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朱世鑫的陈述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20本章字数:2112字

    在彭可可含泪叙述这件事的时候,林无涯有好几次握着拳头想站起来打人,都被安浩宇制止,安浩宇心中也很是悲愤,他从来没想过,父母可以残害自己的女儿到这种程度,从来没想过父母可以这般的无情无义。

    “那个医生叫什么?”安浩宇沉着脸,他压抑着自己心中的怒火,彭可可和宋然两个人还沉浸在恐惧和莫名而来的悲伤和愧疚感中,没有回答安浩宇的这句话。

    “那个医生叫什么?”安浩宇提高了声音问着,他真的很努力的克制着自己愤怒的情绪,可控制不住了。

    宋然他们显然是被安浩宇这满身的怒火吓了一跳,颤巍巍的说着:“好像,好像叫朱,朱世鑫来着。”

    林无涯听到名字后一拍桌子,直接站了起来,怒目圆睁,“作为警察,凶手我会尽快抓住的,作为人,我今天真是头一次觉得凶手这做法的确挺解恨的。”

    林无涯说完,踢开脚边的桌子走了出去,安浩宇站起来也想跟着他一起走出去,可被彭可可拉住了,她整个脸皱在了一起,面目狰狞,眼中满是恐惧和乞求,“安警官,你一定会抓住凶手保护我们的安全的对不对,你一定觉得凶手杀了那么多人很是可恶对不对,凶手一定会绳之以法的是不是?”

    安浩宇掰开了她的手,黑着脸对她说着:“凶手会绳之以法的,但我觉得你们的心和凶手相比,不相上下。”

    林无涯和安浩宇两个人在车里坐着,等心情平复了一点之后,他们两个约定短期内不要再提宋欢欢这件事了,可当他们约定的时候又想了起来,好不容易消下去的怒气又上来了。

    等他们再次平静下来的时候,开车去了警局,局里只有朱世鑫这个凶手坐在审讯室里,不见钟鹏,打听了一下,才知道他为了抓朱世鑫,满身是血的过来,把凶手放到警局,又满身是血的赶去了医院,也不知道他是哪里流的血,哪里受的伤。

    林无涯和安浩宇走进审讯室,听着小李审讯着朱世鑫。

    “你的犯罪动机是什么?”

    “没有犯罪动机,就是想杀人。”

    “额……”小李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两人,走过去耳语了一句,“他说来说去只有这句话,没说过别的了。”

    安浩宇点点头,林无涯坐在椅子上,身体前倾看着朱世鑫,“我很佩服你,我也承认你杀的人都是穷凶恶极的坏人,只不过你的做法太过偏激了,很多事情可以交给警方来解决,完全没有必要走上这条路。警察是可以信任的。”

    朱世鑫很淡定的看着他,眼中毫无波澜。

    林无涯身体又前倾了一点,继续说着:“我很谢谢你,欢欢是我小时候最好的朋友,不知道她有没有向你提起过我,她前天被抓的时候还想着替你顶罪来着……”

    “她被抓了?”朱世鑫不再淡定,他拍着桌子站起来,“我要见她,让我见她。”

    “这个……”林无涯拖了点音,有些无奈的说道:“按规定来说,不可以的。”

    “呵……”朱世鑫坐下来,又恢复了淡定,“你在激我。”

    林无涯坐回椅子上,转头看了眼背后的安浩宇。

    “朱艾欣。”安浩宇一本正经的说着,昨天程落落对他说起这个名字的时候,他总觉得这个名字和朱世鑫的名字有着联系,今天早上偷偷查了一下,没有一个人是符合程落落的描述的。“当年的你救了她,现在的你又毁了她。”

    “她没有参与过这个案件,甚至都不知情,你们没有理由抓她。”

    “可她杀了宋默。”

    “宋默不是她杀的,是我杀的,她顶多算是谋杀未遂。”朱世鑫的情绪有些失控。

    “说说吧,为什么杀这些人。”林无涯倒是很欣赏他,“他们对欢欢做过什么?”

    久久的沉默,吞噬着他们的时间,吞噬着朱世鑫心里的防线。

    “第一个死的人他有恋童癖,他强暴过欣儿,第二个死的,因为欣儿对他不礼貌打过欣儿,第三个死的,在欣儿向他求助的时候,把她一脚踹开了。”朱世鑫的情绪有些失控,紧握着的拳头青筋蹦出,“至于第四个,欣儿的亲叔叔……”

    “别说了。”林无涯厉声打断他,他也有些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让安浩宇来盘问,他出去缓一下。

    “你继续。”安浩宇坐了下来,继续听他讲着。

    在朱世鑫走出审讯室的时候,林无涯紧紧抱住他,“谢谢你,这么多年照顾欢欢。”

    朱世鑫眼神淡漠,眼中毫无生气,跟着小李走了。

    “别伤心了。”安浩宇也不知道该安慰什么。

    “浩宇,杀人未遂会怎么判?”

    安浩宇叹了口气,拍了拍林无涯的肩,“你明明都知道,好好调整一下自己。”

    安浩宇坐到自己座位上,问程落落要了朱艾欣的电话,然后拨打电话。

    通了,一个甜美的声音响起,安浩宇深呼吸一口,“喂,你好,朱世鑫被抓了,请你现在马上来警局一趟。”

    又是一阵沉默,两人都很有默契的没挂电话。

    “知道了。”通过电话安浩宇也觉得她的声音很是绝望,“给我点时间。”

    安浩宇嗯了一声,要挂掉电话的时候,像是想起了什么,急忙对着手机说着:“他不希望你杀人,他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手机那头没有任何声响,安浩宇看了一眼电话界面,没有挂断。

    “他要我转告你,不要做傻事,乖乖听从警察的安排,还有,他很爱你。”

    手机那头的人带着哭腔重重的嗯了一声,在电话结束的三个小时后,朱艾欣出现在了警局门口,她走进警局看见林无涯的时候,眼神在他的身上停顿了一秒,对着他说:“我来自首。”

    林无涯嗯了一声,按照流程问完了所有的问题,了解了情况,在她要被带走之前,林无涯叫住了她。

    “四年之后就出来了,出来了以后记得重新开始,记得,来找我。”

    朱艾欣点点头,说了声谢谢,像小时候一样叫了声无涯哥哥,她笑着,上了去监狱的警车。

    林无涯听到无涯哥哥的时候,往昔美好的回忆全部涌上心头,他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当即崩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