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新都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16本章字数:2431字

    努尔哈赤来宣布富察氏继续管家的时候,他认为富察氏会感恩戴德,会感激涕零。但是,他面对的却是她的冷脸。

    努尔哈赤立在地上,富察氏并未起身,仅仅是头略略抬了一下。虽然恼火,努尔哈赤还是耐着性子说:“你感觉怎样?叫医士瞧了没有?”

    富察氏冷冰冰地说:“瞧不瞧都是一样,好不了,也死不了。我年纪大了,就现在死了也无所谓。”

    努尔哈赤突然感到对她有愧,道:“说的是什么话?你平心静气好好养着,你就是太好强了,年龄大了,把性格改改,都是有孙子、外孙的人了,不要事事争,好好给昂阿拉带好儿子,莽古尔泰这一两年也该成亲了。”

    富察氏的眼泪无声地流下,却不说话。

    努尔哈赤说:“阿巴亥年轻,你还继续管家,这也是她的意思。你也要明白,我南征北战,需要盟友,她的叔叔愿意支持我。”

    富察氏想到当年努尔哈赤收编了哥哥的部署、残兵,也对自己是一般的好,也让自己做大福晋,嚎啕大哭起来。她嘴上不敢骂,心里狠狠地骂:“狼子,白眼狼,势利眼的白眼狼!”

    努尔哈赤见她不肯说话,叹息一声走了。

    佛阿拉是努尔哈赤的曾祖居住过的地方,努尔哈赤称汗前在这里重建了城。但是随着地盘的不断扩大,佛阿拉已不适合做都,它太偏僻狭小了。而且现在的宫城过于小,过于简陋,也没有祭祀的专门场所,随着努尔哈赤的财力扩张,他越来越想建个新都。

    三年前,新都的地址选定了赫图阿拉,努尔哈赤找了一流的设计与建筑工匠去营建新都,并由自己的弟弟穆尔哈齐负责监领工事。

    今日,穆尔哈齐派人来请,说新都已基本建成。

    努尔哈赤遂带领阿巴亥、褚英、代善前往新都察看,2000名近卫军随行,另还有伺候众人起居的厨子、奴婢近百人。

    人逢喜事精神爽,一路上努尔哈赤十分高兴。到得宫外,也自然不像宫内那么拘束,礼节不再拘谨,四人常常一同用餐,路上遇到风景优美的山川河流,又共同游览,狩猎、打渔,不亦乐乎。

    褚英比阿巴亥大10岁,代善比阿巴亥大7岁。虽然他们极尽臣子之礼,但是毕竟不能像对待母亲一样尊敬阿巴亥。他们对阿巴亥的照顾,更多的是关怀的意味。

    褚英不以为意,代善却对这个年轻美丽的继母心猿意马,每次跟她说话都脸红心跳。

    新都果然弘大漂亮,这里的宫殿仿照大明的皇宫建造。前面是高大宏伟的汗王殿,左边是祭祀祖先的宗祠,右边是祭祀天地的社,所谓左祖右社。

    汗王殿背后有一道围墙将前殿与后宫隔开,东西两侧各有一个门通到后宫。后宫中,正对前面的汗王殿是大福晋宫,也依然称正宫,比佛阿拉的正宫宽敞了十倍。正宫的后面是清一色的小院,每个院中都有三个宫,比正宫的规模小的多,但是佛阿拉老宫殿中的宫院大了三倍。

    阿巴亥兴奋地东跑西看,憧憬着在这里即将开始的新生活。

    都城和宫城的漂亮程度显然超出了努尔哈赤的预料,他十分高兴,大赏弟弟和设计、建筑的领头工匠,穆尔哈齐得黄豆大珍珠一斗,金银锭子各十个,稻米50斤,紫米20斤,粳米20斤。两个工匠师各得黄豆大珍珠三斤,金银锭子各5个,稻米30斤,紫米10斤,粳米10斤。

    并定于两个月后迁都。

    努尔哈赤率人返回佛阿拉后,就开始了搬迁的准备,通知后宫各院,各阿哥府以及佛阿拉城中居住的大臣,给宫中供应的商铺、酒肆、农场、织造等等,要求所有这些两个月内打点好,一起乔迁赫图阿拉。

    各宫斗开始忙碌起来,金银细软、衣物、被褥、桌椅家具、古董摆设一应贵重必需之物悉数打包,不值钱的能扔则扔。

    一时,各宫门外摆满了丢弃的旧衣、木箱木柜、鞋履等物。

    努尔哈赤的院落中,也在加紧收拾,虽然他已搬到阿巴亥宫中居住,但是还有很多杂物要收拾。

    只是有一件事,他比较头疼。孟古的棺木还埋在他的院中,究竟要不要把她带走呢?自己将来建了陵墓,一定要孟古一起合葬的,可是他如今有了新福晋阿巴亥,就这样带着孟古的棺木,不知阿巴亥会怎样想。

    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探探阿巴亥的意思。

    午膳后,努尔哈赤对阿巴亥说:“我们去我的院子里,看看那些奴才收拾得怎样了!”说着拉起阿巴亥的手就走。

    奴才们依然在忙前忙后,宫门外已经丢出来很多不要的东西。

    阿巴亥说:“这个老城,大汗准备怎么办?”

    努尔哈赤道:“还没有想好。也许过两年,褚英大一点,再设立一个陪都也不一定。”

    阿巴亥又问:“这些不要的东西怎么办?”

    努尔哈赤说:“回头我们都收拾好了,你命人将这所有的不要之物拿到城中,让百姓们自行挑选捡用,不要浪费了。”

    阿巴亥点点头。

    进得院中,西侧的桑树底下是一个小小的坟茔,坟茔不远处摆着石桌石凳,以前努尔哈赤喜欢坐在这里喝喝茶想想事情。

    努尔哈赤拉着阿巴亥坐到石凳上,假装无意地说:“哎,皇太极的额娘死得太可怜了。”

    阿巴亥瞅瞅坟茔,双手合十施礼。回头对努尔哈赤说:“孟古姐姐是个好人。”她本想说当年对她有救命之恩,但是她却把这后半句咽回去。

    努尔哈赤心中大喜,说道:“我们都走了,她怎么办?”

    阿巴亥瞪着眼睛说:“一定要带孟古姐姐一起走啊!把她的坟留在这儿,万一有人来偷盗破坏怎么办?”

    努尔哈赤说:“我也正想着带走,可是带走怎么办?我的陵墓还没有修,总不能还把她埋到我的院子中吧?”

    努尔哈赤一步步引导着阿巴亥的思路,对他来说阿巴亥就如三岁孩子一般简单。

    阿巴亥说:“那又怎么了,就埋在你的院中吧,没什么不可。反正你也不回自己的院中住,你不是说还与我住正宫吗?”

    努尔哈赤笑着,拉着她的手说:“是的。一切都听你的。”

    两月后,努尔哈赤率领着浩浩荡荡的队伍如期搬迁。各种车拉、驴驼、肩挑不一而足,但是一趟并不能搬完所有的东西。

    第一拨先把各宫,各家,各商铺、作坊必须之物搬过去,在新都留下人先安顿下来。其余的人继续穿梭于佛阿拉和赫图阿拉之间,往返搬运。

    努尔哈赤和各宫福晋自然要先住下来,他按照在佛阿拉的位置顺序,重新给各福晋、嫩哲、穆库什、岳托、硕托、济尔哈朗等人分了宫院。

    各人住到崭新、高大、亮堂的新居,自然十分高兴。

    别人倒还罢了,伊福晋那一车一车的花盆,前前后后足足装了三车。

    而兆佳氏更加麻烦,她非要将院中一紫一白两株玉兰,活活移植过去,为此还专门找了花木匠,花匠劝道:“福晋,俗话说,树挪死、人挪活,奴才实在不敢保证能够确保您这玉兰树移过去能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