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初遇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5:17本章字数:1217字

    头顶上的吊灯散发着温和昏黄灯光,即使调到了最小的亮度,而夏天仍觉的它晃的刺眼。

    夏天躺在这个巨大的柔软的床上,紧紧攒着围在自己身上的浴巾,就像扯着自己最后一块儿遮羞布。

    身上的那个人轻轻扯动她的浴巾,未果。讥笑道:“你还没有准备好吗?还是要趁机涨价?”

    夏天听着他尖酸刻薄的话,身子不住的颤抖,洗了不下三遍的白玉似的身子泛着粉红。

    “对不起。可以把灯关掉吗?”夏天请求道。颤抖的手松开最后一丝屏障,等待他的进入。

    男人没有说话,也并没有关灯。

    很疼。夏天才明白自己并没有要求他的资格。

    “第一次?”那个男人并没有多少失控的情绪,更没有多少狂热,只是一种享受猎物带来的情欲。

    可分明能感受到他霎那间的温柔情动。

    夏天疼得紧紧皱着眉头,一句未说,手也只能无力的抓着枕头。

    “你不是有男友吗?”那个男人问道,似是对她的情况感到好奇。

    夏天心头似浇了桶热油,劈天盖地的疼痛席卷而来。

    周冷玄骗她,他明明哄着她说只会痛一下,可现在连自己的心都痛得恨不得剜出来。

    夏天随着他的动作上下浮沉,可脑子却万分清明。

    周冷玄是她的初恋。

    第一次占有她的男人叫李旭阳。一个有钱的大老板,相貌英俊,身材硬朗结实,三十岁的年纪在全国都颇有声明。他们半月前还是陌生人,一纸契约签下,她就成了在这个呆在别墅等待临幸的金丝雀。

    五百万买她19岁往后的六年,很划算了,再加上夏雪心脏病的医疗费,加上护理营养一些乱七八糟的费用,足够夏天对李旭阳感激涕零了。

    夏雪是半年前他们的孤儿院新捡来的大约一岁的孩子,半年前,却检查出来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而现在,在她的坚持下,同样孤儿的她成为了夏雪的监护人。

    夏雪现在正准备做手术吧。夏天想着,紧紧抓住李旭阳的脊背,这个男人是夏雪活下来最后的希望。

    “希望你专心些。”李旭阳用他低沉充满情欲的性感嗓音唤起夏天的神志。

    “抱歉。”

    “还有六年,希望你可以做好你的工作。”李旭阳探索着夏天滑腻的肌肤。有些惊讶她紧咬着牙,死活不肯流下在眼里打转的泪。

    “好的,李先生。”夏天觉得可笑,明明在做着最亲密的事情,可说的话却最为正经。

    “这个别墅是给你住的,学校那里我已经打了招呼。你可以搬过来,不过记得,不要乱跑。”李旭阳似乎是在逗弄一只倔强的小猫,看着她在极致感官中能不能坚持着保持清醒。

    夏天紧要着牙关点着头,脖颈上流下的汗水顺着锁骨划向交合处。

    “李先生,请问您,您多久回来一次。”夏天知道他的集团地址不在此处,这里只是他一个据点而已。也不在乎他的据点有几个。皱着眉头问着她觉得重要的问题。

    李旭阳轻笑声,似是对她的表现感觉到惊喜,赏赐似的轻咬着她的耳垂,说道:“这不是你该关心的事,你只需要提高工作能力就好。”

    夏天醒来的时候李旭阳已经离开,只留下毫无温度的床铺让夏天独自暖着。她知道,她未来的六年,就是在等待和欢愉间交替进行。

    太阳悄悄地爬上城市上空,繁华城市开始喧嚣。早餐的叫卖声,工地的轰隆声,汽车发动机声音,空气流动的簇簇声,都代表着时间的车轮不停的碾轧,任何人事都注定了开始和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