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作为警察我真的很不合格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9本章字数:2289字

    程落落看着窗外沉重的夜,一点一点的等着下班时间,才那么几天的上下班接送竟让她隐约期待起来。

    “落落。”许如赋右手绑着石膏走了过来,程落落回头看到的时候也是大吃一惊,前几天见到的时候还好好的。

    “我手骨折了。”他有些装可怜的说道。

    “怎么弄的?”

    “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了下来,然后就这样了。”

    “嗯,下次注意点吧。”程落落说着,她把注意力都放在手机屏幕里显示的时间上。

    时间一分一分的过去,终是到了凌晨两点,她和下一班的护士交接好,兴冲冲的往楼下赶去。

    “怎么像个放了学的小学生一样。”许如赋在后面看着她,笑着摇了摇头,跟她一起走下楼去。

    他看着程落落在医院大厅站定,一步一步慢慢的来回挪着,时不时的亮一下屏幕看着时间。

    “在等人吗?”许如赋看不下去了,上前询问着。

    程落落眼睛聚焦在大厅门口,听到许如赋的提问,点点头,继续挪着步。

    许如赋不再过问,在她后面的一段距离重复着她的动作,他觉得自己幼稚极了。

    安浩宇姗姗来迟,在将近凌晨三点的时候,才出现在程落落的视线里。

    程落落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原本黯淡无光的眼有了一些星芒,她上前走到他身边。

    安浩宇的视线落在她身后的男人身上,以他作为警察的直觉,他觉得这个人不像什么好人。

    “后面那个,是谁。”

    “嗯?”程落落转身看着对她温柔笑着的许如赋,她惊讶,因他竟然还没走,她感动,因他竟默默陪伴自己那么久。

    “许如赋。”他走上前来,很有礼貌的伸出那只健全的手。

    安浩宇意思性的和他握了一下手,沉着脸说着:“以后离程落落远点。”

    “等我和落落更加亲近了,你再来说这句话吧。”许如赋笑着,温柔的说出了这句话。程落落来回看了眼他俩的脸,背后一凉。她发现她最近不仅有些疑神疑鬼还特别容易脊背发凉。

    “不会更亲近的。”安浩宇对着他勾唇笑着,带着些挑衅。

    他沉着脸,看了眼程落落转身走了,后者略带歉意的看了一眼许如赋,紧跟在安浩宇身后。

    从小到大,程落落总喜欢跟在安浩宇身后,亲呢的叫做浩宇哥,等大一些了,就开始叫着浩宇,安浩宇倒是从小到大一直程落落,程落落的叫着,他也习惯后面有个跟屁虫跟着了。

    大学之后的疏离让他习惯了身后少了一个跟屁虫,让她习惯了自己一个人行走。没想到这次女子失踪事件倒让他们又开始亲密起来。

    “这段时间不要相信任何人。”安浩宇放慢脚步等着程落落和他并肩,“要和别人亲近也要等到凶手抓住了再说。”

    “放心啦,我运气应该还没有差到会和凶手认识吧。”

    “不知道。”他语气有些不耐烦,“我现在看谁都像是凶手,特别是右手受伤的人。”

    程落落向前快走了几步,想看看安浩宇现在到底是什么样的情绪,他平日里总沉着脸,完全看不出来他开不开心,但程落落有一项特异功能,那就是她可以看出来安浩宇到底开不开心。

    这一次,他的确是不开心了,而且是特别特别不开心,她可以感觉到他的不开心并不是因为许如赋这个人,因为他的不开心从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就存在了。

    “今天有什么事让你添堵了吗?”程落落问着,看着许如赋的脸,倒退着走路。

    “差一点就可以抓到凶手了。”安浩宇用力的踢了一脚路边的石子,石子滚动着,撞到路灯杆上,发出来清脆的响声,和这静谧的夏夜很是不搭调。“作为警察,我真的很不合格。”

    程落落不知该说什么,那么久了,凶手还未绳之以法,甚至连一个嫌疑对象也没有。天一黑,人们连出门的想法都不敢有,也只有她仗着有警察的陪同在这夏夜里走来走去。

    “会抓到的,我相信你。”程落落说着,她抬头看着路灯,每个灯下面都有好多好多的飞蛾。

    一盏,两盏……二十盏……

    程落落无聊的时候总喜欢做些无聊的事情,比如说现在的数路灯。

    在一个转弯处,程落落发现那个路灯上吊着一个红衣女子,长长的秀发和红色的裙摆随风飘着。

    她下意识的叫了出来,往安浩宇怀里躲去,安浩宇伸出臂膀抱着她,抬头,眉头紧锁,冷着脸拿出手机往警局打电话。

    又死一个,他们再不快点把凶手抓住的话,死的人只会越来越多。

    “我先送你回家。”安浩宇轻拍着程落落的背,扶着她走了两步,发现程落落腿早已软得走不动路的时候,打横抱起往家的地方走去。

    “浩宇,你说下一个会不会是……”

    “不会的。”安浩宇厉声打断程落落的话,“别胡思乱想,先回家。”

    程落落把头靠在他的怀里,听着他强有力的心跳声变得越来越急促。

    把程落落送到家后,他进去和程爸打了个招呼,让程爸陪着程落落直到他回来。

    安浩宇走到大门口的时候看了一眼铁门外的收信箱。

    程爸不知道事情真相,在安浩宇走后向程落落八卦着两个人的进程。

    程落落被那具尸体惊了魂到现在都没有把失了的魂找回来。

    她蜷缩在沙发的角落里,抱着抱枕,两眼无神的看着前方。

    程爸被她这个反应吓得不轻,紧紧抱着他的女儿询问着怎么回事。

    程落落感觉在爸爸的拥抱下身体渐渐有了温度,她颤着音叫了声爸,哇地一下哭了出来。

    “落落,落落,你别吓爸爸,爸爸不禁吓啊,落落……”

    不知哭了多久,程落落因为害怕狂乱跳动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爸,今天医院有人死了,在手术台上流了好多好多血,吓死我了。”

    程爸重重的叹了口气,“你说你本来就胆子小,还偏偏去当护士,上学的时候就吓哭过好多次了,劝你换个专业你也不听,怎么就那么拗呢。”

    “爸,要是有下辈子的话我一定好好听你话,你让学什么就去学什么。”

    安浩宇急急忙忙的向赶来的林无涯他们说明了一下情况,然后又急急忙忙的赶回程落落家,他看了一眼铁门外的收信箱,走了进去,大步走了几步之后,又返回去来到铁门外 打开收信箱,里面只有一封信,信封上没有任何的信息。

    他打开信封把里面的东西拿了出来,安浩宇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了,可他拆信封的手还是抖得那么厉害。

    果然,他最不想看到的东西,还是一样的明信片,只不过这一次的红衣女子在他的眼里十分扎眼,旁边的那个字母F更是扎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