檐头上寒冷的雨滴,一颗一颗,落在白缎绣花的枕头上。

    第二天早起,泊菡望着镜子里眼泡肿起的落魄样,心想爸妈见了一定会起疑心,就连早饭也不敢吃,匆匆跑到学校。

    上课无精打彩,课间苏愉缠着问她所有的问题,都回答得有气无力,和前两天相比,真是变了个人。

    苏愉不依不挠,最后从泊菡嘴里听到了答案:“楚哥哥和二姐好了。”

    苏愉把泊菡上下打量一番,想想瘦小的泊菡就算再美,要从骄傲成熟的泊芙那边抢人,怕是一点胜算也没有。只好拍拍泊菡安慰她:“自己未来的姐夫,可是想都不能想,碰也不能碰,不然呢,家庭呀,伦理呀……”她在胸口划起了十字,“万能的神呀,想想就是个悲剧!”

    泊菡蹙着双眉道:“这个我懂。我已经想得明白了,楚哥哥是二姐的,我得划清界线。”

    苏愉哈哈笑道:“这事还好不大,没人知道。你只需要买两客奶油冰淇淋请我,我保证什么都忘掉!”

    这时,上课铃响了,泊菡和苏愉走到教室门口,正好遇见玛丽修女走来:

    “章泊菡,你二哥在办公室等你,有事找。”

    泊菡有些慌张,二哥从来没有到学校找她,今天是出了什么事吗?她赶紧丢下苏愉,跑到教师办公室,推门一看,哪里是什么二哥,英气勃勃站在那里的,不是楚尧是谁!

    她吃惊不小,一想之下更紧张了:“你怎么来了,是二哥出了什么事?”办公室里老师都上课去了,除了他们俩,再没有任何人,她担心毓信,又觉得局促。

    楚尧没有理会,只是上前一步,走近了她,急切地说:“我刚刚收到军队的通知,我得进战备,中午的火车去徐州。”

    泊菡愣愣地听不懂他的意思,楚尧只好进一步解释:“战备就是打仗前的准备,我必须回军队,不得请假,不得外出,不得和家里联系。”

    泊菡这才听懂,却变得更加糊涂:“抗战不是刚刚胜利吗?怎么又要打仗?”

    楚尧有些不耐,加快语速道:“具体的我没空向你解释。我来,是要告诉你——你问我有没有女朋友,我现在给你答案。”

    泊菡听到楚尧说起女朋友三个字,眼里突然蓄了一汪泪,心想还要当面来说吗,不就是二姐?

    楚尧不清楚为什么今天看见的泊菡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呆呆的,愣愣的,小脸苍白苍白,像只受满委屈的小兔子。那样的表情让他又怜又急,却又没时间多想,他弯下腰,一字一字地告诉她:

    “小妹,我有没有女朋友,你听好了:这个问题,如果是你来问,我会说,我没有女朋友。但如果别人来问,那我的答案,就是我已经有了女朋友。”

    “不知道你……听懂了没有。”楚尧觉得自己已经把话挑明到这个地步,傻瓜也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看着泊菡还是一脸迷茫,可时间不容许他再耽搁,他从教师办公桌上拿起一叠红十字会会员申请表,翻到泊菡的那页:

    “刚刚等你的时间,翻看过这张表。”他伸手从表格上撕下泊菡的照片,放进自己的军官证里,“临别了,做个纪念。”

    想想又把军官证上自己的证件照撕下来,交到泊菡手上:“来而不往非礼也。”

    最后,他拨了拨她额前的短发,修眉温柔地一挑,轻声叮咛:“你要乖乖的。等我回来,你就长大了。”

    军装男子风一般地过来,又风一般地消失。

    楚尧并不知道,一夜之间,泊菡已经有了许多先入为主的感受,在心里自动把他划成二姐的男朋友,对他说的话,理解起来和别人不一样:

    “他说,你问的话,我就没有女朋友……苏愉你说说,这话楚哥哥也知道,我是替二姐问的,所以,他是要我告诉二姐,他没有女朋友。”

    苏愉摇头晃脑想了一圈,指出来矛盾的地方:“按理说他已经和你二姐好了,有没有女朋友,你二姐早就该知道了,根本不要你来传话。”

    泊菡把下巴顶在抱着的书本上,心里只觉得难过,好像自己的命运是东风吹落的桃花瓣,散落得满地都是:“他又说对别人而言,他就是有女朋友。我想大概才是重点,他是要我知道,我就是那个别人,那个别人就是我。”

    苏愉开始替泊菡抱怨起来,尖着声音说:“你楚哥哥平时说话这么拐弯抹角的吗?每个字要叫人想三遍!”

    泊菡摇着头:“不是,他是个军人,说话比较直接的,大概……”

    苏愉想到了什么,突然瞪大眼睛打断泊菡:“我看他一面想和你二姐好,一面又想缠着你,才故意拿这些叫人听不懂的话引诱你!”

    泊菡不想苏愉会这样分析,竟把楚尧说得这么不堪,刚刚想拿出来的楚尧照片顿时又落回到口袋里。

    苏愉没有看出泊菡心里的变化,继续她的分析:“抗战英雄也不是个个都有操守,你有没有读到过报纸上连载的飞行员罗曼史?那些军人,很喜欢找女学生来开心的!”

    泊菡听不下去了,生怕苏愉嘴里说出些更不堪的话来,赶紧和她道别,转过街边的拐角,料想苏愉看不见自己,这才伤神地慢慢踱向家去。

    晚上临睡前,泊菡才从外套口袋里摸出楚尧的照片,不敢看,偏偏又舍不得不看,在纠结了无数遍之后,她终于把照片拿在自己面前,相片里的他,穿着美式军服,英姿飒然,俊朗不凡,而真人比相片更漂亮十倍。泊菡的手指轻轻触过楚尧的脸颊,苦恼地自言自语:

    “楚哥哥,我现在特别难过……我很喜欢你……可不敢让你知道。我不好喜欢二姐的男朋友,爸妈要是晓得,一定会怪我这么小就不知道羞耻,和二姐争朋友……我现在只想和你说一句话,你一定要好好地对我二姐,她是真心喜欢你的……”

    泊菡最后再凝神看了一会儿照片,把它握在掌心里,心头实在跳动得厉害,觉得又快乐又幸福:“楚哥哥,请你允许我偷偷地喜欢你吧!直到你和二姐结婚那天,我向神起誓,便不可以喜欢你了。”

    这样一想,她便安心地找出一个小盒子,把相片放了进去——那盒子因为盛的是泊菡的爱物,像小时候的洋玻璃球,美人卡片,还有她最宝贝的音乐项链,盒子上配了一把西洋的密码小锁,除了泊菡谁也打不开。

    最后,她走到耶稣像下,双手交叉在胸前,默默祈祷:“万能的神啊,你有治理之权,有威严可畏,你在高处施行和平……请你保佑这天下,保佑所有的人,也保佑楚哥哥,都可以得到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