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画中的垃圾场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9本章字数:2095字

    日落的余晖把原本冰冷的警局照得温和起来,大地依旧滚烫,炙烤着警局外的人,林无涯和另两个警察感觉自己都快热得融化了,豆大的汗从额头滴落,遮盖在背部的衣物早已湿透。

    傍晚时分,林无涯告诉钟鹏他们把人跟丢了的时候,钟鹏以队长的身份罚他们去外面站军姿站一个小时之后再进来。

    安浩宇带着程落落过来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们三个人笔直的站着,安浩宇走到林无涯身边,有些幸灾乐祸的问着:“做错什么了?”

    “把许如赋跟丢了,现在完全找不到他。”

    安浩宇脸马上冷了下来,拍了拍林无涯的肩,“再多站一个小时吧。”

    “是,安副队长。”林无涯咬牙切齿的说着,生无可恋。

    程落落跟在安浩宇的身后进了警局,她站在空调前吹着冷风,安浩宇看着一进警局就往空调地方跑的程落落,笑了一下。

    “昨晚滋润的不错啊。”钟鹏笑着调侃他,“嘴都变得水润润的了。”

    安浩宇嗯了一声,坐在钟鹏的椅子上看着昨天他审讯许如赋的视频。

    “丢了他真的是丢了一条重要的线索啊。”钟鹏说着,许如赋明显就跟凶手认识,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他选择包庇这个凶手罢了。

    “说不定他也遇害了。”安浩宇说着,转头看了一眼还在吹着冷风的程落落,“我先把她放在这了,等会带着林无涯去一趟许如赋失踪的地方。”

    “行。”钟鹏说着,也看了一眼程落落,逗趣道:“你的青梅竹马,无涯的女朋友当然要好好保护了。”

    “她不是无涯的女朋友。”安浩宇特别认真的说着,重重拍了下钟鹏的肩膀,走出警局拉着还在站军姿的林无涯往许如赋的画室前进。

    安浩宇也和林无涯一样,一下子就注意到了那两幅画,而垃圾场这个场景在《鬼日啖》里没有任何的描写。

    两人因为这幅画来到了这附近的垃圾场,那里的场面真的是比画中还要脏乱,何止蝇虫,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小虫子飞着,爬着。恶臭冲鼻而来,两个人分两路在垃圾场附近仔细查找着,看看有没有什么可靠的线索,毫无所获。

    “那两幅画该不会毫无意义吧。”林无涯捂着鼻子,咬着牙说着,他觉得张一下嘴都能吸进好多恶臭味。

    安浩宇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他总觉得这里面有着什么关联,凶手极其了解许如赋,他都能在程落落的房间里安装摄像头,这说明程落落的行踪他也了如指掌,而且很早就把目标定在程落落身上了。

    “真是变态。”安浩宇恨恨的说着,“享受着目标在自己手掌间极度恐惧的样子,享受着凌虐的快感。这种对生命的玩弄,嘲笑和鄙夷,真让人不爽。”

    林无涯疑惑的挠了挠头,“你有线索了?”

    “没有。”安浩宇边走边说着,“没几天了,加派人手去调查一下附近还有没有女子收到过带有E的明信片。”

    “带有E的明信片不是在落落手上吗?”

    “别人手上也有,如果没猜错的话,凶手想要的只是在精神上凌虐她而已,等她精神崩溃的时候再在身体上凌虐她。”

    “靠,这也太残忍了吧。”林无涯紧握着拳头,上下嘴唇收紧,眉毛紧蹙着,“死刑都便宜他了。”

    还有三天,如果那个凶手一定要按照隔七天行动一次的话,他们只剩下三天的时间来找出拿了带有E明信片的人了,时间紧迫。

    警方派出了大量的人穿着便服去问那些身材符合要求的女子,光是一天下来,就找到了十多个拿有这种明信片的人,以防万一,只好都暗中保护起来。

    到凶手要动手的那一天,他们足足保护了四十个拿有E明信片的女子,整个警局的人差不多都出动了。

    安浩宇虽然猜测凶手不会来抓程落落,但还是放心不下,一直寸步不离的跟着她。

    “希望今晚不要有人失踪,也不要有人死亡。”程落落抱着大熊看着安浩宇说道。

    安浩宇嗯了一声,虽然他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但他的心里的确也这么希望着。

    “我爸现在改写武侠小说了,特别搞笑的那种。”

    安浩宇嗯了一声,还是一动不动的坐在沙发上。程落落不满他的表现,她心中焦虑极了,想要找他聊聊天舒缓一下焦灼的心,可安浩宇倒好,笔直的坐在沙发上,像是随时准备要去作战一样。

    “浩宇啊。”程落落唤着,她坐到安浩宇的旁边,摇了几下他的手臂,安浩宇直接甩开了她的手,“别分散我注意力。”

    “浩宇,我怕,我怕今晚之后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

    “不会的。”

    “我真的好怕,你陪我聊聊天好不好?”

    “我也怕,怕你离开我。”安浩宇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安静些,我怕一松懈我就睡过去了。”

    程落落特别听话的抱着大熊窝在床上看着沙发上坐得笔直的安浩宇。

    这一夜,警察保护的人没有一个遇害,周遭也没有发现女子的尸体,在他们以为凶手停止作案的时候,钟鹏接到了报警电话。

    医院里一个值夜班的护士失踪了,那个经常和程落落一起值班的木有枝失踪了。程落落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几欲晕厥,这一次没朝她下手,朝她朋友下手了,是不是证明以后凶手都会朝程落落亲密的人下手。

    第二天晚上,一个警察在警车的后备箱里找到了刘砂的尸体,并看到一张写着G的明信片放在尸体的旁边。

    “开始挑衅了吗?”安浩宇沉着脸说着,开始检查起尸体。

    刘砂的红色长裙上布满泥泞,还有好几处撕扯的痕迹,应该是在她还活着的时候和凶手有过很激烈的抗争,后脑有一大块干涸凝结的血块,致命伤应该就在脑后,外露的手臂除了鞭痕和红点,没有一点血迹,这让人可疑,脑后受伤人的本能反应就是拿手去触摸,再加上死前有过争斗,手臂上没有血迹的几率很小。

    安浩宇仔细看着她的手,指缝中残留着一丝丝的血块,每个指缝都有,如果这个血不是刘砂的话,很有可能就是凶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