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二章 度此余生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8本章字数:2452字

    “阿景,听说俊威哥哥回来了啊。”何阡妍高兴地跑了进来却看见了这一幕。

    但是地上的两个人没有察觉到。

    “张俊威,你现在是和何阡妍在一起么?”

    “没有,不在一起。”你休想打她的主意,我知道你什么都喜欢抢。张景渊翻过身来就是一拳。

    “我可不相信,你那么护着她?我可是很感动。除非你现在找别的女生谈恋爱。”

    “要你管啊。”两个人打了起来。

    “那么我喜欢阿妍,就让我和她在一起好了。”

    “你,我不会同意的,就算我永远都不和她在一起,你也不要肖想她。”

    “呵呵,张景渊,原来是这样啊。好,我走,我再也不回来找你了。”何阡妍走上前去就是一脚,然后跑开了。张俊威吃痛,靠,这踢得明明就是我,怎么还生气的跑出了。

    “都是你干的好事。”张景渊狠狠的一拳打在了张俊威的脸上,连个熊猫眼凑齐了。张俊威躺在地板上哈哈大笑。笑着笑着眼泪就掉了下来,自己已经无可救药了,那就希望弟弟能够幸福一点吧。

    脑海中陷入了回忆。那时候,张俊威十六岁,喜欢上自己的外语家教老师,可是那个女人,长得一副好皮囊,却是实实在在的坏透了,她把他拖入地狱,他在她的引诱下,一步一步堕入深渊,后来父母大概是绝望了,给了一张支票,送他出国,整整四年,他在国外纸醉金迷。可是心里却是一片荒凉。瞧,就连弟弟也瞧不上自己。

    程喜欢正在散步,手机忽然响了。

    “喂,阿妍。”听到喜欢说话的声音,何阡妍泪如雨下。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喜欢听到了也很难过。

    “你知道吗?我好喜欢好喜欢张景渊,可是我陪他长大,陪他经历那么多,他也从来没对我说过他喜欢我的话,我等待的够久够长了,我都哭了好多好多次,但是他从来都不知道,我真的好辛苦,我等得好累呀!”

    “乖,阿妍,你慢慢说,不要着急。”

    “是张景渊,我今天到他家里去,我亲耳听到他说他是绝对不会喜欢我的,他永远都不会和我在一起。他会和别人谈恋爱,他永远都不会喜欢上我。喜欢,虽然我等了那么久,我一直不断地试图说服自己喜欢他,只是关于我自己的事,和他无关,可是听到他说的话,我的心里还是很难过。我感觉我所谓的爱情就是一场无望的行程。”

    何阡妍说的话字字诛心,喜欢也心疼,或者说感同身受,我所谓的爱情啊只是一场无望的行程。程喜欢的心被狠狠的揪着。

    “阿妍,你在哪里?”

    “我在酒城。”喜欢便听见对面的电话挂断,大概真的是喝了很多酒。喜欢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伤心,阿妍愿意和她分享所有,包括悲伤,她却不能帮她。

    拿出手机发现是张景渊的号码。“张景渊,你是不是该清醒一下?”喜欢清冷的声音唤醒了张景渊浑浑噩噩的心。“程喜欢,阿妍在哪里?为什么我找不到她?”

    “这该是我问你?你凭什么这么对阿妍?就算你不知道她怎么想,你也没必要这样伤人。”

    “程喜欢,你快说她在哪?就算我求你。”张景渊疯了似的四处张望,夜色已经降了下来。张景渊脸上还有大块淤青,衣服也皱巴巴的。

    “你说,今天发生什么事了?”

    “今天张俊威回来了,他和我说。如果,我要是喜欢阿妍的话,那么他就会去追她。什么太多可以抢,但唯独爱人不可以,我喜欢的人,是阿妍,我和他打了起来,可是阿妍,不知道什么时候听到了。我不知道她听到了什么,但是她很难过,她哭了,那一刻我真的后悔啊,早知道,我就一定不会说出那句话,我是真的喜欢阿妍,所以宁愿不和她在一起也要保护她。”

    “你口口声声说,你是爱着阿妍,你是为她好,可是你从来都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她愿意这样吗?她愿意一直看着你沉默的跟着他身后,却从来不肯听她说出她心里的话,也不肯说出你自己心里的话。”

    “是我错了。她在哪?在哪里啊。”

    “酒城。”挂断电话,喜欢悠悠的叹了一口气。阿妍像个长不大的孩子,可从小到大又那么执拗,她喜欢张景渊,一点一滴深入骨髓,虽然她总是把喜欢挂在嘴边,但是从来也没敢认认真真的说。

    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他一直对她好,幼儿园开始,为她系鞋带,背书包,和她一起吃饭,无论买什么都买两份,并不是阿妍认识的人少,而是张景渊一直陪在她身边。她习惯了,她喜欢了,却还是怕,越是在身边,他越是不说,才怕这只是习惯。所以愈发喜欢上他。每天早上一开门,那一刹那可以和张景渊对视。会在夜里睡不着的时候坐在栏杆上看他的窗子,等他拉开窗帘的那一刹那。

    他对她那么好,那么温柔,可是他却从来都是沉默,沉默的让阿妍害怕。总是阿妍大大咧咧,可是面对喜欢的人和事,总是细腻的。

    “阿景,是喜欢上别人了么?”“阿景你喜欢什么样的人?”“阿景,你会离开我吗?”

    小心翼翼的问话,等来的永远只有沉默。

    所以阿妍不满,阿妍总是抱着喜欢的胳膊,“喜欢,他是不是永远都不会喜欢我,会不会和别的人在一起。”喜欢却什么也不能说,喜欢也是沉默,沉默永远都是对最恨或最爱的人的无言的抗拒。

    何阡妍软弱无力的趴在吧台上,酒城的人知道这是何家的小姐,派了人远远守着,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何阡妍心里难受,喝了一杯又一杯。“再来一杯。”

    “呵呵。”

    真是讽刺啊,何阡妍,你就是个傻子。

    值得么?

    张景渊跌跌撞撞跑过来的时候,何阡妍已经醉倒了。

    何阡妍心情真的很差,因为穿着比较露,周围的人没敢上前,可是那目光还是肆意打量——

    修长的双腿,模特般的身材,张景渊喉结动了动,脱下外套,将她抱了起来。

    “是你,张景渊,你来干什么。”何阡妍感觉身子一轻,眯着眼睛看了一眼张景渊,凉笑。

    “阿妍,你--”张景渊的脖子到耳朵全部都红了,竟然是害羞,他好久都没有抱过她,也没有发现她的身体柔软极了,一时之间竟然是害羞。

    阿妍,呵呵,何阡妍将受伤的酒杯倾斜,浓度挺高的红酒就倒在张景渊的身上,也湿了何阡妍自己的白色背心,在他耳边呵气如兰。“张景渊,你莫非是喜欢我?”

    “我,我是喜欢你。”张景渊颤抖。

    “你以为现在还来得及吗?我还会相信你么?你滚吧。”何阡妍嫌恶地扭过了头。

    下一刻世界安静。“守着你,度此余生。”张景渊贴上了何阡妍的唇。

    何阡妍睁大了眼睛,纵然此刻头还是很昏沉,但是面前的状况她还是清楚,可以感觉得到抱着自己的这个男生是多么的笨拙,青涩,还有火热。他是喜欢她的,只是因为害羞?

    何阡妍决定回应他,回吻了过去,

    张景渊愣了愣,少女栀子花的香气扑鼻而来,温柔辗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