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三章 守你,是我心甘情愿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9本章字数:3163字

    柳琛这一年从英国回来,同苏妲一起。苏妲痴迷上了摄影,所以柳琛陪着她去了很多很多地方,后来苏妲觉得还是中国好。苏妲说,“阿琛,我想回家了。”

    “好,我陪你。”柳琛仍然是包容的笑。即使柳琛心里知道,苏妲知道陈黎桐和叶落分了手才要回家。那一天当咖啡四溅的时候,苏妲跑上前来,卷起他的裤腿,烫得很厉害。苏妲给他上药。

    “阿琛,我想回家了。”她只是轻轻说了这么一句,他也愿意为她赴汤蹈火。

    柳琛真的就这样做了。回国的飞机上,苏妲说,“谢谢你曾那么的对我好,谢谢你可以陪我这么久。”

    “对我,你不需要说谢谢。”守你,是我心甘情愿,是我,冷暖自知。柳琛笑。

    苏妲看着座位上的少年,黑色T恤,蓝色牛仔裤,眉宇间有一丝愁容,妖孽的脸上却还是笑容。他永远都对着苏妲笑着。

    “我--”苏妲的话未出口,柳琛捂住了她的嘴巴,很轻很轻,可又鉴定。是啊,柳琛害怕,害怕什么呢?害怕拒绝。

    苏妲能怎么样呢?苏妲看着他,认认真真,清清亮亮。这一生很难遇到一个人,你所有狼狈的时候都能够遇见他,而他看着,陪着,却从不开口。哪怕你和他都知道他爱着你。苏妲想,我还能谈爱情么?好久好久都没有一个人和我谈过爱情。

    苏妲的心里不愿去想那个名字,可是这是一场放逐,已经有了归途,那么只好如此。

    她拉他的手,“好久好久都没有一个人和我谈过爱情。”

    “柳琛,如果我先爱上的人是你,该有多好。”

    “柳琛,我谢谢你,陪我去巴黎铁塔上看灯光,陪我去埃及看金字塔,陪我在古罗马的街上行走,陪我在大本钟前许愿,陪我墨尔本看晴空万里。”

    “我想,我大概是喜欢上你了。”

    “回国,并不是为了别人。”

    “只是想遇见一个更好的自己。”

    下了飞机场,苏妲主动地握住了柳琛的手,柳琛很高兴,就像是小孩子偷吃了蜂蜜。

    大一一年虽然休了学,但是学校里的老师知道苏妲参加世界摄影大赛拿了名次,意外的同意苏妲读大二。苏妲学习的课程是艺术与美学,所以苏妲可以安安心心的留下来。柳琛便知足了。

    现在好了,全天下都知道柳琛喜欢的人是苏妲。就连苏妲也知道,想到这里,柳琛很开心,眉头染上了柔和的神色。

    苏妲和叶落见面,点点头,算打了个招呼。叶落从来都不会难过,那天和江晞年回家之后,她向江晞年保证自己不会觉得难过。真的。怎么会难过呢?相爱一场,重要分离,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曲终人散终有时。她不会向苏妲一样,把自己逼成了那个样子。

    苏妲回国,所有的人都以为苏妲自己放下了心结,叶落不以为然,她没有。

    从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到点头之交。叶落想起了那句话。

    “We are not friends, she is just an acquaintance.[我们不是朋友,只是熟人。]”最熟悉的陌生人。

    在认识陈黎桐之前,她们都认为朋友比情人更死心塌地。可是伤了之后,才发现不如朋友长久。

    苏妲知道柳琛喜欢自己,自己无以为报。那一年多的时光一直都是柳琛陪着她,陪着她走出抑郁期,陪着她周游世界。她在就原谅了叶落,可是苏妲不允许自己先说出口。

    柳琛也没有想到,自从自己开始注意苏妲之后再也没有叫别的女朋友,再也不想看别人一眼,再也不要别人的关心,仅仅只想守着苏妲。他不怪陈黎桐,他想谢谢陈黎桐,如果不是他,他也不会关注苏妲,爱上她。

    毕竟陈黎桐太优秀,是个天才,长得也比他帅,柳琛所有的自信在陈黎桐面前都不堪一击,可是陈黎桐是真的好,对柳琛好。柳琛的账户里每年都有上百万的存款,都是陈黎桐汇过去的。

    叶落和陈黎桐分手,却仍然和喜欢好的不分你我。

    喜欢问她,“叶落,你真的不在乎吗?”

    “喜欢,我的信条是,我要轰轰烈烈的绽放,哪管春风来与不来?他只不过是红尘潇潇洒洒的过客,难道还真要我为了陈黎桐死去活来,世上不是只有陈黎桐一个男人。怎么能够在一个树上吊死?这你就不懂了吧。”叶落的数落一点一点的来。

    喜欢想,世上不是只有陈黎桐一个男人,可是世上只有一个陈黎桐。

    “叶落,你要开心啊。”

    “我好得狠,你是不开心的,对吗?是不是陈黎桐只顾着顾海棠,没有理你啊?”好多次叶落会这么说。程喜欢摇了摇头。“哪里顾得上我?我好得很。”

    “程喜欢,要是陈黎桐喜欢的是你我就真的一点都不难过。”叶落忽然冒出这样一句话,程喜欢的心一顿,裂开嘴笑道。“怪我咯?”

    “当然怪你,你怎么不好好看着陈黎桐,等我百花丛中过之后浪子回头,搞不好又要了你哥哥。”叶落哈哈大笑起来。

    程喜欢的心情也难得的好了起来。酒城的生意没有原来好。夜店里柒落最出名。这是零八年才开张的地方,有着A市最先进的音乐机器。

    “要不我带你去柒落。”叶落笑着说,“这是我们叶家的地方呢?”程喜欢喝了喝杯子里面装的冰爽夏日果汁,果然是冰凉的,是从前的味道哦。

    “我还是喜欢老地方。”

    这家酒城有几十年的历史,店里面没有什么新式的装修,给以一种还是在八十年代的感觉,程喜欢想,在这里发生了那么多的故事,这是个有故事的地方,而她最喜欢故事了。

    “是啊,当年叔叔和顾阿姨是在这里认识的,当年苏妲的父母苏墨玉与倪安也是在这里认识的,你的父母,苏伯伯和江阿姨也是在这里认识的,老一代人的爱情都是电光火石之间。那句话怎么来说呢?”叶落站起来,高跟凉鞋闪着耀眼的光色。

    “只缘感君一回顾,使我思君朝与暮。”程喜欢微微吐出这样一句话来。这在空档的大厅里到实现的奇特。

    酒城的新老板是从台湾来的人,也是个有故事的人。听到喜欢的这句话,竟然走了出来。喜欢看着眼前这个人,瘦削急了,虽然穿着简单的衬衫、西装裤,但是还是个有气质的人,只是头发上掺杂着青丝。大概四十来岁。程喜欢判断了一下。

    “这位小姐,你刚才那句诗说的可真好啊。一下子戳到我心里去了。”老板开口说话,却是一派磊落,并没有台湾人说话特有的腔调。

    程喜欢举起酒杯,敬了一杯。“哦,看来老板是个有故事的人啊。”

    “知音少,弦断有谁听?今日为你们唱一首歌吧。我也很久不曾唱过歌了。如果不嫌弃,今天晚上所有消费全部都免了。”老板一鞠躬,程喜欢和叶落大惊失色,赶紧也鞠躬,这老板怎么说也应该是有来头的人,父辈们差不多的身份,怎么能够让他施礼呢?

    那老板去了后台。不一会儿,许多包厢里的人也都走了出来。这样一看,酒城的生意一点都没有黄,只是大家都躲着而已。程喜欢和何阡妍站在圈子的最前边。看着那老板,拿出了乌克丽丽,轻轻拨了一弦。

    语音回荡,却又安静,众人屏住了呼吸声。

    优雅的前调,低沉而沧桑的歌声响起来。

    “我的梦有一把锁我的心是一条河。等待有人开启有人穿越。你的唇是那么热你的吻是那么甜,仿佛前生相识今生再见。月下独自来到旧日相遇的地点,吐散着迷惘的尘烟。”这是一首很老的歌,它的名字叫做《一世情缘》。在这里很多人都是年轻人,可是也有不少听着这个长大的人。听过很多人唱,可是没有听说这样悲伤的声音。浓郁的化不开。

    “也许只有一个人才能明了这一切

    遥远的思念堆积在眼前

    也许只有一个人才能改变这一切

    前世的思念今生今世来了结

    也许只有一个人才能改变这一切

    前世的思念今生今世来了结。”

    程喜欢呆愣愣的,忽然掉了眼泪。回头看看叶落眼睛红了在流泪,还有很多人都流了眼泪,是感动不已,还是勾起了内心的悲伤?那老板唱完了之后,走下台,来到程喜欢面前,握了一下程喜欢的手,然后就离开了。

    程喜欢鞠了一躬,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当真是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这是他的故事,一首歌,前生今世。程喜欢觉得脑子里面乱乱的,前世今生,脑海里回响着那些奇怪的梦境。

    程喜欢拉着叶落离开了,叶落的情绪也不高,想来也是感动了。

    “走在风雨中,我不求回头,只想让自己习惯寂寞。如果在梦中没有你没有我,能不能够让自己不再难过,爱并不会是一种罪过,恨也不会是一种解脱。爱与哀愁对我来说,象杯烈酒,美丽却难以承受。点一根烟喝一杯酒能醉多久。醒来后依然是我。”程喜欢盘着腿坐在家里,听着童安格的歌声从磁带的转动中飞出来。这是优雅的老歌,带着不同的韵味,敲打人心。喜欢第一次发现原来听歌也能够听出自己的故事,别人的故事。

    后来程喜欢走路的时候都喜欢戴着耳机。听歌。

    听那些歌曲怠塞满了耳朵,塞满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