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写有字母的明信片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9本章字数:2234字

    警局这一天也不得安生,从夏花尸体的身上也没有找出凶手的线索,夏花的父母听到后就来警局哭闹着要把夏花的尸体带走。

    夏花父母前脚刚走,后脚就有人过来报案说孩子在家睡得好好的,可叫她起床的时候发现孩子不见了,怎么也联系不到。

    林无涯看着那些失踪女子的资料,身高都是一六五以上,体重五十千克以下的,身材高挑,体态曼妙。

    “在人失踪之前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行为?”

    “都,都和以前一样啊。”报案人声泪俱下,用手打了自己一巴掌,“都怪我,平日里和孩子没什么交流,我都有一个多月没和孩子讲过话了,这段时间发生失踪案整日把她锁在房间里,没想到还是遇害了……”

    林无涯连忙上去安慰报案人,警局里的人基本上把这种事情都交给了林无涯,他顶着一张无公害,帅气阳光的脸庞,不知道多少人想让他当女婿呢。

    林无涯板着一张脸,一本正经的安慰着,这些话他不用想都能脱口而出了,就算林无涯板着脸,看上去也是温柔的,不像安浩宇,板着脸的时候,感觉周身的气温都降到了零点,这可能也因为他是个内双的缘故。

    安浩宇身子靠在桌上想着等会再去一趟其他两个失踪人口的家里询问一下情况,桌子上的电话不安分的响着,本就喧嚣的夏日更加的喧嚣了,本就浮躁的心更加的浮躁了。

    “明山市凤栖街道旁的树林里发现一具死尸。”这次还不等安浩宇开口,电话那头说完这句话直接挂断了。

    “无涯,先让这位母亲回家吧,先去趟钟鹏那。”安浩宇放下电话,急急的说出这句话,带着几个人出发去了钟鹏说的地方。

    “估计死了有一段时间了。”钟鹏对着赶到的安浩宇他们说着,“应该是第一个失踪的女人。”

    该女子也是一袭红色长裙,尸体有些腐烂,发出了一阵阵的恶臭。再加上抛尸树林,身上的伤口早已溃烂,爬满了一条条白色的蛆,看着让人胃部翻涌,很是难受。

    安浩宇掩住口鼻,让人先把尸体运回去让法医检验。

    他一个人来到了第一个失踪女子的家里,家中父母显然是大吵了一架,大大小小的家具散落一地,盘子杯子的碎片到处都是,屋里满是发酵过后的酒味。

    “请问屋里有人吗?有人吗?” 安浩宇觉得自己的胃更加的不舒服了,他捂住口鼻,一边往里走一边搜寻着人的踪迹。

    一个中年妇女散着凌乱的发从楼下跑下来,她的眼睛红肿,精神萎靡。

    安浩宇简单的说明了一下情况,在中年妇女的许可下走进了失踪女子的卧室。

    卧室整体的色调是淡淡的粉色,墙壁上满是卡通贴纸,安浩宇仔细搜寻了一翻并未发现什么,梳妆台的抽屉里有一张明信片,明信片上的图案是一个妩媚的红衣女子,邪魅的红唇勾着,摄人心魄。旁边空白处写了一个大大的A。

    安浩宇看了一眼明信片上的时间,是在她失踪前七天收到的。

    他看了眼时间,拿着这张明信片拜别了中年妇女,来到了第二个失踪女子的家里,找到了同样的明信片,但上面写的是一个大大的B。第三个失踪女子的明信片上是C,第四个是D,都是在她们失踪的前七天收到的。

    安浩宇觉得明信片很是熟悉,就好像是自己梦到过这样的情节一样,这种莫名的熟悉感让他更加的烦闷了。

    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来到了程落落家门口,正好碰见了自己的母亲出来倒垃圾。

    安妈妈看见自己儿子的那一刻,立即喜笑颜开,拉着儿子的手,责怪着:“怎么到家门口都不进来啊,进来和妈妈说几句话也好。”

    安浩宇笑着抱了下他妈妈,“妈,我在工作呢。”

    安妈妈听到后大惊之色,拉着她儿子的手小声的问着:“这附近也有女孩子失踪了?”

    “现在还没有,我过来等程落落的,怕她有危险。”

    安妈妈一脸我懂得的表情看着安浩宇,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哎哟,我家儿子什么时候懂得怜香惜玉了。”

    安浩宇不想解释,推着他妈妈往前走了几步,“妈,你快去倒垃圾吧,别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什么叫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这可是你的终身大事啊喂……”

    “是是是,妈欸,快走,快走……”

    安浩宇送走妈妈刚清净一会,她倒完垃圾上来又说了几句,最后笑着离开了。

    他看着安妈妈进了家门,舒了口气,刚想拿出手机看时间,就看见程落落父女两推推攘攘的开了门,像是在争论什么一样。

    程爸看到安浩宇的那一刻敛住了原本嬉皮的笑容,换上了长辈该有的慈爱笑,“浩宇怎么站着不进来啊,和你妈吵架了?”

    安浩宇摇了摇头,心下无奈,“刚刚在附近办完事,想着这个点程落落也差不多要去上班了,就顺便送她一程,也不用她坐公交车了。”

    程爸听到这句话,心下欢喜,“原本我还担心落落安危呢,想着送她上下班,既然浩宇送了,我就不送了。”说着还把程落落往前推了几步,引得她羞恼的叫了好几声爸。

    “落落,明天我有签售会别忘了啊。”程爸在进门前还不忘提醒一下程落落。

    程落落无奈的点点头,“我要是没睡过头就来,行不?”

    “签售会是明天吗?《鬼日啖》已经出版了吗?”

    程落落点点头,上了安浩宇的车,“网络上反响挺好的,不过我都没看过我爸的小说。”

    “你胆子小成那样,想想也知道了。”安浩宇说着,发动车子,前往程落落工作的医院,“这本我还没来得及看,今年太忙了。”

    程落落点点头,不知该回些什么,把头转向窗外看着外面的街景。

    许久。

    “浩宇,今天早上我刚到车站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很浓的酒精味和药水味,还有另一种味道,那种味道我形容不出来,但过一段时间味道就没了,不知道这个对你们有没有帮助。”

    “之前怎么不说?”安浩宇转头看了她一眼,继续开着车。

    “忘,忘了。”程落落把头低了下去,“对不起啊,浩宇。”

    “没事。”安浩宇面不改色,“在凶手逮捕之前你都要当心着点,在医院也是,有什么事就打我电话,不管什么时候都行。”

    程落落点点头,继续看着车窗外一闪而过的街景。她真的怕极了,怕自己会被凶手盯上,怕自己会像夏花一样年纪轻轻的就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