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老街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2713字

    日子飞快的过着,程喜欢也坦然接受了苏妲成为哥哥女朋友的事实。

    哥哥对自己和从前一样。只是呆在家里的时间少了一些。

    何阡妍说,“你不要难过,喜欢,就算陈黎桐真的要结婚,或者爱上别人,他都不会丢下你。因为你是他的妹妹,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你不要心里别扭。”

    江晞年说,“喜欢,你要知道,哥哥会永远是你的哥哥,晞年哥哥也会永远陪着你。你不要害怕。”

    可是喜欢还是会难过,会抗拒看到陈黎桐和苏妲在一起。所以就连上学也是江晞年牵着。江晞年真的很好很好。

    寒假到了,程喜欢领着一书包的作业,来到了314班,却没有看见哥哥,江晞年收拾好书包,也接过喜欢的书包就和她离开了。

    “晞年哥哥,时间好快,初一上学期立刻就没有了。”喜欢抬起头,可是只能看见江晞年的下巴。谁叫自己,才一米三五呢?江晞年都一米八了。

    “是呀,这个寒假,好短。我们高三只有二十天。”江晞年低下头,看着喜欢巴掌大的笑脸笑了。

    楚昊看着喜欢被牵着离开,咬咬牙也飞速离开了。

    到了校门口,却看见苏妲似乎在生气,陈黎桐在一旁靠着车子不吭声。

    走上前去,喜欢拉了拉苏妲的袖子。“姐姐,你怎么了?”

    “我。”苏妲不吭声。

    程喜欢又拉了拉陈黎桐的袖子。“哥哥,你怎么了?”

    “苏妲要我去给她辅导。可是寒假家里又没人,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陈黎桐闷闷地说。

    “喜欢也可以到我家来啊。”苏妲嘴鼓鼓的。

    “喜欢不习惯待在别人家。”陈黎桐冷冷的说。

    “哥哥,没事了,我一个人可以,我能照顾好自己。何况你晚上会回家的,对不对?”喜欢沉默之后这样说道。

    “你说真的吗?谢谢喜欢。”苏妲很高兴的摸摸喜欢的头。喜欢转身,“哥哥,我等你。”“走吧,晞年哥哥。”

    江晞年牵着她的手离开。

    陈黎桐给苏妲和叶落辅导,程喜欢很难过,从前每天哥哥都会陪着她,可是现在哥哥陪着苏妲。尽管自己一次又一次的尝试能否阻止,可是不能够。寒假的时间不长不短,二十五天,喜欢两三天写完了作业,便是很无聊。然后电话响了,喜欢赤着脚踩在地毯上,飞快的跑过去,接了电话。

    糟糕,喜欢,我迷路了。

    是何阡妍,她不小心跑到了老街。

    老街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清一色古色古香的宅子,还住着一些传世不出的老家族。难怪会迷路。而且那里面是没有网络的,肯定用不了GPS。

    “那你呆在那里别动,拍一张照片给我。”喜欢知道老街的很多地方,因为那里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会经常去玩,玩着玩着才发现老街里有很多好玩的玩意儿。虽然冷清,但是却很像古代的人生活的那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

    喜欢收到彩信传来的照片,原来是在一个死胡同里,肯定是何阡妍越走越远,越好奇,最后就找不到自己最初的位置,再加上这些街道布局,房屋格局都是有风水大师选好的布局,具有难以改变的传承气势。

    怪不得,可是为什么阡妍会跑去那里?

    张景渊呢?

    打了一个电话给张景渊,张景渊似乎很生气,原来是因为张景渊的哥哥张俊威回来了,何阡妍就非常高兴,说是要去老街找一件古董送给他。至于张景渊为什么会生气,张景渊认为自己向来就没有想过,其实自己是喜欢着何阡妍,而何阡妍表现出来的却是一直喜欢张俊威,故而才一次又一次对她很冷漠。

    喜欢喟叹一声,

    当局者迷。

    “我去找她,你随便。”

    张景渊还在发愣,电话已经挂断。

    喜欢打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老街,此时已经是黄昏,穿着白色长裙的喜欢一步又一步的走进了老街,那司机忽然内心生出了惧意,赶紧催动发动机离开。

    老街上空无一人,有些店铺还开着,家家户户的灯亮了起来,都好像是被唤醒了,喜欢的脚步声传来的回响,所有人自发的出来,仿佛看见白衣的女子眉目如画,冠绝天下的走来,尊贵,大气,孤傲,薄凉,众人的瞩目斌没有让喜欢有什么不适,喜欢仿佛是活在自己的世界里,脑海里闪现出许许多多的画面,穿着白裙的女子在街道上行走,心中虽然很好奇激动,但是仍然是仪态大方,尊贵无双,万民朝拜。

    喜欢走到老街的尽头,江晞年蹲在地上看着她浅笑。

    “喜欢,你来了。”

    “喜欢,我等你好久了。”

    仿佛是穿越亘古的问候,带着一种穿透时空的温柔。

    “我来了。”

    喜欢伸出手却是朝着江晞年旁边的何阡妍。

    江晞年眸中闪过受伤,却仍然笑着说,“喜欢,她没事。”

    “阿妍,你不会有事,我怎么会让你有事。”

    程喜欢竟然抱起了她。熟睡的何阡妍缩着身体,似乎还是很害怕。“谁也不能够伤害她。”

    喜欢的声音带着穿越灵魂的震慑回荡在老街之上。所有的人竟然默默的鞠躬九十度,喜欢脖子上的灵玉闪了一道光,程喜欢三个字闪闪发光,灼灼其华。

    下一刻,有刹车声响起,老街上的人消失,几盏路灯闪烁,喜欢晕了过去。江晞年接住喜欢和何阡妍。

    “你呀,真傻,还是这样子,也许,是我不好,你才永远都不会原谅我。”

    “阿妍。阿妍。”张景渊飞奔而来,接过何阡妍的身子。满是惊慌失措的样子。“是我不好,是我错了,我不该丢下你。”

    “景渊,我和你说一句话,她是你一生的劫,要么解开,要么一生都不要放下。”

    江晞年抱着喜欢走了几步突然消失。

    张景渊吻了吻何阡妍的额头。“我这么爱你,这一生都不会将你放下。”

    江晞年进了一间老屋,屋子里打扫的很干净,简单的装饰,点燃了熏香,却是冰冷。屋内的床下全部都是冰块,寒气滋生。将喜欢小小的身子放在上面。看着那张精致却惨白的小脸。你很快就能好起来。而只有我,会永远守住这个秘密。

    “喂。”陈黎桐接了电话,深夜十二点,走出苏妲家门,声音多了一些慵懒。

    “陈黎桐。呵呵。”电话那边多了一些低低的笑声。“你妹妹呢?”“在家里呀。你是谁?”陈黎桐皱了眉头。“江晞年,你大晚上神经兮兮的干什么?”

    “我不是江晞年?我只是一个路人,如果你想找回你妹妹,就来老街看看,会有意外的惊喜。”电话挂断。

    那边的声音听起来虚无渺茫,不是江晞年。那会是谁?来不及多想,陈黎桐招了一辆车火速前往老街。

    江晞年抚摸了下喜欢的额头,“喜欢,乖,我等你回来。”就离开了。

    程喜欢醒来的时候是在家中,陈黎桐在自己的身边睡着,自己在他怀里,一如从前,脑海里什么也想不起来,浑浑噩噩。只记得接了一个电话跑了出去。而其他的事情仿佛都忘记了。

    过了一会儿,陈黎桐也醒了过来。

    “怎么了,小懒虫?”宠溺的刮了刮她的鼻子。

    “我这是怎么了?好累啊。”喜欢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还说呢?你呀,睡了一天一夜,还老是手舞足蹈。”陈黎桐笑。

    原来是在做梦啊。

    “哥哥,你不帮苏妲姐姐辅导么?”

    “辅导结束了。哥哥还要做寒假作业呢?总不能够还让你去学校赎人吧。”陈黎桐打趣地说。倒是让两个人会想起了之前发生的事情,哈哈大笑。

    寒假里也没发生什么事,要说好玩的是除夕,正是2007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出现了尴尬冷场的一幕。春晚进行到零点倒计时阶段,六位主持人却多次忘词、抢词、口误,发生多次冷场尴尬。

    程喜欢和陈黎桐冲出门外,看着漫天烟火,哈哈大笑。

    这是喜欢十二岁的新年,也是最后一次欢乐的童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