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天大地大,竟无处为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2999字

    昨日的喜欢还有无法抵触的心结。当太阳升起的时候,就觉得很是开心了。早上起床时候,赤着脚踩在地板上,便听见客厅里爸爸妈妈说话的声音,赶紧进了卫生间洗漱好,换了一身短袖短裤,飞快地跑到日历前。

    看了一眼,2008年5月26日。却没有想到过,这个日子,将成为喜欢一生一世难忘的梦魇。

    然后跑到爸爸怀里,亲了爸爸一口。“爸爸,你回来了。这次要待多久?”“哎哟,我的小喜欢。爸爸给你带了礼物。这次我在A市有个研讨会,你妈妈也要当摄影之星的评委,所以要呆上一段时间。”程喜欢的爸爸很是高兴地抱着小女儿,觉得小女儿真是可爱天真。

    “想死我了。好开心啊。”喜欢蹦蹦跳跳的跑到江依然背后,抱住她的腰。“妈咪,你再不回家我都难过死了。”

    “吃早餐吧,妈妈做了你最喜欢吃的三明治。”江依然笑。

    程喜欢听了很高兴,于是说道“那我去喊哥哥起床,昨天哥哥毕业典礼,你们没有看到吧,哥哥好帅好威风。我所有的同学都佩服哥哥了。”

    “你个小丫头,爸爸倒是和妈妈在电视上看到了,我儿子的确很帅。”陈合陆开口。程喜欢又飞快地上了楼,跑进了陈黎桐的房间。赤着脚跳上床,骑在陈黎桐的被子上面。揪住陈黎桐的脸,“笨蛋哥哥快起床。”陈黎桐依旧原样子躺着不吭声。装睡。

    “懒人哥哥快起床。”“大懒虫,起床了。”喜欢上了床,坐在陈黎桐身上,两只手抓着陈黎桐的耳朵。还是叫不醒,又跑了下来,朝着陈黎桐的耳朵呵了一口气。“你不起来,我就脱你衣服。”陈黎桐颤抖了一下,耳朵红了,一个纵身起来,披上了外套,赤裸着胸膛,狠狠地提起了程喜欢进了卫生间,把她放在洗手台上坐着。自己刷牙洗脸之后。狠狠地把程喜欢痒痒挠了挠,然后程喜欢就一直不停的傻笑。“别挠了,好痒。”

    “行了,别闹啦,快吃饭。”听到母亲说了话,陈黎桐才放下喜欢,自己梳了梳头发,系好了衣服上的扣子。领着程喜欢出了房间,下了楼梯,坐在早餐桌上,享受着美味的三明治。“妈咪,你比哥哥做的好吃多了。”

    “那明天你做。”陈黎桐喝了一口牛奶。喜欢面色大变。“妈咪,我说哥哥做的可好吃了,真的。”一时之间家里几人哈哈大笑。

    “今天爸爸送你们去学校。”陈合陆放下报纸说道。

    “不了,我们坐公车。”陈黎桐擦了擦嘴,就去收拾自己和喜欢的书包。发现喜欢没有叠被子,只好耐心的整理了一遍。然后带着程喜欢上车去学校。

    第三节课下课,同学们蜂拥向操场,体育课。

    喜欢和何阡妍坐在草地上,张景渊蹲在旁边。

    “喜欢,要是我们每天都能够一起上学该多好。”

    何阡妍撇了撇嘴,“张景渊天天都像木头疙瘩是的,不喜欢他。”

    “呵呵。阿景,快点把你家这位带走。”程喜欢感觉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咦,何阡妍,你妈说你这个月不能回家。你还要离开我?”张景渊摸了摸下巴。坏笑道。

    “什么?我妈又去旅游了。”何阡妍细思极恐,难以置信的摇着张景渊,张景渊突然高冷的昂起了头。

    “阿姨肯定把门锁了。阿妍,还不赶紧认错。”喜欢捂着嘴看着阿妍。真好,阿妍和阿景的关系真好。

    我真的受不了。何阡妍学着大猩猩拍了拍胸脯。然后神奇的变脸。

    “景哥哥,阿妍错了,阿妍不对,阿妍从来都对你一往情深。”

    何阡妍抱着张景渊的脖子,将羞愤的脸埋了下去。张景渊勾起了唇,满意的笑了。“看你这么乖的份上,好,就再养你一个月。”

    何阡妍立刻又恢复原形,“不许反悔哦,哈哈。”

    喜欢就那样看着,心里羡慕极了。初一的生活过去的很快呀。可是忽然觉得太慢了。哥哥都要高考了。马上就要离开a中了,而自己却还在初中。

    “喜欢,你跳级吧,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一个班级里上课了。你看黎桐学长,初中的时候不也是跳级了,还有顾海棠,不知道跳过多少次了。”

    何阡妍转过头对喜欢说。张景渊将脸贴近,狠狠地用头撞了一下怀里的何阡妍。“姑娘,你是不是傻?你当谁都能跳级额。跳级很难的好不好?还要考当年中考卷子,考得上重点高中才行。”

    哥哥那么优秀,那么厉害。我,我是否可以跳级?心里这般想着,就去找到了李辰。

    “哎,喜欢,你去哪?”何阡妍只见喜欢突然跑开。

    “李辰,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看着喜欢郑重的小脸。李辰笑意满满。

    “什么事?”

    “我想跳级。”喜欢甜甜道。

    “唔。”李辰想了想,“这件事可以帮你,但是家里知道吗?”

    喜欢眼神闪烁了下,但是仍然很镇定。“知道。”

    找到了负责跳级的郑老师。郑老师对于喜欢这样品学兼优的天才少女,自然是乐意之至。手续什么的都很快。

    “对了,程喜欢同学,记得明天带来你的户口簿。”

    雀跃的心情飞快的飞跃出来。

    喜欢飞奔回家,按捺不住欢喜的心情。终于,终于可以追赶上哥哥的步伐。

    四处寻找,结果还是找不到。喜欢蹲在书房的角落里,皱着眉头。

    似乎,似乎之前哥哥高考报名的时候,拿过户口簿。是放在,是放在哥哥那里。猫着腰进了哥哥的房间,床头柜里果然躺着红本本,翻开一看,却怎么也没瞧见程喜欢三个字。

    “妈妈,为什么家里户口簿上没有我的名字?

    江依然手上的碗掉了下来。隔壁工作的陈合陆走了出来,瞧见这一幕。

    您为什么不说话、您说呀,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

    江依然不说话,有些受伤的看着陈合陆。

    别这么大声对妈妈说话。妈妈身体不好。父亲严厉起来。

    喜欢却有些歇斯底里起来。为什么没有我的名字?

    尖锐的哭喊起来,眼泪开始掉落。

    你们为什么不敢说?

    你不是我们的孩子。不要--妈妈没能够阻止。发疯似的看着父亲。

    喜欢离开之后的第二天我们在雪地里捡到了你,没有能够上户口簿,因为喜欢一出生就死了。然而你妈妈看到了你,喜欢的认为上天又将女儿送了回来。只能够把你的身份挂在无子女的表叔家。

    你不是我们的孩子。

    这几个字在耳边旋转,喜欢大哭着夺门而去。

    喜欢也许是真的疯了,她只是觉得好害怕,为什么所有的人都骗她、为什么他们都要伤害她?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要抛弃她?

    喜欢不知疲倦的跑着,日色渐退,月华如水。

    陈黎桐同苏妲看完电影回来却发现爸爸打了十几个电话,回了一个回去,无人接听。

    学长,你是有什么事吗?苏妲歪着头问道。

    啊,没事。陈黎桐按捺住心中的不安。

    突然,刺眼的灯光,少女的身影出现在前方,刹车声,叫骂声,少女依旧不闻不问的向前跑去。

    陈黎桐顿时慌了神,这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黎桐,你妹妹知道自己不是妈妈亲生的,跑走了,现在还没找到。

    陈黎桐简直是疯了,怎么会出现这种事情。立刻追了上去。

    “学长,你去哪?”苏妲惊疑不定,却怎么也追不上。只得停了下来。原来自己真的没什么重要的。

    “喜欢--”少年大声呼喊。

    而喜欢只是哭着跑着。她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从哪方来。

    天大地大,竟然无一处可为家。她是一个被世界抛弃的人啊。

    路灯闪闪烁烁,马路上没有什么影子。

    “喜欢--”从来没有那么一刻,觉得自己这样的要失去喜欢。明明自己是哪个众人称赞,无所不能的学神陈黎桐,却只能够一声又一声的呼唤。

    程喜欢忽然停了下来,也许是觉得自己的逃跑是徒劳的,转过身,长长的刘海遮住了眼睛。“你给我走开,不要过来。”她抗拒任何人的接触。

    陈黎桐满是焦虑,却不敢再动上一下。那是喜欢,是他从小养到大的喜欢,他知道她的每一个眼神,每一个动作所代表的意思,这是讨厌,或者说是厌恶。

    他只好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

    喜欢走到一个空荡荡的花园,坐在长椅上,垂下头,有些累了。

    “喜欢,喜欢--”陈黎桐声音很轻,几乎可以算得上恳求了。

    “为什么会是我?为什么我是?为什么我不是?为什么不是我?”

    喜欢头昏沉沉的,不知道在说什么。嗓子沙哑的可怜。阴沉的天,裂开了一道缝,月亮竟是艰难的钻出来了。

    然后所有的星星忽闪忽闪的出来。与此同时,到了关灯的时间,公园里的灯全部都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