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为什么偏偏是陈黎桐呢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2979字

    程喜欢直到中考完都没有见到陈黎桐,他就好像完全失去了信息。苏妲这时候却出国了。

    对于苏妲的出国,众人说法不一,比如何阡妍坚决认为苏妲是情殇未愈,所以要出国疗伤。

    而余霁却坚持认为是苏妲和柳琛双宿双飞,一起去国外享受时光,享受青春。额,的确是这样,在余霁十七岁以前的的世界里是没有不圆满,情殇这些字的,现在的他,只是会喜欢着顾眉生,疼着顾眉生,照顾顾眉生。只是后来当他知道了这些之后,就想起当年的话来,还觉得可笑。

    大概叶落才是那个最知情的人,因为苏妲不愿意见到她,哪怕她已经申请了留级,她还是不会原谅她。

    苏妲去了巴黎,柳琛也休学去了巴黎,有人明白柳琛的痴情,有人不懂他的转性,柳琛最信奉的话是,真正不急的灵魂是不会去计较什么,他们内心深处有国王般的骄傲。所以他不在乎时间,不在乎身份,不在乎别人所说的话,只在乎自己的目标。二十岁之前柳琛从来没有喜欢过别人,只有盲目的追逐,但是二十岁之后柳琛想好好的去爱一个人。

    顾海棠依旧是出人意料的参加了高考,并且估分达到了689分,非常有实力能够夺得今年的状元。

    这个消息按理来说不会有多大反应,因为顾海棠从来都是这样优秀。所以习惯了,人们都认为顾海棠会怎么做,她跳级是应该的,她学习好应该的,她考第一是应该的。

    在分数出来之前,顾海棠并没有出来过,顾海棠把自己一个人锁在房间里。

    趴在床上,静静地看着一本书。《瓦尔登湖》。大抵说这里是一个很安静的地方,没有城市的浮华,能够追逐的只有清晨的群山。顾海棠很安静,很安静的看着书,顾氏父母也不敢打扰她。

    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顾眉生在舞厅里练舞。余霁一直在她身边陪着她,这时候,手机传来了消息。她习舞十年后第一次摔倒。

    所有的人都在恭贺她的姐姐,顾海棠,参加高考。并估分689分。那一刻是天空崩裂。

    顾眉生是一个倔强的女孩子,她比顾海棠晚出生一分钟,而正是这一分钟,却让她和顾海棠有了不一样的人生。她从小就喜欢这个姐姐,羡慕这个姐姐,敬佩这个姐姐。也无时不刻想模仿的姐姐。

    说实话,她努力的真的够多了,顾海棠学钢琴,她就去学跳舞,顾海棠会读很多很多的书,她也去学很多很多的知识。天知道她多爱顾海棠,就有多想超越她。一路追逐,她终于可以和顾海棠一起度过了一整个高二,可是顾海棠去参加高考。她却不被父母允许。顾海棠是天之骄女一样的人物,她也是顾氏的掌上明珠,为什么还是和顾海棠差那么多?

    余霁蹲下身来抱着她,“眉生,不要难过。”

    顾眉生死死的咬住唇瓣。

    长达三个月的暑假,喜欢原本会以为自己会到处玩,可是没有想到的是,陈合陆和江依然回了家,说这次会好好住上一段时间。程喜欢自然没有任何不满,心里也没有什么惊喜。这十几年来,孤寂惯了,倒是不太习惯一家子住在一起。

    程喜欢去学校填志愿的时候碰到了陈黎桐,陈黎桐骑着摩托车载着顾海棠,顾海棠笑着,灿若春光。当真是郎才女貌。羡煞旁人。只是叶落该怎么办?

    领到A中毕业证书,毕业典礼上,顾海棠作为毕业生代表发言。白衣红裙,清纯少女,腹有诗书气自华,果然是女神级别的人物。

    程喜欢笑,她知道她,她在高台上演讲,她跳过很多级,她越级高考689分问鼎状元,她钢琴十级,英语八级,她优秀的不可思议。

    顾海棠,是个让所有人都讨厌不起来的人,处事大方,家室良好,颇有才情,芳华十六,灿若桃夭。

    喜欢会抱着不会写的数学题哭,而顾海棠不会。

    顾海棠可以画个淡妆从同学们羡慕的眼神里匆匆出去,奔赴下一场演讲比赛或奥赛。而喜欢从来都只是坐在那里,是一个别人不曾注意的存在。从始到终,喜欢散发的光,抗拒着任何人的出现,除了何阡妍。

    倦怠,总是会有的,无来由的,铺天盖地,吞噬着她的自制力、爱与梦想,程喜欢的喜欢凉薄的透入骨髓、

    “喜欢,我知道,你的心里是冰凉的,是比陈黎桐还要冰凉。”叶落那么说。

    程喜欢,只有看见陈黎桐的时候才是最快乐的。是不是这样。

    是啊,可是当那个女孩子微笑着靠在哥哥身上,哥哥笑着说:“喜欢,你看,这就是顾海棠姐姐,你就要像海棠姐姐一样发着光。向她学习。”那一刻程喜欢真的是没来由的彻头彻尾的孤独。喜欢会抱着不会写的数学题哭,而顾海棠不会。

    顾海棠可以画个淡妆从同学们羡慕的眼神里匆匆出去,奔赴下一场演讲比赛或奥赛。而喜欢从来都只是坐在那里,是一个别人不曾注意的存在。从始到终,喜欢散发的光,抗拒着任何人的出现,除了何阡妍。

    倦怠,总是会有的,无来由的,铺天盖地,吞噬着她的自制力、爱与梦想,程喜欢的喜欢凉薄的透入骨髓、

    “喜欢,我知道,你的心里是冰凉的,是比陈黎桐还要冰凉。”叶落那么说。

    程喜欢,只有看见陈黎桐的时候才是最快乐的。是不是这样。

    是啊,可是当那个女孩子微笑着靠在哥哥身上,哥哥笑着说:“喜欢,你看,这就是顾海棠姐姐,你就要像海棠姐姐一样发着光。向她学习。”那一刻程喜欢真的是没来由的彻头彻尾的孤独。

    “叶落,你和陈黎桐要分手了么?”喜欢淡淡的笑,却没有半点讥讽的意思。

    “是的,我知道即使我那么爱他,他的心也未必能够容得下我分毫。我不知道怎样才能留下他,于是我选择放弃。”叶落也笑。

    两个姑娘坐在深夜无人的街头手上拿着啤酒。

    那是程喜欢的十四岁,叶落的十七岁,顾海棠风华无限的十六岁,是陈黎桐的十九岁。

    “喜欢,你说陈黎桐最后会和谁永远在一起?顾海棠会是他的终点站吗?”“喜欢,这天下还有那个女生能够打败顾海棠?”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当年顾平生姑姑和叶终年叔叔好像也是从校服到婚纱,很幸福呢?”程喜欢又大口的灌了一口酒。

    “叔叔当年好歹也是小王子,只是遇见顾家的女人便乱了阵脚,缴械投降。”叶落呵呵的笑,确实有些痴了。“我们叶家的人永远打不过顾家的。”“叶落,以后你会遇见更好的人。”

    “为什么偏偏是陈黎桐呢?”

    叶落苦笑的砸吧了嘴巴。

    “喜欢,我最喜欢陈黎桐了,喜欢了整整四年。那时候只要看见他,就好像看见了光。”

    程喜欢穿着小短袖,宽松的长裤,叶落穿了一件中长袖的蝴蝶衫,牛仔小短裤。就这两个小姑娘竟然也有但在在深夜无人的街头喝酒。

    顾海棠的细心,足可以发现此时陈黎桐的焦灼与江晞年的心不在焉。学校局汇报了整个酒城,灯红酒绿,肆意欢畅。陈黎桐不高兴。

    “黎桐,你怎么了?是不是有事?”

    “恩,海棠,你帮我应酬一下。晞年,我们去谈谈公司的事、”然后两个人匆匆离开。

    顾海棠抿了抿手中的红酒,有时候不说话,不争才是最好的选择。

    “晞年,你和喜欢关系很好你知道她会去哪里么?”

    “之前你不是看着叶落带着喜欢离开的么?喜欢是你妹妹,叶落是你女朋友?”

    陈黎桐被这一句话震的半天回不过神来,竟然回不了一句,心里泛起浓浓的愧疚。

    他不是称职的哥哥,他不是称职的男朋友。他竟然还要问别人自己的妹妹喜欢去哪里。

    江晞年的声音又平复了下来。“叶落那丫头看你和顾海棠不清不楚,自然心里不舒服,她平时就爱玩,我们去电玩厅看看。”

    奔驰停了下来,陈黎桐和江晞年从车上下来,便看见叶落和程喜欢傻傻的坐在那里礽酒瓶。

    “喜欢,你怎么喝这么多?”

    “是你,陈黎桐,滚开啦,不许过来。”叶落一下子打开他伸来的手,抱着程喜欢不撒手。

    “叶落,回家去。”江晞年走上前来。喜欢大概是又醉又累,睡着了。

    “阿年,陈黎桐大坏蛋。”“阿年,陈黎桐喜欢别的女生了。”“阿年,抱抱。”“阿年,你抱抱。”叶落听到江晞年的声音,撒开了手,冲着江晞年甜甜的笑。

    江晞年看了看这个从小一起长大的发小,无奈的一把抱起她就走。“我们回家。”

    临走之前,叶落忽然清醒起来。“陈黎桐,我跟你分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