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1804字

    顾平生与叶终年的故事。

    那时候顾平生是一个颇善古典舞蹈的姑娘,总是一袭长裙,气质出尘,斩获无数大奖。

    叶终年喜欢打架,玩摇滚,在业内有不菲的名气。

    “唉,好累啊。”叶终年从一个又一个学生手里拿回自己的作业本后坐在桌上感慨。是不是还有小粉丝经过,丢下巧克力或零食。

    “好无聊啊,叶终年,我们去酒城玩吧。”

    “好啊,我们马上就去。”

    八十年代后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过大江南北,酒城便是最好的见证,大屏幕里放着歌曲,还有奏乐,大的舞台也有灯光闪烁。

    夏至是叶终年很好的哥们,也是乐队的贝斯手,叶终年既是吉他手,又是主唱。

    至此终年乐队很红,好吧,叶终年19岁,大二,叶终年很叛逆,怎么说?追十几个女生,无疑例外,都被追到了,而且他只是追到手,却从不主动不牵手不拥抱。?

    那时候,女生和男生连拉个手都可能被开除,然而叶终年却从来没有被开除。

    “I am tied by truth like an anchor.Anchored to a bottom less sea.

    叶终年跳上台,抓着一把木吉他。

    优雅而抒情的歌曲绵延开来,魅惑的男音,将人的灵魂深深打动。

    “I am floating freely in the heavens

    Held in by your heart’s gravity

    Everything you do

    Anything you say

    You want me to be

    Fading away”

    “哇奥。”“叶终年。”“终年。”“嗷呜。叶终年。”

    “Even though sometimes,

    I don't know who I am

    I am you..

    Everything you do

    Anything you say,

    You want me to be

    You and me..

    We're charms on a chain

    Linked eternally one we can't undo, ohhh

    I am you...

    全场欢呼声一片。顾平生是那种乖乖女,中国古典文化熏陶出来的气质型美人,但是也确实挺喜欢国内兴起不久的摇滚乐,有些好奇的从楼上纵身一跃,拽住红绫飞到了舞台之上。

    那一眼或许是宿命,白衣粉裳,惊鸿一瞥,平生一顾,至此终年,叶终年。陷落。

    “I am tied by truth like an anchor

    Anchored to a bottomless sea

    I am floating freely in the heavens

    Held in by your heart's gravity

    All because of love

    All because of love

    Even though sometimes

    You don't know who I am

    I am you..

    Everything you do

    Anything you say,

    You want me to be

    You and me..”叶终年如同潇洒的王子,他拉住从天而降的美人,深情如许。

    顾平生最喜欢的摇滚歌曲,有着古典文化的情怀,接过话筒。黄莺初啼,天籁之声。勾魂摄魄也不为过,简直是要让耳朵都要怀孕了。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酒逢千杯知己少。

    “We're charms on a chain

    Linked eternally one we can't undo

    And I am you

    La di da di da da

    La di da di da da

    La da da

    All my senses awaken to the changes yeah

    And I feel alive inside my own skin

    All my reasons tell me just how strange it is

    Coming home to a place I've always been

    And it's all for love

    And it's all for love

    叶终年红了脸,拽着顾平生,飞奔离开。

    北塔最高处,夜色朦胧弥漫,顾平生依旧呆呆的,看着眼前这个拉着自己一路飞奔的男孩子,坏坏的样子。

    “你是谁?”

    “叶终年。”

    “啊,我知道你。”顾平生回神一笑。她怎么会不知道叶终年,叶终年,她想了很多很多次的名字。顾家的家教太过严格,十八岁的顾平生是没有什么自由的,她只能偷偷的去喜欢国外传来的新音乐,偷偷的学习,在家里永远都是古筝,钢琴,顾家是音乐世家,所以顾平生作为顾家的小女儿只能够学着那些高雅的乐器,过着不是人间烟火的生活,就是今天,实际上也是偷偷的溜出家门,虽然知道自己和一个陌生人在外面,这么晚不好,可是叶终年是谁啊?是顾平生的偶像。也是这一代的混世魔王,玩摇滚,进娱乐圈,原本在众人的眼里,都是上不了台面的东西,但是叶家不约束他,他的自由才这些大家族里人的普遍向往。

    “你叫什么?”叶终年一本正经起来,倒是有几分偏偏浊世佳公子的样子,却惹得顾眉生一笑。

    “顾平生。”

    “嫁我可好?”

    “为什么?”顾平生又是无辜一笑。纵然心里砰砰跳个不停,但是出于礼教,面上却是半毫不显。

    可是下一刻,他俯身下来,以至于顾平生浑身的感官都被放空,只剩下唇部滚烫的触觉提醒着她正在发生的一切。他覆上了她的唇。他温柔而用力地压了下来。他撬开了她的双唇长驱直入。他揽住她的背低声说:“放松,顾平生。”

    这一刻的她变成了好像是被捏造的泥人,呆呆地任由他引领着自己走向一片茫然未知的地方,越陷越深,越陷越深。

    情不知何起,一往而情深。

    然而明知会越陷越深,她也丝毫不想抽身。

    从来没有人这样对过她。

    “平生一顾,至此终年。”叶终年说了这辈子第一句也是最后一句情话。

    也正是这句话打动了顾平生。

    这一刻忽然响起了敲门声。

    咚,咚,咚。

    心脏简直快要跳出胸腔,害怕被人发现的羞耻感一瞬间达到顶峰。

    突然有人走远,顾平生才平下心来。

    “刚才是在做梦吗?”她天真的说。

    又一个吻封住了她微张的嘴巴。

    直到她回家之后,忽然才意识到,薄怒道:“那个混蛋,竟然敢轻薄我--”

    叶终年向顾家求亲,顾氏自然是舍不得将女儿嫁过去的,都是长辈们看着长大的,谁不知道叶终年这个混世魔王?但是叶终年为了美人,什么事都可以做得出来。放弃娱乐圈的浮华,只要顾平生。也是这句话打动了顾家人。两个人订婚。

    从此叶终年收了所有顽劣的性子,收了到处沾花惹草的性子,退出了娱乐圈。

    两人一起去国外上了大学,后来又是十里红妆,凤冠霞帔娶了顾平生,后来隐居。

    可是这两个人的故事却成了三代人津津乐道的佳话。呵呵,真好。平生一顾,至此终年。

    人这一生会遇到过很多个人,或早或晚会遇到那个你爱着的人或爱你的人,很少有人相信一见钟情,于是总会一次又一次的错过,如果你渴望日久生情,那么请抓住初遇时候上帝抛来的橄榄枝。

    纳兰有诗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必秋风悲画扇。”如是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