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枪哪有手术刀快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20本章字数:2282字

    又一个病人离奇死亡,这让负责这块区域的护士和医生们上个班都提心吊胆,生怕一个不小心就被凶手盯上了。

    人陆续走出了案发现场,只剩程落落,木有枝,安浩宇和钟鹏四个人站在屋里,钟鹏和安浩宇两个人检查着房间里的角落,可凶手没留下任何可疑的线索。

    “医院的医生都是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再加上医院病人家属来来往往,凶手想要混入其中很简单。针管这些杀人工具很多地方都可以买得到,这样下来,想要排查找嫌疑人如同大海捞针。”

    钟鹏一边搜着房间的角落,一边说着。

    “那就先从保卫处查起吧,监控录像被删,可能有个帮凶就在保卫处工作。”

    “如果凶手精通这些,直接黑了保卫处的监控系统,神不知鬼不觉的把录像删了也不是没有可能。”

    “既要作案,又要黑入保卫处删录像,还要确保这段时间不会有人进来,半个小时的作案时间太仓促了。”

    “所以还有帮凶,难不成凶手作案的时候还有人把风?”程落落插了进来,她倒是比木有枝淡定,可能是经过上一个案件,胆子变大了些。

    “说不定哦。”钟鹏说着,还向程落落方向挑了下眉,木有枝羞得低下了头。“别想了,先去吃饭吧,到点了。”

    安浩宇点了点头,四个人一起出去吃了饭,木有枝说话全程温言软语,柔得程落落以为她鬼附身了。

    可钟鹏倒是没把心思放在她身上,他的心思全放在了案件上。

    程落落第一次觉得木有枝的名字很是应景,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吃完饭,程落落和木有枝在医院晃荡着,钟鹏和安浩宇在两个案发现场晃荡着,尸检报告显示,他们是一样的死法,都是三百毫升的空气注入血管。

    医院里上上下下警察很多,这也让很多医生和护士放心了不少,程落落和木有枝两个人倚在门外看着里面忙碌的两人。

    今天她们倒是清闲,跟着朱世鑫医生检查完病人的身体之后,一直没什么事情,

    “有凶手线索了吗?”朱世鑫在经过五号病房的时候往里面扫了一眼。

    程落落摇摇头,“简直就是一团迷雾啊,感觉凶手好像一下子来了,一下子没了。”

    “凶手可能拥有多啦A梦的任意门。”

    “真佩服朱医生这种时候还能开玩笑。”木有枝说着,拉着自己的衣领裹紧了一点,“我都快怕死了,真的好怕凶手会杀了自己。”

    “不用怕。”朱世鑫像是在安慰她一样,但语气异常坚定,“凶手只会杀在第二天要出院的人。”

    “为什么你那么肯定啊?”程落落觉得奇怪,朱世鑫说这句话的时候表情很是肯定,就好像他知道凶手的意图一样,还是说他就是……

    程落落不敢细想,她拉着木有枝的手警惕的看着朱世鑫,想要把距离拉开。

    朱世鑫抬了一下架在鼻子上的眼镜,手往下滑落摸了一下鼻子和嘴唇,他笑道:“我只是猜测,这两个人都是在出院前一天被杀的。”

    “好像是这样。”木有枝笑着说,“朱医生你好聪明啊,这样一想,警察只要好好盯着病人就好了。”

    “是啊。朱医生好聪明。”程落落咽了一下口水,眼中的警惕未消。

    “我们也别堵在这里看着了,去下一个病房吧。”

    “好。”木有枝应着,程落落下意识的把手挡在她面前,跟在朱世鑫的后面走着,她拿出手机,给安浩宇发了个短信。

    “浩宇,出来,跟着我。”

    她只是那一下子的直觉告诉她朱世鑫这人很危险,果不其然,朱世鑫带他们到了下一个病房,病房里只有一个病人在熟睡着。

    他不知从哪里抽出了一把手术刀,锋利的刀头指着病人的床,程落落和木有枝下意识跑到病人身边想要保护他,去按床边的呼叫铃。

    朱世鑫闪到了她们身后,快步过去把病房门反锁了。“那个铃已经坏了,没用的。”

    木有枝吓得赶紧推着病人,可病人任由他们推着,一动不动。她和程落落都觉得奇怪,朱世鑫拿着手术刀逼近。

    “你们说外面那么多警察他们什么时候能发现你们俩死在这了呢?”话音刚落,安浩宇破门而入,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朱世鑫脸上的自信消下去些,一个箭步,拿着刀架在程落落的脖子上,程落落身后的木有枝本能的抱头下蹲,只一秒,站起来想要和朱世鑫反抗。

    因为木有枝慌乱的拍打,朱世鑫手滑了一下,把程落落的脖子划出了血,木有枝一下子不敢动了,小声的叫着落落。

    安浩宇也因为这一幕停下了疾跑过来的脚步,眼睛紧紧盯着他,从腰间拿出枪,慢慢的挪动着。

    朱世鑫一脸淡定,“枪哪有手术刀快,要不要试试?”

    “这样吧,我放下枪,你放开程落落,你能不能逃掉,就看你的本事了,怎么样?”安浩宇用商量的语气说着,可手直接掰动机关,一枪打在了朱世鑫的臂膀上。

    朱世鑫咧着嘴,手抖了一下,程落落抓准时机弯腰拉着木有枝跑到了安浩宇身后,她也不知道自己的动作为什么会这么熟练,就好像是演练过无数次一样,又快又准。

    朱世鑫捂住自己的胳膊,嗷叫了一声,朝安浩宇挥刀过来,巨大的枪响引得无数警察朝这间病房跑来。

    朱世鑫冷笑了一声,眼珠斜着看了一眼病房窗户那头,钟鹏注意到了他这个眼神和身体侧倾的姿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跑到隔壁的病房从窗户口跳了下去。

    朱世鑫朝程落落和木有枝冲了过去,安浩宇急着保护他们两个,其他的警察一哄而上,他看准时机,一个抬脚把安浩宇踢出了一段距离,伸腿朝着窗户口跳了下去。

    原以为可以溜之大吉,没想到在窗户口遇到了钟鹏,钟鹏手里拿着手铐站在窗户下面等着他,等他一跳下来就上前和他厮打了起来。

    “怎么,想抓我?”朱世鑫笑得有些轻蔑,“警察这个职位是不是特别好啊。”

    钟鹏冷哼了一声,抓住他的胳膊,一只脚上前想要把他绊倒然后给他带上手铐。

    没想到,朱世鑫一个灵敏的半翻身,手术刀在钟鹏的肩膀上划了道大大的口子。钟鹏吃痛,手上的力道小了些。

    朱世鑫摆脱束缚一个翻身,膝盖抵在钟鹏的背上,用沾着钟鹏血的手术刀在他的脸上拍了两下,脸庞上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

    “你除了脑子好使之外,也不过如此。”朱世鑫满是不屑的看着他,撅着嘴,嘴角上扬,把脚从钟鹏背上放下来,踢了他一脚。

    趁他摔在地,欲要站起来的空档,疾步逃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