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一章:妈妈,为什么落落不理我了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20本章字数:2209字

    夏日的蚊虫真毒啊。

    程落落一出门就被攻击了,她使劲动着,拍着,安浩宇看了一眼像在抽搐的程落落,让她进去呆着。

    程落落点了点头,又走了进去,迎上了阿姨探寻的目光,她笑着,有些尴尬,“那个,阿姨啊,那个我男朋友和他是一个公司的,今天主要是来谈点事情,其次才是聚聚。”

    “是公司出什么事了吗?”阿姨一脸担心。

    “我不太了解,我只是跟着我男朋友过来的。”

    安浩宇也不和李斌打哈哈,直接把他来这里的目的说了出来。

    李斌面色一白,“他真死了?”

    “是。”安浩宇沉着脸,“死因要等尸检报告出来了才能知道,你是不是了解些什么?”

    “我不知情。”李斌眉毛上扬。

    “知不知情不重要。”安浩宇拿出手机打开录音,“说吧,下午一点开始到回来这段时间你都干了什么。”

    “下午一点,下午一点的时候我在医院停车场,我那个时候在车里呆着。然后,然后到了两点半的时候陆心艺打电话过来说要见一面,见完面后我就离开了医院,然后我就去了商场给陆心艺挑衣服,五点半多一点去吃饭,给陆心艺打电话她没接,之后我又去她住的酒店把衣服送了过去,七点四十左右的时候上了公交车回来。”

    “你和陆心艺什么关系?”

    “上司。”他说着,语气加重,“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再说一遍。”

    “上司和下属的关系。”

    “没事。”安浩宇摸了一下口袋发现手铐放在家里了,他只好抓住李斌的手,“如果警局能让你说实话的话,那就去吧。”

    “我不去。”李斌有些恼了,嘴巴打着哆嗦,“我和她真的是上下级关系,只不过我的工作是当她男朋友。”

    安浩宇震惊了,他没想到男朋友还能是个工作,这样一看,他们的确算是上下级关系。

    李斌像是豁出去了一般,“两年前我妈出了车祸,我当时没钱,迫于无奈只好答应她的要求,她给了我五十多万,说是先把工资结了,以后慢慢还。”

    “当男朋友真是工作?”

    “是。”李斌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一个月一万,这点钱对于我这么个没文化没工作的人来说已经很多了,但加上要还那五十多万,所以她每个月只给我一些生活费,其他的工资就当是还钱。她说钱还完了我可以选择离开她也可以选择继续这样的关系。”

    “明天来警局一趟。”安浩宇说着,“不会让你妈知道的。”

    李斌眼睛朝屋里看着,点了点头,屋里的程落落笑得脸都快僵了,对于阿姨的问题她根本就一问三不知,只好哈哈笑着,最后只能找个借口走出来。

    一出来又被蚊子攻击了,她小跳着,来到安浩宇身边,带着询问的口气对李斌说着:“我跟阿姨说我们是你的朋友,今天出来聚聚的,你要不和我们一起去吃点东西,这样不会让你妈妈起疑。”

    李斌带着感激,看着程落落,走进房间和他妈妈说了几句,拿了一瓶花露水出来,递给程落落,花露水瓶上沾染了一些灰,但这瓶东西还有很多,就像没用过一样。

    “喷点吧,也不知道有没有用。”

    程落落谢过他,拿过花露水喷了起来。

    好像没什么大用处,吃烧烤的时候感觉全身都被咬了,这个时候她就特别羡慕穿着长裤的安浩宇了,他只有手臂被咬了。

    酒过三巡,李斌和他们讲了很多他的遭遇,讲着讲着哭了起来,一手搭在安浩宇肩上,一手拿着酒杯想和他碰杯。

    安浩宇把他扒拉开,让他趴在桌上,哭着哭着就打起了呼噜。

    “他排除嫌疑了吗?”程落落拿起酒杯和安浩宇碰了一下。

    “没,不过他的嫌疑很小。”安浩宇一口饮尽杯中酒,起身,付钱,送李斌回家。

    到警局时已是十点多,钟鹏坐在他的办公桌上一脸严肃的看着尸检报告,安浩宇走过去敲了敲他的桌角。

    “怎么死的?”

    “凶手往死者血管里注入了三百毫升的空气,猝死了。”

    “那么狠啊。”程落落大吃一惊,“一百毫升就可能让人猝死了,三百毫升连急救都救不回来了。”

    “凶手是一个懂医理的人吗?”程落落问着,“这种事情好像网上也会有说明吧。”

    “的确是不能确定,不过会先从医院人员查起。”钟鹏挺严肃的说着,下一秒就转变了语气,“浩宇你还要休假吗?好好休息也是没什么关系的,至于程落落嘛。”他故意顿了一下,“我也是可以保护好她的。”

    安浩宇沉着脸,“我明天会去医院的,今天先回家了。”

    钟鹏一副我就知道的样子,站起来用手勾着程落落的肩,“你这张王牌真是百试百灵。”

    “等她哪天有女朋友了我就不灵了。”程落落拍了拍钟鹏搭在她肩上的手,“好好珍惜这段灵验的时光吧。”

    钟鹏收回手,和他们说了再见,收拾东西回家。

    程落落一到家就受到了来自程爸的责怪和程妈妈的想念,安浩宇的父母也在他们家,安浩宇回家洗完澡后就来到了程落落家。

    安妈妈说起了安浩宇相亲那天的事情,大人们哈哈大笑,互相打趣着,他们倒是觉得尴尬,毕竟相亲事件的主角就是他们两个。

    他们两人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百无聊赖,没过多久程落落就发现安浩宇睡着了,她看着他的睡颜,发现他的嘴比以前水润了好多,应该是一直在用她送的润唇膏。

    想到这,程落落心情大好。

    “落落。”程妈妈笑着叫了她一声,“浩宇脸上有什么吗?再看下去都能把洞看出来了。”

    程落落羞恼,叫了声妈立马正襟危坐,专心的看着电视。

    “孩子大了动不动就害羞,落落小时候老是没皮没脸的粘着浩宇,就跟个牛皮糖一样甩都甩不开。”程妈妈的声音再次响起。

    “浩宇小时候就爱她粘着,以前不是有一次落落生病了,你带着上下学,浩宇不知道,也没问人落落,回家的时候直接哭着鼻子问我,妈妈,为什么今天落落不理我了啊。后来知道落落生病急成什么样哦,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

    接着就传来了四个人爽朗的笑声,程落落红着脸笑着,这件事她还真不知道,原来浩宇还有那么可爱的一面,虽然现在的浩宇在她的眼里也很可爱,但小时候那个哭着鼻子问妈妈为什么落落不理我的浩宇更加的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