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竹马不复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10本章字数:2645字

    将军府,锦心苑,府里大小姐蔺青锦的闺阁重地。

    “出事了。”丫鬟晴之跌跌撞撞跑进来说的时候,青锦正抿着一盏苦茶。

    她皱着眉,嘴里的这口茶咽也不是,吐也不是,深吸了口气,青锦狠下心自虐似的把茶水吞了下去。

    “怎么了?”最好是有什么大事,青锦心里想,不然她非要好好治治晴之这毛里毛燥的性子不可,话说回来,这茶真苦啊!

    “听闻太子殿下刚从南边回来,圣上见都没见就直接命他去东宫思过,前段时间都城里传的事情可能是真的,不过奇怪的是圣上也没有说是让哪位大人来查此事……

    对了,刚刚将军也被传召入宫了。”晴之语速极快的把这大段话说完,抬起头来却发现她家小姐一点也不着急,心忍不住沉了下来。

    青锦看晴之的表情就知道这小蹄子在想什么,她忍不住有些气愤,自己是投了擎王这边不假,可太子慕兼羽怎么说也是从小玩到大的,自己看起来就那么像是会因为太子出事就幸灾乐祸的人吗?

    算了,本来她也没指望这个小丫头能明白自己的想法。只是……这到底是不是那个人的手笔,如果是,自己又该如何抉择呢?

    那个人自然就是咱们的擎王殿下了,且不论他十三岁封王,十四岁就入朝参政,毕竟这里面有不少将军府大小姐的手段。

    单是他这个人,就很了不得,怎么说,心够狠,手腕够硬,单从今年开春以来他开始针对太子的种种已能窥得几分。

    擎王慕南川,是当今圣上第四子,非皇后嫡出,之前还因着些陈年旧事困于冷宫颇不得宠。

    而这些年他使尽解数熬出头,在圣上面前露了脸,朝堂之中站稳了脚,野心也就慢慢大了起来,隐隐有拉太子下马自己取而代之的意思。

    当然,这些青锦是不知道的,或许知道,只是自欺欺人的不肯相信。

    如果慕南川不再是几年前那个纵不得志也阳光向上的少年,她大概会自我怀疑到崩溃吧。

    不说这些,旧事自然有时间来提,先接着讲当下的事。

    东宫,这几日人心惶惶的,看着守在宫门外的禁卫军,宫女太监们总是忍不住的想,万一,万一太子殿下真的那什么了,他们这些奴才到底要怎么办呀?

    “殿下,身子要紧,您多少用一些膳食吧。”一身绯红宫装的侍女轻声说,她努力让脸上带些笑意,这个关节眼,若是连自己也愁眉惨淡的,那太子殿下心里怕是会更不好受吧?

    “紫穗,你说……”慕兼羽没有抬头,他现在心里很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紫穗便是那个绯红宫装的侍女了,她等了半天也没有等到太子殿下的后半句话,心里有些发苦,只有那个女人能走进殿下的心里,自己不是早就知道的吗?

    算了,只要能让殿下好过一些,她愿意去求那个女人,求她来看一眼殿下。

    近午的时候,宫门口突然浩浩荡荡的来了一拨人,领头的便是是皇帝身边的太监总管陆公公。

    看到他手里捧着的圣旨,不论守在门口的禁卫军还是得了消息的一众奴才们都知道,是生是死,就在这一刻了。

    从太子回宫到现在,已经四日有余,皇帝召见了一拨又一拨大臣,终于讨论出解决办法来了,只是这解决办法如何,是否称了某人的心意,那可真不好说。

    不过一个月,他出发去南边赈灾的时候还是个意气风发的少年,现在看上去,竟和迟暮的老人一般无二了,十九岁的年纪,还未及冠,鬓边已有了灰发。他看到陆公公,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老奴给殿下请安,烦请太子殿下接旨吧。”陆公公叹了口气,这孩子也是自己从小看到大的,说句大不敬的话,就和自己的孩子一般无二啊。

    他真的不明白,连犯了错的奴才都不肯重罚的殿下,怎么会做出那么糊涂的事来。

    慕兼羽轻咳了一声,迟钝而僵硬的跪下来,这一跪,不知道跪断了了多少希望与情思,他闭上眼,完了,全都完了,父皇,他一定失望透顶了吧,可是,明明不该是这样的。

    自己……自己究竟是怎么落到连解释都无法解释的地步的?

    好累,争权夺利这种事果然不适合自己啊!

    慕兼羽只觉得耳边嗡嗡的响,什么都没有听清,眼看着陆公公把圣旨放到自己手里,看着他走出正殿,看着东宫的大门在自己眼前缓缓闭上。

    废去太子之位,圈禁东宫……这些词,为什么听上去如此陌生?他们说的那个人真的是自己吗?不辨是非,置万民与水火,结党营私,草菅人命……

    呵,他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做了这么多伤天害理的事的。

    “殿下,”紫穗走过来,想要扶起慕兼羽,可是又不敢伸手,她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宫女,不懂什么朝纲国政,可是她就是知道,殿下那么善良的人,怎么可能做出圣旨上说的那些事,殿下一定是被冤枉的。

    陆公公宣完圣旨走后,慕兼羽就像失去提线人的木偶一样,在正殿呆呆的坐了一下午,又坐了一晚上。

    直到天将明,他才恢复了些神志,有气无力的说,“紫穗,扶我去书房。”

    陪着她家殿下站了一下午的紫穗听到这话,忙不迭的来扶人,也不顾自己站的腿麻,这个时候,她要坚强,要照顾好殿下啊!

    坐在书案后的椅子上,慕兼羽一低头,就看到了挂在笔架边上青锦的小像,眼角涩涩的,长出了一口气,“紫穗,辛苦你了,天也不早了,先去休息吧。”

    紫穗很想说自己一点也不辛苦,可以留下了侍奉殿下的,可是她明白,这个时候还是让殿下一个人静静比较好,她闭上眼,有什么液体从眼眶里滑落下来了。

    她小心翼翼的退出去,不能拖了,自己一定要去见那个女人,只有那个女人才能让殿下心里好受点。

    书房又剩下自己一个人了,本就空荡的地方此刻更加空荡了,慕兼羽眼睛没有离开过案前青锦的小像,思绪却早不知道飘到了哪里去。

    将军府后门,晴之正在修剪锦心苑里的几盆兰草,看后门的小厮突然进来告诉她后门这边有人要见自己,晴之心里有些没谱,可是看小厮信誓旦旦的模样,还是忍不住跟着他来了后门。

    “二……不,紫穗姑娘,你……”晴之吃惊的张大嘴巴,她怎么会来这里。紫穗皱眉,虽不情愿,可是现下已经没有更好的法子了。

    “我想见见你家小姐,可以通禀一下吗?”紫穗说,晴之更加吃惊了,这个人,平日里见自己总是一副不屑鄙夷的样子,今天这是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晴之连忙点头,太子殿下的贴身婢女啊,自己哪里有说不的资格,她现在还不知道,太子已经是废太子了,不过是个连东宫门都出不了的罪人。

    青锦听了晴之的禀报心里生起一股不安,她可不是晴之那个没脑子的,紫穗是兼羽的心腹婢女,平常见了自己都是横眉冷对的,究竟是什么事,能让她对自己身边一个小丫鬟软了态度?

    难不成……“让她进来吧。”该来的总要来。

    “去东宫看太子殿下?你不是开玩笑的?”青锦含在嘴里的一口茶直接喷了出来,不是她反应激烈,实在是,这话从紫穗嘴里说出来,就和太阳从西边出来差不多了。

    喷完,她更加担心了,东宫那边的情况,看来是很不好啊。

    “知道了,我会去的,你先回去吧。”得了回复,紫穗似乎还想说什么,可是看着青锦一脸大爷的表情又接着品茶,她就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殿下真是瞎了眼了,怎么就看上这么个狼心狗肺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