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7:30:59本章字数:3333字

    顾眉生到底还是生了不该有的心思,陈黎桐虽然体贴却也是有点不对经的感觉。但是男孩子心大,也不会特意的知道什么。

    但是顾海棠知道,顾海棠知道却也不会说。顾海棠不说,却不代表这件事就这样两者就相安无事。

    三月的时候来了一场倒春寒,天气凉的可以。顾海棠和陈黎桐约好了在学校新开张的火锅店吃饭。算是两个大忙人难得的聚餐。陈黎桐也想着最近忙工作忙的太厉害,没有来看顾海棠。

    陈黎桐在火锅店里定了位子,来的时候发现火锅店里人挺多,留着的是靠窗的位子。

    等了几分钟,女孩子匆匆忙忙的来了,穿着一身粉黄色的裙子,裙子上绣了牡丹,看起来也极是漂亮,素净,典雅。陈黎桐看了足足一分钟,才笑着说,“你来啦。”

    女孩子只是低声应了一声。

    窗外飘起了小雪花,点来了火锅氤氲起的雾气,两个人面对面坐着,倒也称得上是良辰美景奈何天。

    “好久没见了,你可还好。”陈黎桐揉了揉额头。

    之间对面的女孩低下头,清浅的眉眼,一时之间竟然有些心动。顾海棠很少露出女儿家的娇态。

    话说这时候踏着漫天小雪花来着的人站在外面,刚好可以看见离了几步的位子上穿着素净的少女,和神色温柔的男人。

    “顾眉生。”顾海棠呢喃。眉目如画的少女看着眼前这一幕,没来由的寒了心。这世界上除了顾海棠还有谁会知道里面那个坐着的女孩是顾眉生,她的亲生妹妹。顾海棠笑,顾海棠很少笑的妖娆,这一个妖娆之余还多了一点凄凉。

    顾海棠找到了柳琛。柳琛回国其实也没好长时间,顾海棠就第二次见了他。柳琛在电话那头说,女朋友在一边,还需要妹妹等一下。顾海棠笑。却挂了电话,隐隐的是羡慕。

    总比陈黎桐要好,竟然分不清谁是身边人要来的好。

    在书店里看了一会儿《我的少女时代》,西蒙波娃的一生让顾海棠隐隐觉得凄凉,难不成遇见的人最终都会分开?难不成一个人一生也好。

    柳琛冒着寒气过来,却见顾海棠立于书柜边读着书,当真是岁月静好。

    忽然想起来有这么一句话,一个人真正的诉求,不是避开繁华乱世、车马喧嚣,而是在心中修篱种菊。顾海棠是有着书香气质的女孩子。

    “哥,你来了。”顾海棠翻书的时候抬了个头,刚好瞧见站在不远处的柳琛,肩头还有没有融化的雪珠。

    陈黎桐吃完了午饭之后,抱歉地对身边的人说下午还有事情。

    身边的人点了点头,自小雪中离开。陈黎桐看着,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可是想到顾海棠平时也是安安静静不说话的性格,没有多想。手机收到顾眉生的消息。

    “黎桐,今天是我们艺术学院的年会,我会上台表演舞蹈,晚上八点,你可不要缺席哦。”

    陈黎桐勾起一抹笑,早就听说顾眉生跳舞跳得极好,他听过顾海棠的琴音,却还未曾见过顾眉生得舞。

    “不见不散。”手指敲打了四个字。

    又给顾海棠发了消息。“海棠,晚上八点,眉生在学院跳舞。”

    顾海棠看着柳琛,嘴角含笑,可是还是有些悲伤,柳琛紧走几步,拍了拍顾海棠的肩膀。“海棠,说说今天有什么事找哥哥,哥哥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哪有你说的那么厉害,你不是要顾着女朋友么?”顾海棠打趣道。

    柳琛摇了摇头,“我可不是见色忘友的人,何况苏妲,喜欢安静,性子又好,不会吃醋的。”

    “哟,秀恩爱了啊。”顾海棠放下手中的书。“哥,你从国外回来,觉得国外如何?”

    “国外很开放,给我的感觉是能够包容别人。出去看看,真的发现世界那么大。”柳琛由衷地说。“但是玩多了,玩累了,还是会想回到中国,毕竟这里,才是我们的家。”

    “你说的看起很不错呢?你是在英国待过很长时间么?”顾海棠笑嘻嘻的问。

    柳琛拉了拉椅子,示意顾海棠坐下来,然后才开口,“是的,在伦敦大学待了很长时间。”

    “你还记得之前牛津大学发来的邀请我留学的帖子么?”顾海棠忽然收起了笑意,盯着柳琛看,表情很认真。

    柳琛一时之间有些激动。“你怎么了?怎么突然想起留学了?”他倒是知道这件事,之前在英国的时候,有一个牛津大学的好友,算得上忘年交,正是负责招生的,看见他很兴奋的说。“詹姆斯,你知道吗?你们中国出了一位了不得的姑娘。他叫顾海棠,才十六岁,就考了托福满分,雅思满分,SAT2400分,会十几种乐器,法语流利,英语十级,高考状元。”

    当时柳琛耸了耸肩膀。“顾海棠?”

    “詹姆斯,你怎么知道,那位神奇的小姐就是叫顾海棠。”

    当时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柳琛本来觉得好笑,看见好友目瞪口呆的钦佩的看着柳琛的时候,柳琛哈哈大笑起来。顾海棠真是为中国人争光。

    可是顾海棠拒绝了国外的大学,只留在A大,他劝过她。“主席的女儿还在哈佛呢?那里面有好的教育,你该出去的。”

    “哥哥,我恋爱了。”顾海棠说了那么一句话。

    往事如烟,现在小姑娘又在自己面前说,想要出国。

    “我意已决,哥哥,这储物柜和里面的书都送给你吧,我都看完了,是一些很适合你看的工商管理类的,广告策划之类的好书。”顾海棠离开了。

    此时的顾眉生虽然只有十六岁,却早已出落得亭亭玉立,伴随着清幽的琴声,顾眉生翩翩起舞,舞姿轻盈曼妙,若柳枝摇曳于细雨微风。

    陈黎桐只想感叹上那么一句,“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清新脱俗,气质卓然。

    见多了顾海棠的淡雅无香,如今见了顾眉生的风情无限,陈黎桐也感慨这两人果真是人间难得。

    “顾海棠要出国了。”柳琛想了想还是发了一条消息给陈黎桐。陈黎桐原本在欣赏舞蹈,可是这一刻看着手机上的字竟然眉心发皱,手颤了一下。柳琛看着储书柜里的信封,犹豫了很久打开来看,气的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这个顾眉生,口口声声敬重姐姐,尊敬姐姐,却写了这么不要脸的话。什么叫做一见倾心,什么叫做两情相悦。竟然眼巴巴的喜欢上姐姐的男朋友,还好意思让姐姐相让。他气势汹汹的想去找顾海棠。

    夜里,天空下了一场百年不遇的大雪,雪花洒落在少女眉上,肩上,发上,少女穿着白色的风衣,裹着红色的毛巾,脸色苍白,却又坚定不移的离开。也许这寒夜里,也只有离开的悲伤能够掩藏心中的痛苦。

    有着明月的夜晚,一般人们会安宁的睡着,而有的人,注定心碎。

    看着那样伤心的顾海棠,柳琛发现自己开不了口,也不能开口,她的心已经鲜血淋漓,他怎么还能够戳上一刀。这么多年她受的苦够多的了,那些事情就不需要让她知道了。

    柳琛目睹着少女拖着红色的密码箱离开,风雪飘舞的更大了。

    陈黎桐开着车子开得很快跑到了机场,顾海棠已经在机场候机处,今晚天空下满了大雪,这场倒春寒来的快极了,人们刚刚脱下的羽绒服又火速的穿了回去。

    “今天中午不是还好好的嘛?你为什么突然要走?这件事都不让我知道。”陈黎桐情绪激烈,他不懂她为什么一向都是这样不冷不热的,从来也不肯多为他想一想。公司太忙,她也很忙,聚少离多,也是情有可原的啊。

    “陈黎桐,我们分手吧。我要出国读书,你不必管我,没什么紧要的。”

    “你连下了这样的决心都不肯让我知道?”看着抿着嘴唇的少女,陈黎桐的声音忽然冷了下来。“就连分手你也要走的静悄悄的不让我知道?”

    “你不是在看眉生的舞蹈么?怎么能坏了你的兴致?”顾海棠忽然冷静下来,像是寻常人的告别,只是紧紧握住的手指甲嵌入了手掌心。

    陈黎桐似乎有点不相信,“难道就因为这个?她是你妹妹啊,你连这个也要介意么?还有什么我不知道的事吗?”

    “陈黎桐,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有时候,一个很文静的女孩也会为了一个男孩子,变得疯狂。这十八年,她做过最疯狂的事,是十六岁那年。他跑五千米,她跟着他,跑了十二圈圈,一直跟着他,很多男生都坚持不住,她依然陪着他跑完,而在他被欢呼声包围的时候,她默默的退出人群,只是给了一包餐巾纸给扶他的人。”顾海棠流泪,却仍然离开。“我啊,我什么都懂,却从来不懂你。”

    “我啊,我什么都赢,唯独爱情这场仗,我输了。”

    顾海棠笑了,她再一次带着伤放逐自己。

    千里迢迢落到她身上的阳光,她不要。

    陈黎桐失魂落魄,忽然想起来中午的时候对面的人冷静的可怕,那不是顾海棠,那是顾眉生,他竟然从头到尾都没有发觉么?那么有多少次自己身边的人是顾眉生呢?太多太多次,他竟然没有分清楚顾眉生与顾海棠,顾眉生的气质越来越像顾海棠,就算是神情也太像。

    “你真的要走,我也不会留。我只想问一句,你还有什么话对我说?”

    “请各位乘客登机。”广播里响起了声音。顾海棠没有回头,眼泪噼里啪啦掉下来,却仍然装作很冷静的样子。

    “那就请你好好照顾眉生。”

    女生清冷的声音和这场倒春寒一样让人感觉透心的冰凉。

    顾海棠走了,陈黎桐顶着若大的风雪回到了家中,躺在公寓里,头疼得厉害。

    2010年早春的倒春寒呼啸而过,也带走了陈黎桐十九岁那年的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