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陈黎桐,你可真会伤人心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2759字

    2008年国庆节,这个节日发生了一些事情。

    陈黎桐骨折,住在医院里。

    陈合陆带着江依然去了医院,看到了陈黎桐一脸的淤青,问话,一声不吭,于是给了一巴掌,匆匆离开。

    程喜欢坐在不远的地方,看着躺在床上不吭声的陈黎桐。沉默,冷漠,或者说是淡漠。她知道陈黎桐的心很孤独,从小到大,陈黎桐和父母呆在一起的日子不超过三年。

    在程喜欢出生之前陈黎桐是被保姆带着的,陈黎桐曾经带着六岁的喜欢去看过那个老保姆,给她买了很多东西。程喜欢知道,陈黎桐渴望爱,渴望温暖,所以才会喜欢上善良的人。才会好像是相互爱上。

    喜欢坐了过去,坐到床边,陈黎桐把头埋在喜欢脖子上。狠狠的抱住喜欢。“喜欢,是不是永远只有你陪着我啊。”我的父母,根本就不关心我,不爱我,不在乎是吗?永远都只知道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从来也不会关心我,是谁欺负了我呢?

    “没事,我在。你愿意和我说发生了什么?”程喜欢摸摸陈黎桐的头。她心疼他,她不愿意他受苦。

    “我真的累了,我觉得苏妲很烦人,一次又一次抱怨,一次又一次的说要分手,可是真的分手,她又不愿意。这一年来,你和叶落玩的不错,你知道叶落是个怎样的女孩,天真,大方,爽朗,善良,可是苏妲总是觉得我和叶落有些什么?明明什么也没有,现在弄得好了,就是真的有什么了。

    这次去D城酒厅,和叶落、柳琛,顾海棠一起,可是她气势汹汹的冲过去找我,被几个男生围住,要不是叶落发现来找我,她可能就会出事了。她却打了叶落一耳光。叶落本来为了来找我,被男生撕了衣服,反而苏妲没遭什么罪。我将外套披在叶落身上,和几个人打了架,柳琛出来帮我。后来我抱着叶落离开,离开之前还让柳琛把苏妲送回家。

    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苏妲怎么会变成现在的模样?叶落受了那么大的委屈,又是江晞年的表妹,你说我不护着点?”

    听完陈黎桐说的话,程喜欢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喜欢开口。“陈黎桐,你难道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东西人们只想抓在手中么?张爱玲说,得到的有恃无恐,得不到的都在骚动。其实这句话不全对。得到的人害怕失去,所以会抓得更牢。”

    陈黎桐抬起头来,脸上鲜红的巴掌印,程喜欢赶紧出去去拿药膏,回来的时候看见叶落坐在陈黎桐身边,她选择的第一件事,竟然是扭头离开。真狼狈啊,程喜欢,你和陈黎桐一样,永远只会躲避。程喜欢默默想。

    但是这件事情,对于程喜欢,无法选择,无论陈黎桐爱的人是谁,都不是程喜欢,都不可能是程喜欢。

    一月后。

    学校里。

    “喜欢,你听说黎桐男神骨折了没有?”何阡妍一蹦一跳地说。她放下书包坐了下来。

    “听说了。”喜欢回答的很平淡。

    “你怎么能不去侍疾?”何阡妍又蹦了一下。

    “自有人心疼。”喜欢坐在初三的教室里,手指在桌洞里摸索,这里面刻着四个字,喜欢黎桐。这四个字还是当时陈黎桐上初三的时候和喜欢在上手工课的时候刻的。当时黎桐很认真地说,“喜欢,等你长大了来这个教室的时候,一定要坐这个座位,就像是哥哥永远在你身边一样。”

    “啊,你说叶落?我可听说了。”何阡妍神秘兮兮地说。

    “叶落最近和学长走得很近呢。”何阡妍抱着喜欢的胳膊。“哎呀,关你什么事啊。”喜欢只有对阡妍说话的时候,脸上才有淡淡的微笑。“苏妲念高三,叶落却参加了高考。这一看相形见绌。”何阡妍撞了一下余霁,“你说是不是呀。”

    “无聊。”余霁和张景渊正在下象棋。

    “余霁,听说你跳级了。”一板一眼,张景渊问道。

    “是的。”余霁上了马。

    “是因为她?”

    “对。眉生想。”余霁宠溺的的笑。

    “余霁竟然跳级了?和顾海棠一个班吗?听说她很厉害,是不是真的啊。好多次看了她我都不敢说话。”何阡妍邀余霁的肩膀,张景渊眉头皱了皱。

    “海棠也不过一般人。你又不是没有见过,上次奥运会,她不还请你吃北京烤鸭了啊。”张景渊如是说,“啊,张景渊,你也认识她?看起来你很了解么?”

    何阡妍拍了一下张景渊,张景渊翻了一下衣服,“别忘了在座诸位父母都毕业于a大,均为校友。你这丫头,成天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这个男神,那个女神的。”

    “对,何阡妍,海棠也认识你呀,她也很了解你,不是说你大姐何文燕是四川大学的外语系教授么?和她关系就很好啊。”余霁笑。

    “啊,没有想到她竟然还认识我,还有大姐和她还是好朋友?我大姐何文燕可厉害了,虽然现在只有二十岁,但是已经是教授了,因为外语学得非常棒,英语考了十级。听说顾海棠托福雅思都是满分。认识也不奇怪啊。”何阡妍震惊的感慨。

    “阡妍,你好。景渊也在。”顾海棠穿着网球裙走了过来,“还有喜欢也在啊。”顾海棠一笑。很多时候程喜欢都会莫名的觉得惊艳,“眉生要你去我家吃饭,余霁。”

    短短的几句话已经和在座的都打了招呼,的确是情商和智商双高的少女。程喜欢点点头。

    “好,这就走。”余霁拉了书包就走。

    “哎,还没有下完。你干嘛要走。”张景渊闻言便要去拉他。

    余霁坏坏一笑顺手一推,何阡妍扑到了张景渊的怀里。“啊,想起来了。”顾海棠恍然大悟,拉了拉喜欢,“黎桐学长在楼下等你哦。”喜欢随即起身,3人一道向门外走去。张景渊和何阡妍呆呆的。喜欢想,顾海棠总是那么会照顾人。

    走到楼下时,喜欢看到斜倚在墙上的陈黎桐,初秋微凉,他穿着白衬衫,也不怕墙上斑驳弄脏了袖子。她看见顾海棠朝他点点头离开。

    喜欢看着陈黎桐,心想,他貌似心情很不好,顺手接过喜欢的书包,喜欢难得没拒绝。

    “怎么了?手好了。”

    陈黎桐看着喜欢低下的头,蓬松的头发衬着笑脸愈发清瘦。

    “苏妲和我分手了。”

    说出来一点也不艰难。陈黎桐将喜欢拉到怀里,“今天哥哥请你玩电玩。”

    陈黎桐大一,校园活动自然是很多,然而苏妲高三,便是压力很大,总是怀疑他故意的消失不见,还有最好的朋友叶落悄悄跟着陈黎桐去上大学,没有和她说,于是她们两人分手,老死不相往来。陈黎桐是一个温和的人,无论对谁都是体贴的,苏妲的不安也的确很容易消耗他的耐性。今天叶落约自己去为街舞社宣传,自己的手好了一点,心里对叶落很愧疚,因此没有接苏妲的电话,苏妲跑来找他,拉他到一边,吻了他,然后说,分手吧。

    那一刻他竟然一点都不难过,隐隐是解脱。

    听到这里,喜欢笑了。“陈黎桐,你可真是会伤人心。”

    “我也没办法,我真的是很累了。”陈黎桐将手中的篮球投入了投篮机。哗啦啦的鼓掌声响起,好像全世界都在欢呼。投币机一阵颤抖,大把大把的游戏币被吐了出来。

    那个晚上,他们疯到了很晚很晚才回家,街边的路灯打下层层倩影,他背着她走,她唱着歌如同是以前那样拥有的快乐。

    回到家的时候,爸妈也都不在家,抱她到床上,喜欢迷迷糊糊。“哥哥,我不是你的妹妹,你会爱我多一点吗?”

    陈黎桐忽然不知所措,看着她沉睡的甜美的样子,就那么的睡着了。睡得那么安稳,真好。

    第二天陈黎桐醒来的时候,喜欢却不在家了,家里收拾得很干净。电话响了,他带着平常的微笑接了起来。

    “黎桐学长,当我男朋友好不好?”精灵般的声音,是她,叶落。

    “啊?”

    “好的,学校见。”

    陈黎桐听见对面挂断的电话,发愣。

    叶落捂住脸,窃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