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七章 密谋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15本章字数:2017字

    第二日,伊福晋的阿玛又装了很多人参、鹿茸让给女儿和外孙带着。奇朵则带着一个二尺来长、一尺多高的藤条箱子。他在哥哥处选了快马,与两位奴才前往费拉城……

    大福晋还保持着她一贯做事谨慎的作风,她让叶赫嬷嬷去通禀了富察福晋,富察氏对这样的事,似乎根本就漠不关心,她让叶赫嬷嬷给孟古捎话:“大福晋看着区处就是!”

    孟古让珍珠叫上御用的医士——爱新觉罗明察,去验奇朵拿着的药箱,并搜了身。

    药箱里无非是一些当归、鹿茸等活血之物,山慈姑、川五倍子、麝香、黄蜡、黄丹等解毒之物,黄芪、人参须子等补养之物,每样都是一小撮,却收拾得干干净净,非常精少。

    另有一套针灸的银针,大小粗细俱全,用一片褐色布卷着,这可是在满人里比较少见。

    爱新觉罗明察不由心下想:“这位仁兄,医术应当不低!”

    又检查了两位奴才背着的人参、鹿茸,均无异样,便把他们三人放了进去。

    他们见了大福晋,奇朵行过礼,问了好,看到孟古的脸色,他心里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

    孟古微笑着对他说:“不必多礼了,你可快去看看七阿哥!伤情调治要随时跟侧福晋禀报!嬷嬷,你领医士去吧!”

    奇朵退了出去,两位奴才叩了头,算是交差,也都退了出去……

    孟古回头问珍珠:“果真没有任何异样吧?”

    珍珠回答说:“禀告大福晋,没有什么不正常。这个医士还有一套银针,明察医士说,他应该医术不低,我们满人会扎针的并不多!”

    孟古笑笑说:“他说的倒是实话,他几时会扎针了,才叫长进呐!”说完和珍珠都笑起来。

    珍珠说:“他要是不能做到明察秋毫,还真对不起他的名字呢!”

    奇朵由叶赫嬷嬷领着,来到伊尔根觉罗氏的小院子,她的院子位于整个后宫中轴线的西侧,她这个侧福晋,比富察福晋低一头,富察福晋住在东侧。

    奇朵对伊尔根觉罗氏和在北炕上躺着哼哼唧唧的阿巴泰行过礼,叶赫嬷嬷也窝窝腿,表示致意。伊尔根觉罗氏自然对叶赫嬷嬷千恩万谢,对大福晋的恩惠感激不尽,说了一堆当牛做马也要报答的话。叶赫嬷嬷客气回应一番,去了。

    待嬷嬷走出院门,伊尔根觉罗氏赶忙将屋门闩了:“此番,辛苦叔父了!只是不到大好时机,也不敢轻易劳烦您过来!”

    奇朵说:“侄女儿不必客气,为了我们家族,我理当万死不辞!”

    “如今大汗出征需要几个月才能回来,正是我们动手的好时机,只是我学艺不深,叶赫那拉氏我弄了几年,还是这副半死不活的样子,不知要撑到什么时候!对付富察氏绝对不能这么拖拉,大汗年龄不小了,还长年打仗,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可就铁定是富察氏的天下,我们和阿巴泰就全完了!”伊尔根觉罗氏晓以利害。

    奇朵说:“是,是,侄女儿说的是!我看看七阿哥的伤如何。”

    阿巴泰说:“外叔公,我没事!我没有中毒箭,只是用额娘配的药抹着让伤口不能好!”

    遂将在战场上自导自演,用肩膀故意着了一箭,带医士用过药后,又每天晚上偷偷抹上花磨成的粉,让伤口变黑、溃烂,貌似中了毒箭一事和盘托出。又将去战场前母子两怎么商量来个苦肉计,好在家养伤,请来外叔公共图大业的计策一一说来。

    奇朵听得这些,不禁心下暗暗惊喜,这对母子果然是处心积虑,心肠之阴狠完全不在自己之下。

    伊尔根觉罗氏又说:“叔叔,现在是大好时机,大汗又新纳了一个小福晋,她一来就得罪了富察氏,富察氏还要栽赃杀了她!是我让阿巴泰去送信给她叔叔,布占泰回来救了她!”

    奇朵大笑:“做得好!做得好啊!到时候我们下手也有替罪羊了!”

    伊尔根觉罗氏说:“正是!”

    奇朵说:“事不宜迟,我们抓紧行动!”

    三人踌躇满志,志在必得!

    奇朵昨天住到了宫外的馆驿,毕竟男女有别,他不能住在后宫。今天一早,他就进后宫见伊尔根。

    奇朵先看了七阿哥阿巴泰的伤口,涂上一层厚厚的解毒药,七阿哥问:“这是让好的药,还是让坏的药?”

    奇朵说:“回阿哥,这是让好的,涂了这个药,不出一月,伤口就会痊愈。”

    “我还不想这么快好,戏还没演完,怎么就好了?”阿巴泰低声说。

    “阿哥此言差矣,我是你额娘从娘家请来的,医不好阿哥就会被送走,只有医好了你,我才能留下!”奇朵说。

    “哦,也是!”阿巴泰为他的智慧暗自高兴,这才叫如虎添翼。

    伊尔根将给阿巴亥送花的事讲了,奇朵说:“你不该送她!”

    伊尔根问:“为什么?”

    奇朵道:“免得节外生枝啊!你的花只能送给一个人,而且越早撤回来越好。送给她们两个,万一有一个人识破,就都识破了,岂不坏了你的大事!”

    伊尔根说:“我早就考虑到了,送给阿巴亥的没有毒!”

    阿巴泰哈哈大笑:“我额娘真是女诸葛啊!”他跳起来搂着伊尔根的脖子撒娇。

    奇朵神秘地说:“福晋,告诉你一个大好消息!”

    伊尔根向门窗方向扫视一翻,说:“什么消息?”

    “今天听到消息,说三阿哥莽古尔泰在战场受了伤,正在返回费阿拉城的路上!”

    伊尔根兴奋地说:“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我正愁呢,就算处理掉富察,对付三阿哥还是不容易,他在外,我在内!”

    奇朵点点头:“嗯,是。他这次回来证明伤得不轻,要是受了轻伤必然是随军回来,只有受了重伤才会提前返回。”

    伊尔根说:“是,我们下手的机会来了。你要赶紧医治好七阿哥的伤,到时候我好给富察福晋和大汗举荐你给三阿哥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