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柔荑似水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15本章字数:2530字

    当天,努尔哈赤到嘉福晋的宫中。

    她是后宫中最美丽的女人,也是努尔哈赤之前最喜欢的人,努尔哈赤曾一度夜夜宿其宫中,贪恋她的美貌绝伦和温柔如水,但是努尔哈赤之所以喜欢她,并不单单是因为美貌,更重要的是她那与世无争的恬静性格。

    努尔哈赤给她取了个别名叫柔荑,取自《诗经?硕人》中的“手如柔荑,肤如凝脂”。

    柔荑,不单像她的外表,也像她的为人。

    连续十多年,她宠冠后宫。年近30岁了,又连续五年,生下四名子女,她得到的临幸,没有女人可比。但是,却从没有想要大福晋的位置,甚至没有要求物质赏赐。

    她只知侍候丈夫,抚养子女。似乎外界的一切争斗都与她无关,心如止水,波澜不兴。

    但是,现在,自从阿巴亥来了之后,努尔哈赤已好久没有去过她那里。多久呢?恐怕努尔哈赤已不记得,她却历历能数,整整35天,从阿巴亥进宫第一天直到今天。

    阿巴亥进宫的第二日,她听说新来的福晋不愿侍寝,大汗生气打了侍卫。

    第三日,她听说大汗将元福晋的新婚戒子送给了阿巴亥。

    第十日,她听说大汗派人从前线给新福晋折来梅花。

    第二十七日,努尔哈赤回宫了,却宁愿日日去新福晋那里碰壁,也想不起自己。

    嘉福晋五味杂陈,酸楚落泪。

    这些年,她习惯了努尔哈赤夜夜前来,习惯了以最受宠的女人自居。

    她可以不要高贵的名分,不要金银珠宝。只要有努尔哈赤的宠爱,她就可以心无旁骛,一切都不在乎。但是,也仅是如此,她才心静如水。

    35天以来,这平静一度被阿巴亥打破。

    今天,努尔哈赤又来了。柔荑流下了幸福的眼泪:努尔哈赤最喜欢的终究依然是自己,阿巴亥不过是个短暂的插曲,她虽然年轻美丽,但大汗也只能是图一时新鲜。

    就像曾经努尔哈赤偶尔会在孟古、富察氏、伊福晋宫中留宿,却都只是暂时,只有自己这里才是努尔哈赤永远的家。

    这次是长了点,可是那又能说明什么?努尔哈赤还是回到了我柔荑的身边。

    看着千娇百媚的嘉福晋,努尔哈赤却没有兴致。

    他不禁问自己:“究竟是怎么回事?这不是自己曾经最喜欢的女人吗?这不是为我生了6个子女的柔荑吗?怎么如今我全无兴趣?”

    努尔哈赤怜悯地看着嘉福晋,心中充满愧疚。

    嘉福晋贴过来,将头软软地靠在努尔哈赤的肩上。努尔哈赤本能地将身体躲了一下,心底顿时更加愧疚,遂将手臂伸出,拦她入怀。

    然而,努尔哈赤却无力无心应对柔荑进一步的热情,他轻轻地推开她:“这些天特别累,歇息吧!”

    心有所属的努尔哈赤,感到与嘉福晋的亲密接触是一种煎熬。真正的钟爱,是身心的统一,心之所钟,身体仿佛也随心去了,只剩一副空壳。

    嘉福晋难以入睡,她已然明白努尔哈赤的心再也不在自己身上了。

    努尔哈赤也没有睡,他极度矛盾自责,开始了深刻的自我反省,这是他以前从来没有做过的事:

    是否因阿巴亥年轻美丽,自己开始嫌弃少妇柔荑?是否是自己见色忘义,以致忽略了这个陪伴了自己无数夜晚的女人?

    答案是否定的,仅以美色而论,当年的嘉福晋胜过阿巴亥。但是,他喜欢嘉福晋,却能够无障碍、无负担地与孟古、富察氏、伊福晋同房,心中并无矛盾,现在他喜欢了阿巴亥,却不愿再亲近别的女人。

    努尔哈赤时时临幸嘉福晋,却从未想过给她最好的东西,比如大福晋的位置,比如原配的团圆戒指。而她夜夜被宠,似乎也从未想过自己理应得到最好的一切。

    她没有提过任何要求,这一点努尔哈赤心存感激,却又觉得这不温不火的关系似乎缺少了什么,融洽有余,激情不足。

    而对阿巴亥,仅仅一眼,努尔哈赤已激情如火。

    自己的后宫不可谓不丰盛:

    孟古端庄贤淑,顾大局,识大体,是正室的不二人选;

    富察氏果敢狠辣,精明能干,颇有乃兄之风,堪称女中豪杰;

    伊福晋柔媚又不失大气,沉稳,不滋事,堪当佐理后宫之任;

    西林福晋胸无城府,天真烂漫;

    兆佳氏小家碧玉,亲切和善。

    他在心中比较着,痛苦地思索着,自己为什么这么大年龄了一头扎入爱河,打破了原有的平静,这一切的答案就在阿巴亥身上。

    那个小女孩究竟有什么魔力,什么魔力?

    是灵动、野性、倔强的眼神?勇敢、执拗的性格?这些确实是后宫这些女子全都没有的,这好像都是努尔哈赤动心的原因,却又不够,远远不够……

    思来想去,努尔哈赤把自己的动心解释为宿命,对,只有宿命才能给这个复杂的问题一个完整的答案。

    努尔哈赤连夜在嘉福晋宫中住宿,后宫的其他人已习以为常。

    阿巴亥也如释重负:他就这样放过自己也好,就让我在这宫中孤独地老死,抑或哪天再被谁毒打,打死,好与地下的父母团聚。

    内务部设计了几个凤钗的样式呈送给努尔哈赤,努尔哈赤都不太满意。

    他亲自动手描画,抬高凤首,压低背部,这样使凤凰首尾更加高昂,神气活现。凤首三翎各镶嵌白、黄、绿碧玺一颗,凤眼用红宝石点缀,可谓画凤点睛。每只凤各衔绝色大东珠一颗,凤尾装饰各色宝石和珍珠。

    改好之后,内务部依样制作,各种精细,不在话下。

    对努尔哈赤的“变心”,嘉福晋虽然难过,但他日日能来,嘉福晋渐渐恢复了笑容,但是那笑容中总是隐隐透漏着忧伤。

    为了避免两人独处的难受,努尔哈赤邀两个女儿穆库什和嫩哲每日来嘉福晋宫中用餐。

    穆库什为嘉福晋所生,是努尔哈赤的第四个女儿,今年10岁。

    在穆库什之前,嘉穆瑚觉罗氏已生了一个儿子巴布泰,之后接连生了儿子巴布海和女儿小五。

    两子两女的嘉穆瑚福晋,将儿女视为至宝。

    大儿子巴布泰已12岁,自然别居,剩下的二女一子,她每日必要召集到一起用一餐,以享天伦之乐。每天她会叫人去接穆库什,或是将各色菜肴吃食装进食盒,叫丫头们抬到穆库什宫中一起吃。

    这几日,努尔哈赤天天都来,伊福晋珍惜与他独处的时光,不想请女儿过来。今,努尔哈赤主动提出,伊福晋只得同意。

    嫩哲为伊福晋所生,今年15岁。前几年,她嫁给了少年英雄伊喀拉,谁知一年后竟被扫地出门,回了娘家。

    与穆库什不同,她受尽了生母伊福晋的欺凌和虐待。

    按说,闺中的格格都不需另起炉灶,吃穿用度都分在生母的宫中,由生母分发。嫩哲被弃回来之后,也按照未出阁格格的定例,吃穿都分到伊尔根福晋处。

    但是伊福晋并不稀罕这个被遗弃的女儿,她让嫩哲和乳母、格格三人自己过活。将炭火、柴米按月划给嫩哲,新鲜蔬菜则每日由入宫送菜的奴才们直接送给她。

    也没有分给嫩哲多余的仆人,只有乳母和丫头二人,她们包揽了做饭、浆洗、洒扫所有的工作,与嫩哲三人相依为命。

    即使如此,伊福晋还是经常克扣嫩哲的炭火、柴米,至于脂粉、衣物、珠宝之类,她宁愿赏给丫头,也不分给女儿,嫩哲日常所用仍是带回来的嫁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