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海棠不惜胭脂色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2981字

    海棠不惜胭脂色

    顾海棠的十六岁之前的时光是带着天之骄女独有的骄傲。十六岁那一年是第一次单纯的为着自己去做一件事。十六岁之后再也没有单纯的快乐了。

    顾海棠所在的顾家,是音乐世家。从顾海棠的曾祖伯父开始就是有名的音乐家,擅长小提琴的顾君尧是过往时候有名的音乐家,祖父顾临安是钢琴家,祖父顾天远是大提琴手,钢琴家,父亲顾缙绅是钢琴师,调音师,吉他手,姑姑顾平生是古筝极好,古乐器全通的音乐天才。

    浓浓的音乐教养氛围,使四岁的顾海棠过早的展示了自己在音乐上的天赋。

    四岁之前的顾海棠是像孩子一样的单纯天真,四岁那年,姑姑顾平生和父亲告别,父亲弹了一曲《月光曲》聊以告别妹妹,姑姑顾平生则是素手纤细,拨了一曲《长相思》。这时候,顾海棠唱起了歌。“长相思,在长安,洛纬秋啼金开阑,微霜凄凄潭色寒,孤灯不明思欲绝,卷帷望月空长叹。美人如花隔云端,上有青冥之长天,下有绿水之波澜。天长地冤魂飞苦,梦魂不到关山难。长相思,摧心肝。”

    顿时惊诧众人,顾缙绅难以置信的看着才四岁的小人唱出如此精确的音色,而且她竟然听出来了这是《长相思》。

    顾平生高兴的抱起了顾海棠,微微笑道。“海棠,告诉姑姑,你刚才听爸爸弹的是是什么?”

    “是贝多芬弹给他妹妹的《月光曲》,爸爸刚才弹的时候,内心悲伤,所以琴音里多了一些悲怆,听起来感觉是在一个下雪的天,目睹着所爱之人的离别,月光流泻,却都是不舍的离别。”彼时的顾海棠虽然是个孩子,但是却吐字清楚。

    “哥哥,海棠必将成为音乐界的明日之星。”二十六岁的顾平生抱着四岁的顾海棠对二十八岁的顾缙绅说。

    “顾家长女必将惊艳天下。”顾缙绅眼睛里无法掩饰的惊喜。

    也正是应了这一句话,从此顾海棠光芒愈盛。顾海棠五岁的时候自创了钢琴曲,七岁的时候夺得了当时举办的少儿钢琴全国锦标赛冠军,九岁的时候就考到了钢琴十级,当时一首《月光曲》弹完,全场震惊,专家们掌声如瀑。

    无论到哪里,人们口口相传的都是顾家的顾海棠,惊人的才华,音乐的天赋,上帝的宠儿。

    十岁的时候,顾海棠在维也纳金色的大厅里演奏,手指敲响琴键,仿佛是坠入人间的精灵在独奏着自己的故事。

    十二岁的时候顾海棠会了十几种乐器,钢琴,小提琴,大提琴,吉他,乌克丽丽,古筝,笛子,箫,古琴,琵琶等,同时顾海棠说着一口流利的英文和法语。在语言上的天赋也溢于言表。

    十三岁那一年顾海棠参加英语演讲大赛,一路过关斩将来到了最后的舞台。那个主考官是一位德高望重的翻译家,专于对诗歌的翻译,所以他眼里的翻译必须要信守着“信、达、雅”的信条。决定顾海棠是否能够成为冠军的最后一道翻译就是他出的。“Notnow,when?Notme,who?”

    顾海棠微微笑,非常迅速而自信的说出自己的答案。“此时此刻,非我其谁?”

    满堂掌声,专家也是赞不绝口,但是仍有些迟疑。这时候陈黎桐站了出来。他是带领团队的队长。“毫无疑问,顾海棠是对的。此时此刻,舍她起谁?”

    这时候翻译官满意的按下了通过的按钮。顾海棠就那么看着陈黎桐,她知道陈黎桐想来就是个天才,不输于她,因为顾海棠的天赋很大程度上还是依赖于大量的练习,陈黎桐却是真正的天才。此时此刻,舍我其谁?这才是最完美的翻译,不是么?是陈黎桐帮了她。她看着陈黎桐的时候,陈黎桐对她笑着,那一刻好像世界里进来一道光。

    后来拿了全国英语演讲大赛冠军,顾海棠在家里顿时开始有了自己的想法。顾缙绅问顾海棠想要什么礼物?顾海棠笑:“爸爸,给我一万本书,我在成年之前看完。”

    这才是顾缙绅最想听到的答案。顾眉生在试妈妈最新买的裙子,顾海棠在看书。顾眉生在跳舞,顾海棠在看着书。顾眉生在外面玩耍,顾海棠在看着书。顾眉生在逛街,顾海棠在看着书。

    十三岁之后,顾海棠一直和书在一起生活。顾眉生从来没什么印象,顾海棠究竟看了多少的书,反正家里两个书房八个书架都是顾海棠的书,顾眉生也看书,但是不会看那么多,只要是和书本有关的顾眉生了解透了,便不会深究,顾海棠却执着的去弄懂。

    顾海棠上学的时间不多,但是还是飞快的跳级,经常考第一。六岁的时候上一年级,顾海棠和顾眉生一起去的,顾海棠上了一节课就跑回了家,所以只好把她放在家里,培养她弹钢琴。顾眉生是在睡醒之后发现姐姐不在的。哭着也跑回了家。小学时候就无疾而终了。顾海棠在家里接受系统培养。顾眉生说要学跳舞。被送进了A中附舞蹈学校,是在A中里另外单独设的培养艺术生的学校。余霁就读于A中附小,两个人天天结伴回家。

    顾海棠比顾眉生早出生一分钟,两个人还是同卵双胞胎,小时候虽然长得一模一样,但是爱好却不同,顾海棠喜欢安静,顾眉生活泼,顾海棠从来都不撒娇,顾眉生说话软软的。

    后来越长大,顾眉生和顾海棠长得像,但是气质就完全不一样了。顾海棠是清清秀秀,顾眉生是倾国倾城。

    海棠不惜胭脂色,眉生倾国又倾城。

    但是顾海棠有一种让所有人心悦诚服的魔力,单单是坐在那里就让人心生尊敬。

    可是也许就就是因为这样,顾海棠没有一个特别要好的朋友,哪怕是和顾眉生都是亲近之外多了一些疏离。

    顾海棠有时候也会难过,自己为什么没有感受到青春的快乐,可是还是能够安安静静的读书。书读得越多,心里的口子拉的越大,越空。

    2007年顾海棠十四岁高一,顾眉生初三,2008年顾海棠高二,顾眉生跳级高二,2009年顾海棠十六岁大一,顾眉生高三。2010年顾海棠修满学分,顾眉生大一。

    顾眉生紧紧地追着顾海棠,顾海棠奔跑着,从不停留。

    十四岁的顾海棠是学校里的明星,总是在同学们的眼里来去匆匆,很少的上课,却总是考第一名,十五岁的顾海棠在教室里呆的时间多了很多,但是每天就只是在那里看书,写作业,顾海棠的教材很厚,和大家的都不一样,被素雅的包装纸包扎的好好的。有好事的人前去看过。原来是大学里的新概念英语,和一些高级数学的基本原理。

    后来这件事传开了,顾海棠身上散发的光芒已经成了一道隔离墙,炙热的发烫,男生们的眼光里不自觉地带了一丝高山仰止,女生们的目光里没有嫉妒的,只是距离太大了之后便敬而远之。顾海棠不是很喜欢说话,但是说话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听,因为顾海棠很照顾别人,特别懂礼貌。

    偶尔上课的时候老师不会什么题目,顾海棠会讲解得很通透,习惯了顾海棠的优秀,面对顾眉生的时候又都成为了讨好。顾眉生是没有什么架子的,热情的好像一把火。顾眉生长得很漂亮,也很聪明,随和极了,说话的时候声音听的人心里发软,追顾眉生的男生也很多,顾眉生也不拒绝,但也从来不同意,余霁是永远在顾眉生的身边的,起初,众人都猜测,最后顾眉生会和余霁在一起,时间长了便也习惯了。

    顾海棠高二的时候很悠闲,至少顾海棠自己是这么想的,看着当初买回来了一万本书,只剩下基本没有看完,夜里也能睡个六七个小时,早晨能够去跑一圈步,白天写写作业,上上课,真的挺好。高二的时候顾海棠没参加多少比赛。顾缙绅和柳夏浅都存着让顾海棠参加高考的心思,顾海棠也是这么认为的。参加高考这件事是没有和顾眉生说的,顾眉生知道的时候是高考的前三天,顾海棠从班级里消失,回家备考,顾眉生逃了课回家,却只见到顾海棠坐在家里花园里的秋千上,旁边站着一个男生长得很好看,是的,很好看,顾眉生天天照镜子对着自己的脸,但是从来没有想过自己有一天会对这一张男生的脸说好看,是的,好看。好看到顾海棠满肚子的火气全都消失了。她走上前去,难得的害羞,

    “姐,你为什么参加高考这件事都不和我说。”

    “啊,重要吗?”“当然,我可以陪你啊。”

    “不行,你之前才跳级读高二,怎么能够只读一年?”顾海棠摇摇头,从秋千上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