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曾不顾一切等待过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3574字

    天呐,过的是什么日子?

    程喜欢撇了撇嘴,然后冲进雨中,跑了两脚后,便不想再跑了。“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在同个屋檐下,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随意哼上两句歌曲,其实也没有什么,不过就是下雨了,本来在雨里行走也是一种悠然。

    陈黎桐拿着伞来接顾眉生,却看见有女生在雨里飞奔,后来又停下,虽然觉得奇怪,但是却又觉得好奇,究竟是怎样的女生呢?有着一头利落的短发,于是把手中的伞丢给旁边的一个人。“你,把这个给顾眉生,告诉她,我走了。”然后自己也跑入风雨中,跟着那个女孩子。

    那时候顾眉生十六岁,跃跃欲试参加高考,余霁陪着她两个人努力的认真的学习。

    那是四月的天,天空还有微微的冷意,暮春时节,雨水洒在身上心里的确安静些。

    那时候顾海棠十六岁,天之骄女,海棠黎桐,都是植物,多好,所以站在一起才那么的相配。

    那时候程喜欢十四岁,高一,想要变得更优秀,中午从来不睡觉,每天看好多好多的书,向往成为像顾海棠那么优秀的人,会留到图书馆待到十二点,会想着好好考试早点毕业。早点离开家。

    一头短发甩来甩去,陈黎桐不紧不慢的跟着,只见少女不经意间转过的头,露出的侧脸,竟然是喜欢,四目相对,女生越走越远。陈黎桐停住了脚步。陈黎桐难以相信,喜欢为什么会剪掉那么长的海藻般的长发?为什么会一个人在风雨里面奔跑。怎么能够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子?不过是才过了两年,喜欢就变了么?自己怎么会这么不了解喜欢?是因为太照顾海棠,关心眉生,所以忽略了喜欢吗?想这件事的时候,风雨小了一点,回过神来的时候,喜欢早就不见了。

    “陈黎桐,你不是傻?你来的时候顾海棠没多给你一把伞?”顾眉生打着伞慢慢的走过来,看着风雨里站立的男生,心里好心疼。陈黎桐摇了摇头。“余霁没和你一起?”

    “我才不想和他在一起呢?”顾眉生皱了皱眉头。

    “我还有事,你自己走吧。帮我和海棠说,我今天不回学校了。”陈黎桐一转身就跑了。

    顾眉生跺了跺脚,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喂,余霁,我被放鸽子了,快来接我。”

    电话那边是温润的声音,“你在哪?”

    “校门口。”

    “呆在那里别动,等我。”

    程喜欢回到了家,浑身湿透匆匆的洗了个头,洗了个澡就去了陈黎桐房间里睡觉,中考之后她开始喜欢在陈黎桐床上睡觉那里最僻静,隔音功能极好,还有许多书,家里常常只有她一个人,就是她的天下。

    于是喜欢更加清瘦,一米六的身高却仍然只有七十多斤,残酷而又压抑的生活让喜欢几欲窒息。喜欢的高一布满阴霾,初到重点中学的压抑,数理化无情的压迫,偏于理论的喜欢完全被牵着鼻子走。开心的时候她疯狂的读书写字,痛苦的时候她抑郁的失声痛哭。生活全部的全部让喜欢变得沉默起来。要怎样才能打开心扉?楚昊如是问。喜欢每一次开心地打招呼的背后,是心里深深的痛苦。

    记忆里永远是那个场景,漫天的大雪飘落,仿佛满城的飞絮,那是埋葬世界的大雪,雪封三千里,被白雪丝绸裹着的婴儿沉睡着,被温暖唤醒的那一刹那,懵懂的大眼睛里却射出了看破虚空的寂寥,多么希望像雪人一样在太阳出来的那一刻融化,就不用再承受这红尘之苦。

    也许数百年的等待,早就已经磨灭了她内心对于温暖的渴望,可是还是有人找到她。他站在她身边,抱起她,吻了吻,就像是唤起了睡美人,奇异的光温暖了冰冻的心脏,两个孩子一大一小睡在一张床上,脸上是甜蜜而天真的微笑。

    那个漫天星光的夜晚,面目坚毅的少年说:“我会永远喜欢喜欢。”

    反反复复的梦。

    喜欢觉得自己就要疯了,爬起来打开笔记本,又开始写那个故事。那女子玉立石岗之上,白衣胜雪,翩然若谪仙。皇帝的梦里总是出现那个谪仙般的女子。又是一次午夜梦回,皇帝混沌的眼里突然冒出泪光。

    那是多少年以前的故事了?为了获得重臣的支持夺取帝位。他不得不娶其女,抛弃民间所爱。他曾许诺白首不相离,却最终还是抵不过满朝荣光。寂静的江畔泊着一叶孤舟,仿佛一个漫长的等待,从寒水瘦倒碧潮茫茫,等待的人还是没有归来。从年华如玉到老去鬓白。忽然间想起,我与凤凰初见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初见凤凰,她不知道,我等她,已等了百年。

    喜欢摇了摇头,为这个漫长的写不完的故事头痛不已,也为自己渺茫的前路苦恼伤神。

    喜欢想了想,又翻出笔记本,握住钢笔一字一顿的写了一行话,却不知道该给谁。

    “如果有一天你突然来看我,

    就如同从前的某一天你突然离开我,

    如果那时的你再也找不到已经现实的我,

    请你一定要记得,

    那时候的我,

    曾不顾一切等待过。

    因为爱,所以深爱。

    因为伤,不愿回头。”

    陈黎桐就坐在喜欢的床上,和喜欢只有一墙之隔,一蓝莲花灯闪着。面前铺着的是一大五颜六色的信纸,密密麻麻的是漂亮的楷体字或者英文,点点滴滴的幸福,点点滴滴的苦恼,点点滴滴的思念,点点滴滴的痛苦。

    原来喜欢会这么孤单,这么努力,都是为了他。可是他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也不能做。,喜欢累的倒在床上,睡过去。陈黎桐才走进门来,坐到她身边,关了电脑。摸了摸她发烫的额头,打来凉水,用湿毛巾冷敷,然而终究不行,她的小脸通红通红,给她换了衣服,抱着她去了医院,打完吊针,索性她睡得太沉,什么都不知道,这么一番折腾,也带她回家。陈黎桐才飞快地离开了。

    “几乎是你一般的生命,是我所知的秘密。程喜欢在陈黎桐关上那扇门的同时醒了过来。“忽然想起你,那时她青春期,,会莫名的哭泣,心心何怜惜?长青共此意。”手机响起来的闹铃铃声是喜欢自己唱的歌曲。

    程喜欢。

    程喜欢。不知不觉陈黎桐在稿纸上写了一遍又一遍她的名字。宿书揶揄的笑,“哟,黎桐,这是谁呀?”“女朋友较喜欢么?”刘颖也说。“不是学院新女神顾海棠么?”“那么是移情别恋?”几个人议论起来。

    顾海棠手上的书掉落下来,班级一瞬间安静,陈黎桐抬起头来看了一眼,顾海棠那么淡淡的看着他,仿佛能够看穿他的心思,一时之间莫名的有些心虚将桌子上的草稿纸撕了下来捏成一团丢进桌洞里,才走上前去,蹲下来为她捡书。“你来了。”算是打了招呼,顾海棠也迅速捡起了书,两个人坐了下来。陈黎桐说:“我睡了。”然后就趴到桌子上。顾海棠握着书的手紧了紧,终究还是没说话。

    她,累了。尽管一次次告诉自己不要在乎,可是还会在乎他和她说的每句话,他的每个表情,每个细微的动作,对别的女生的好,他说她最好的一点是什么都不在乎,可是如何能不在乎?她所谓的不在乎是在乎的紧呢?可是所有的人都不懂,顾海棠的从容不迫,顾海棠的大度,有几分是出于真心?她不喜欢这样做,她却必须这样做,完美主义,强迫症,顾氏的女儿,哪一个不是天之骄女?从小爸爸妈妈要求她什么都要做得最好,所以明明和顾眉生是双胞胎,爸爸妈妈对自己和对顾眉生都是不一样的,会宠着顾眉生,可是绝对不会娇惯顾海棠。顶着长女的身份,必须从小到大的优秀。

    “陈黎桐,今天晚上我要考试,我先走了。”下了一节课,顾海棠拿起书离开。陈黎桐没有起身。

    顾海棠找到了柳琛,眼泪终于流了下来再也忍不住想要哭泣的冲动。“柳琛,表哥,我,我想我要离开了。”

    “怎么?他欺负你了。”

    “没有。”顾海棠终于忍不住了,这个骄傲的女孩,从小到大就像是永远优秀的存在,却哭了。

    柳琛那么看着她,忽然想到这些年,他看着陈黎桐和一个又一个女孩在一起,那些女孩子一个又一个的伤心哭泣,他想不通,为什么,要这样。

    柳琛找到江晞年。“阿年,你说黎桐是怎么了?这些年,苏妲,叶落,顾海棠,他究竟想干什么?还不包括平时他随便聊聊的女生。”

    江晞年叹了口气,“很多时候,我们都在感慨着,青春的逝去,很多时候,尤其是每个安静的夜晚,那种心里的无力感越发明显,我们都在这里,惋惜着,未曾到来的未来,未曾过去的过去。”

    说了这么一串莫名的话,柳琛也沉默了。柳琛是顾海棠的表哥,当然也是顾眉生的表哥,但是从小柳琛的心疼的是顾海棠,是啊,顾海棠那样的女生,骄傲地将一切的苦吞在肚子里。他看着她一天天长大,一天天冷下去。不管表面上,顾海棠何等的风淡云轻,何等的潇洒自然,柳琛都知道顾海棠心里说不出的苦。顾海棠从来都不争,从来都不抢。只是单纯的希望让别人幸福。柳琛知道姑姑柳夏浅向来都是疼惜顾眉生的,不让顾眉生辛苦的练习。所以顾海棠必须要承受这些。

    还记得那天顾海棠给柳琛打电话。“哥,我谈恋爱了。”

    彼时他正为苏妲泡一杯咖啡,听到这个消息勾起了微笑。他知道顾海棠刚刚高考完不久,考了状元,可是顾海棠却说的是她谈恋爱了。顾海棠是把柳琛当做自己最好的哥哥的,所以才会无话不说。

    “哟,谈恋爱了。是哪个帅哥上了顾海棠的心啊。”

    “你认识。”顾海棠失笑。

    “啊,认识,余霁?不对,是顾眉生的相好,张景渊,也不对,喜欢阿妍,江晞年?不对你的胃口。猜不中。”

    柳琛笑嘻嘻的说了好多名字。

    电话对面的顾海棠倒是急了。“不对,不对,哥,你猜错了。是陈黎桐。”

    笑容就僵在了柳琛的嘴角。怎么会是陈黎桐?看了一眼苏妲,苏妲听到对话的声音身体也僵了。

    “陈黎桐?你怎么会--”

    “他和叶落分手了。”顾海棠急切地说,像个天真的小女孩。

    他手一抖,咖啡杯掉了下去,滚烫的咖啡飞溅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