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唇枪舌剑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14本章字数:2138字

    阿巴亥看向富察氏,她坐在西边下首第一桌,年龄明显大许多,在这一片花红柳绿中,显得不是十分相称。

    阿巴亥对她的背景一无所知,竟不知如何反唇相讥。

    她冷冷说道:“乌拉是穷,但是乌拉不去掠夺,穷的心安”。硬生生咽回了“不像你们建州”这半句。

    富察氏说:“想要掠夺,得有那个本事呢。有句话怎么说来着,出师未捷身先死,你们是一死一俘啊,还谈什么掠夺。”说罢大笑不止。

    北边炕上的兆佳氏也跟着大笑,嘉福晋抿嘴看着众人,西林福晋惊得错愕。

    孟古和伊福晋互相看了一眼,无奈地摇摇头。

    阿巴亥愤怒得热血上涌,欲起身离席,被孟古死死拽着坐下。

    孟古对富察氏说:“姐姐,莫要拿小女孩儿开心了,大家尽情用膳吧。”

    富察氏见孟古压她,倚老卖老起来:“想当年佟佳大福晋在世时,服侍大汗的只有我们姐妹两人,如今我们的儿女都比你们大了,时光过得真是快啊!”

    阿巴亥听得此语,抬头看她,四十岁的年纪,皮肤很白,头发漆黑,保养得宜,根本不显老。

    阿巴亥讽刺道:“可是您一点都不显老,比大汗也大不了几岁吧!”

    富察氏的脸刷地拉下。

    孟古朝她丢个眼色,阿巴亥无视,继续吃喝。

    午后,努尔哈赤来到阿巴亥宫中,送了一支戒指给她。戒面是一颗鸽卵大的珍珠,周围装饰赤橙黄绿红各色碧玺,这叫做团圆戒子,是夫君送给妻子新婚礼物的上佳之选。

    阿巴亥只用眼瞥了一下,并不看努尔哈赤。

    努尔哈赤已预料到她的表现,却还是感觉失望:“叶赫部进攻我们部落,我要出征了……你叔叔今天要回乌拉,他一会儿会来看你……”。

    看到阿巴亥依然别转的身体,努尔哈赤叹口气走了。

    布占泰果然到来,他从努尔哈赤口中听说侄女儿略不顺意,焦急万分,上来就劈头盖脑地怒吼:“阿巴亥,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拒绝大汗。你还让不让叔叔活了?论地位,论财富,论样貌,大汗还有哪点配不上你了?我跟你说,这件事你愿意也是这样,不愿意也是这样,你就在这里当个老姑娘吧,丢人你自己丢,我不会领你回去!你不要连累了我们全家和乌拉全城的人才好。”

    阿巴亥气得浑身发抖,却不敢争辩。

    布占泰叫来额齐嬷嬷和四个丫头,每人扇了一耳光,阿巴亥急忙上前阻拦,被布占泰抡胳膊推倒。

    布占泰骂道:“无用的奴才们,连这点事儿都安排不好,格格不懂事,你个老东西也不懂事?如此下去,我看你们怎么活着回去!都给我死到这里!”

    布占泰将自己随身的丫头挑了两个,吩咐道:“你们两个也留在汗宫服侍阿巴亥,以后你们就是她们几个的头儿。如果阿巴亥不以礼伺候好大汗,与各宫融洽关系,我将你们七个人全家扒皮!”

    布占泰又回身扶起阿巴亥说:“侄女儿啊,这是努尔哈赤给我们留了情面啊,嫁过来不侍寝,你知道这是什么样的罪不知道,这是欺骗背盟!你万不能拿全族的人命开玩笑哇,大汗今已出征,你好好想想,大汗回来,你必须侍寝,而且得想办法得到大汗的宠爱,为大汗生下儿女。叔叔今天能安然回去,已算捡了一条命,你在这里要好好与各宫相处,好好伺候大汗,就算叔叔求你了。”

    说毕,布占泰竟然给阿巴亥跪倒,以头磕地,“嘭嘭”起声,泪流满面。

    阿巴亥被感染,眼泪夺眶而出,慌忙拉起叔叔,哽咽呜咽:“叔叔,我答应你,你不要生气了。”

    她抱住叔叔的头,心中忽然明白,父亲和叔叔的可怜,超过自己千百万倍。一时泪崩:“叔父,你安心回去吧,我都明白了!”

    布占泰依然不放心,又对嬷嬷和丫头们百般嘱托,忧愁而去。

    额齐嬷嬷打开妆奁,拿出六领绸缎面貂皮翻毛的披风,六个披风六个花色,绛红一领、宝蓝一领、褐赭一领、桃红一领、正红一领、暗黄一领。婶婶估计凑不出整批整批同样颜色的丝绸。

    额齐嬷嬷将阿巴亥梳洗打扮一番,让丫头捧着六个披风,自己搀着阿巴亥,去给各宫送回面礼。

    到孟古的正宫,阿巴亥施礼:“大福晋,这是奴婢娘家的一点心意,献给您和各位福晋姐姐做礼物!”

    经过宴席间第一次相处,阿巴亥对孟古非常敬佩,因此十分有礼。

    孟古惊讶于阿巴亥的转变,客气地笑着:“妹妹有心,还要感谢乌拉家的大福晋费心费力!”

    她拉起阿巴亥的手说“妹妹坐下,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当如亲姐妹一般。我名为大福晋,年龄比你痴长一半,你就叫我姐姐吧!”

    “是,姐姐!”

    “家里以和为贵,妹妹年纪尚轻,说话要字斟句酌,谨言慎行。祸从口出,千万莫戳人痛处!”孟古语重心长。

    “姐姐教导的是,只是我不明白,我资历浅,让她、惧她都是应该,怎么姐姐你,你可是大福晋,反倒怕她?”阿巴亥说出心中疑惑。

    “你不明白,大汗先有一位元福晋,早已去世,后来她就成了大福晋。几年前我嫁来,转而称大福晋,她退居次位。如此不顺当,我知难以服她的心,自然要让着她!”孟古尴尬地笑着说。

    叶赫嬷嬷在一边说:“你千般忍让,她可不忍让,九部大战以来,天天挑唆大汗废了你!”

    孟古说:“嬷嬷少多嘴,不要说这样的话,哪里就挑唆了?你亲耳听?亲眼见了?”

    嬷嬷涨红了脸:“大汗身边的嬷嬷都说了,她可是在睡榻上跟大汗说的,自从叶赫与大汗交战,大汗已经几年没有宠幸过你,不都是她离间的么?”

    “那是因为我一直生病”说着,孟古剧烈咳嗽起来。阿巴亥忙起身,嬷嬷上前拍孟古的背。

    “姐姐,这般顾全大局,也是难为你了!”阿巴亥说道。

    “妹妹,她不仅在妻妾里是元老,还生有四个子女,个个成年,三个儿子都是大将,连大汗都要让她三分,你万不可莽撞得罪她!”

    叶赫嬷嬷轻蔑地说:“三个儿子?哼!老大也算数?那可不是大汗亲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