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永远只有她一个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2869字

    2009年的上半年过得很快。快点让人都抓不住影子。2009年喜欢要参加中考。陈黎桐被父母抓来给程喜欢补习,只可惜的是,程喜欢,不喜欢这样。

    叶落和陈黎桐在一起的时间并不多。反而是叶落和喜欢呆在一起的时间比较多。

    “喜欢,没有想到我真的和他在一起。可是一切都好像一场梦一样不真实。”

    “因为你说你想和他在一起,我说过我会帮你的。”喜欢温温柔柔的笑。她挺喜欢叶落,感觉就像阿妍一样给你种非常开朗活泼和单纯天真的感觉。

    这一天,叶落带着喜欢来到了溜冰场,溜冰场里人不少。显然,有很多是刚高考完的学子在溜冰场里尽情的飞翔,想要发泄一下高考完的解脱束缚的感觉。

    光影绰绰,少年少女们脸上是茫然,是欣喜。“叶落,你经常来这里吗?看起来好好玩啊!”

    “我以前高二压力大的时候就会偷偷的跑到这里。”

    叶落眯着眼睛笑,谁能想到当初高二的时候,她为了能够越级参加高考,付出了多么多的辛苦。所有的人都说高三如何如何,但是叶落从来都不稀罕,叶落觉得自己高中两年的时光就足以让她感到高兴,因为那两年帮助她达到了梦想,纵使做了成堆的试卷,他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再读一年。说实话,有时几个人能够想到一个千金小姐能够吃那么多苦,去努力读书,当自己越级参加高考好消息传来的时候,父母惊讶极了。大概也只有妈妈懂她。妈妈只是摸着她的头说,叶落,只要你开心就好。

    叶落其实也知道。自己可能和他不会好太长时间了,当初她答应苏妲说,等她考取了大学,她就要留级,就会和他分手。陈黎桐是太优秀的人。她有那种说不出的恐慌感,苏妲输了,就是输在她心里,巨大的恐慌感逼迫着她,不得不抓的太紧。叶落知道自己不能犯同样的错误。但是属于一个女人的直觉。她知道有女孩子喜欢他。而她争不过他。

    陈黎桐对叶落真的挺好的,平时叶落上课下课,他会陪她一起,叶落如果想到哪里去玩,他也愿意陪她,叶落喜欢什么东西他会买给她。

    叶落想要的一切都有,只是没能够守住他的温柔。陈黎桐对每个女生都是一样的礼貌,一样的绅士,一样的温柔。

    “那可不,我现在压力可不就是大吗?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不想看见陈黎桐,整天就知道逼着我计算,逼着我学习。我每天睡觉都只能睡不到6个小时。”

    喜欢很高兴的滑了出去,在人群中穿梭,还是喜欢溜冰啊,感觉就像是飞翔,是的,是自由。她心心念念向往的自由。

    程喜欢想转眼间从知道自己的身世到现在,已经有一年时间,但是她还是没能够释怀。

    也是,怎么能够释怀?又怎样释怀。无数次自梦境里面惊醒,无数次脑海里回响着“你不是我们的孩子。”是啊,她的身份,注定是被抛弃的人。喜欢只是发了个呆,便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抬起头来的时候,却发现原来是熟人。“顾眉生?”

    “嗯,程喜欢。”顾眉生轻轻松松稳住身体。身姿优雅,果然是学舞蹈的。

    “眉生,怎么了?”余霁过来,眼睛里满满都是心疼。程喜欢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看看别人,再看看自己。“额,程喜欢。你哥在找你呢。”确保顾眉生没什么事了,余霁抬起头来打了个招呼。

    说时迟,那时快,程喜欢还没有迈出步伐,从入口处飞驰而来的陈黎桐一把拽住了程喜欢。

    “好你个程喜欢,都要中考了还跑出来玩。”陈黎桐怒狠狠地说,看来是发了大脾气。程喜欢蹲下身来,被活活拽走,只好用一只手挡住脸。

    这样的结果是,被禁足了。

    晚上九点钟,程喜欢昏昏欲睡,撑着脸的胳膊摇摇晃晃,倒在了陈黎桐的怀里,陈黎桐无语的接过她,程喜欢感觉到身体失控,睁开眼睛便看见陈黎桐的脸,惊恐地爬起来,手却按到了不该按得地方,陈黎桐登时气急,拂袖而去啊。

    程喜欢坐在凳子上,脸红耳赤的,整个人手足无措。糟糕啦,要是陈黎桐跑去和爸爸妈妈讲,那么爸爸妈妈一定会招来十个八个家教,那就没什么好日子过了。都怪后来上课自己总是忍不住睡觉,数学有一两次没考及格,所以爸爸妈妈才这么担心自己吧。或者说,是因为自己要是连A中都考不起,那就是丢了陈家的脸。

    思虑很久,才跑到外面,敲了敲陈黎桐的房门,没人回答。大概是在生闷气吧。自己好久都没见到陈黎桐,倒是也很久都没有惹过他生气了,以前陈黎桐生气,她都是亲两下就好了,可现在,她断然是干不出这样的事了。

    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小脑袋伸进去四处打量,房间里空无一人,然而卫生间里水哗啦啦的想着,原来是洗澡了啊,就坐等陈黎桐吧。陈黎桐虽然没回来,但是喜欢也会经常打扫屋子,放一些薰衣草精油,这种香气最好闻。喜欢以前特别喜欢紫色,紫色的书包,紫色的文具盒,紫色的橡皮,紫色的裙子,紫色的拖鞋,紫色的睡衣,紫色的香皂。连带着陈黎桐对于紫色也有感觉。陈黎桐十六岁的时候,程喜欢在商场里买了一套紫色的衬衫,看起来很帅气,陈黎桐只穿了一次,就舍不得穿。

    陈黎桐心里憋着火气,十九岁的少年正是长大的时候,陈黎桐经常锻炼,自然是有着结实的胸肌,精瘦的腰腹,此时水花淋了下来,陈黎桐一身冰爽,是呀,大夏天的洗个冷水澡,不正是享受么。

    其实不竟然,小丫头不懂事,陈黎桐可是有着自然人的反应。好不容易冲完了澡,陈黎桐才恍然大悟,自己冲了进来,衣服都随便的摔在地上,已经脏了,只好把浴巾系在腰间,走了出去。

    喜欢坐在床上想着,不对呀,哥哥不是已经洗了澡么?怎么又洗澡?这时候卫生间门吱呀一声,喜欢抬起头来,原本想要说出的话都被堵住,半天说出一句话。“你-你怎么不穿衣服?”

    陈黎桐也是惊讶不已,但是向来冷静的他大步上前,坐到她身边。“你有什么事吗?”这些年,虽然陈黎桐一直照顾着喜欢,喜欢小时候穿衣服洗澡都是陈黎桐干的,但是这一刻还是有些尴尬,因为自己没有在喜欢面前这样子过。每次都是喜欢洗完后睡了,他才去洗,小时候的他,少年时候的他都极有分寸。

    喜欢脸红通通的,感觉到屋子里有些炙热。“我,对不起,我下次再也不敢出去玩了。”

    “嗯,还有呢?”陈黎桐擦着头发,不紧不慢的语气却让程喜欢暗道不好。

    “对不起,我会好好努力,下次不在辅导的时候偷偷睡觉了。”

    “嗯,你下次真的不睡觉了?说话真的算数?”

    “我--”喜欢挠挠头,沮丧极了,“我也不知道啊。”

    “那你还敢保证?”陈黎桐冷笑。

    不然还能怎么样才能让你满意,这次先过了再说,我肯定不会说话算数的呢?要是我不喜欢睡觉的话怎么会让你补习呢?程喜欢表面上一脸迷糊,内心却在吐槽。

    “什么?说话不算数还敢保证。”陈黎桐站了起来,极具压迫性。程喜欢飞快的站起来跑了。“陈黎桐,你个大坏蛋,不要理你了。”

    陈黎桐看着喜欢飞快跑开,嘴角勾起一抹微笑。不紧不慢地从衣柜里拿出一套西服,穿好衣服,戴好手表,梳了梳头发,出了门。

    他知道这次来之不易的相聚的机会泡了汤,可是他不忍心和喜欢说,只得用这种方式,这样喜欢也只是会恨他,埋怨他,而不会感到很伤心。

    程喜欢在卧室里辗转反侧了一夜,觉得自己不应该那么冲动,陈黎桐怎么也是为自己好,自己却冷眼相对,实在是不对。心里想好了道歉的措辞,第二天凌晨六点就跑去找陈黎桐,照样是无人应答。推开门之后,屋子里空无一人,喜欢不信邪的走了进去,之间被子都还是像原来一样叠的好好地,卫生间里收拾得干干净净,走下楼去,厨房里,客厅里,隔间里,统统没有人。

    喜欢坐在地上,忽然嚎啕大哭起来。“我讨厌你,陈黎桐。”

    这世界真安静啊,永远都只有她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