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二章 谋杀(上)

    更新时间:2018-08-08 04:40:16本章字数:2485字

    兆佳氏抹着眼泪说:“这两株玉兰十分难得,是我出嫁时,父亲亲手种在我宫中的,如今父亲早已去世,我怎么忍心舍弃它们。”

    说着伸手塞给工匠一个大银锭子。工匠摇摇头:“我只好勉为其难,尽力一试,只是挪不活,福晋可不许怨我。”

    这个工匠是努尔哈赤的族人,在族中同辈中排行第十七,人称十七哥儿。因这层关系包揽了旧宫和新宫中的树木、花草种植、养护工作,一年能从宫中挣不少银子。

    比起伊福晋,兆佳氏是真正的爱好花木之人,而且她从来没有得到过努尔哈赤的宠爱,生过一子,也已夭折,整日闲着无事,侍弄花木打发时间。

    一来二去,她与十七哥儿来往多了。两人互生暧昧,宫中女人自然比十七哥儿的女人养尊处优,肤嫩貌美,十七哥儿对兆佳氏垂涎。兆佳氏久不得近男人身,也是心痒。只是两个人碍着情面和规矩,久久没有捅破那层窗户纸。

    十七哥借口新都那边花木不能耽搁种植,先大队人马而去。兆佳氏也借口自己的玉兰树已然出土,怕时间长了死掉,也先众人出发两天。

    干柴烈火,孤男怨女,两人就在新都宫中做成一团。十七哥儿年轻力壮,两人又憋得久了,不知餍足,第二天兆佳氏居然下不得床,浑身都是指抓印和吸痕、齿痕。

    搬迁新都后,富察氏一“病”不起,伊福晋这边却是一蹶不振。她机关算尽,结果让本来不看好的阿巴亥得了便宜。

    努尔哈赤对阿巴亥的宠爱她看在眼里,却认为不过是第二个嘉福晋,除了宠爱什么都没有。这下,她干掉了富察,阿巴亥却做了大福晋,有努尔哈赤的宠幸,她必然如虎添翼。难以撼动。

    嘉福晋心中百般不是滋味,却无计可施。仍然采用了她原来的策略,有事没事上阿巴亥那里去,上最靠近敌人的地方去。

    兆佳氏加快了巴结阿巴亥的力度,阿巴亥却依然不冷不热。

    西林福晋只是与伊福晋、兆佳氏叨咕,说没想到是阿巴亥做大福晋,但其实她并不往心里去,每日照常吃喝玩乐。

    努尔哈赤发动了对叶赫的进攻,布占泰带领五千人马如约而至。但是,努尔哈赤并不忍心让他做前锋,命他加载中军之中。

    代善、皇太极、额亦都、费英东做前锋,努尔哈赤亲率中军,何和礼、莽古尔泰以及努尔哈赤的侄子阿敏断后。

    何和礼是个特殊的人物,他是皇太极长女东果格格的丈夫。东果格格和褚英、代善均为努尔哈赤原配所生。

    在这次出征前,富察氏接见了三位神秘人物。

    努尔哈赤的大军推进到叶赫西城,驻守在这里的是孟古的二哥纳林布禄。他坚壁不出,努尔哈赤率部顽强攻城,纳林布禄渐渐不支。

    叶赫东城,贝勒府中,布扬古和妻子、母亲围坐在一起,愁眉不展,布扬古要率人出城与努尔哈赤决一死战,与二叔对努尔哈赤军队形成内外夹攻。母亲和妻子坚决不许。

    他十三岁的小妹东歌坐在一旁,看他们商量事情。虽然愁眉不展,但是已显出来一副倾国倾城的模样。

    布扬古和东歌的父亲是孟古的大哥宰桑,就是之前被努尔哈赤一劈两半的人。

    布扬古愤怒地起身:“明明是他把父亲劈做两半,气死了姑姑,却偏赖二叔,说是不让祖母去看姑姑,姑姑才气死。如此无耻无义之徒,我一定要率部与他决一死战,报父亲和姑姑的血海深仇。”

    母亲和妻子垂泪,母亲道:“提起他,我们自然恨不能食其肉,饮其血,寝其皮。可是,儿子,我已经搭上了你父亲,不愿意再搭上你了。难道是天要亡我叶赫吗?”

    说毕痛哭,布扬古的妻子也痛哭,说道:“我叶赫与他交手几回,我们一次都没有赢过啊!”,她抹着隆起的腹部:“你和二叔只要不出城,攻击天攻不下来他就走了。”

    东歌被母亲和嫂子的大哭所感染,也哭起来。母亲看着如花似玉的东歌,哀伤地说:“你一出生,萨满就说你可以兴天下,可以亡天下。你什么时候能够中用啊?”

    布扬古放心不下西城那边的二叔,登上城楼,看到城上竖起绿旗,这是两城之间的暗号,竖绿旗表示坚决不要增援,竖红旗表示尽快出城合击敌人,竖黄旗表示敌人已退,竖起白旗代表城破。

    布扬古心中思索,二叔不让增援,证明敌军势力强大,不愿让我冒险。他们猛力攻城,势必消耗,待敌军势弱,再两面夹击。

    布扬古看着对面的绿旗,急得团团转。他命人筹备粮草,所有的将士枕戈待命。

    纳林布禄仍然在拼死顽抗,西城被围得个水泄不通,他数度派人去给大明的总兵送信,出去的人有去无回。

    他看着老母,突然想到让母亲去跟努尔哈赤谈判,这可是他的岳母,努尔哈赤是个爱面子的人,一定不会对母亲不顺。

    然而,从大哥被劈成两半,小妹孟古又气死后,他的母亲就疯疯傻傻,听不懂人话,每日念叨着上西天,找佛祖。

    纳林布禄将母亲簇拥至城头,对努尔哈赤喊话:“两姓的奴才,你的岳母在此,还不快来参拜!”

    努尔哈赤觑眼望去,果然见叶赫老福晋立在城墙门楼前。一抬手命军队暂停攻击,努尔哈赤道:“纳林布禄,你若有本事就与我决一死战,劳烦80岁的老母出来助阵,算什么英雄好汉。”

    纳林布禄说:“呸!你也配提英雄好汉四个字,今天当着我母亲的面,你也说说,你是如何劈了我哥哥,气死我妹妹的!”

    代善上前说:“父亲,不必与他废话,我们只管攻城!”

    努尔哈赤摆摆手:“这毕竟是我的岳母,人伦之礼不可不尊,传令后撤15里扎营。”

    纳林布禄虽然知道努尔哈赤不会就此罢兵,但是解了燃眉之急,大松一口气,送母亲回去歇息。

    当天夜里,努尔哈赤命额亦都、费英东等人率部突袭叶赫西城,又命代善、莽古尔泰、皇太极率人突袭东城。

    他之所以自己不亲自上阵,也不安排儿子们攻打西城,是怕纳林布禄故伎重演,自己和儿子们于理都是叶赫老福晋的晚辈,她也未与努尔哈赤交恶,如果在进攻中误杀了她,岂不遭天下人唾弃。

    两城的进攻都十分顺利,努尔哈赤的部队已攻上城头。

    努尔哈赤在营中不断接到两边的捷报。

    纳林布禄眼看着额亦都攻上城头,急忙退到了瓮城,额亦都命将士射下乱箭,纳林布禄赶紧向内城门退去,建州军紧追不舍,用木桩撞门,眼看即将城破,纳林布禄故伎重演,请求讲和。

    额亦都派人去给努尔哈赤送信,努尔哈赤这边却出了状况……

    他的近卫军中有两名小头目,他们是当年富察氏二哥的贴身侍卫,出征前,富察氏秘密接见了三个人,他们是其中之二,另一个在阿敏的军中。

    三人准备取下努尔哈赤首级后逃跑。

    出征前,富察氏对努尔哈赤的声泪控诉他们言犹在耳。而他们的处境何尝不是像富察氏一样,备受欺凌,原先的兄弟们被拆分得七零八落。

    他们商量好,杀掉努尔哈赤后要不投靠叶赫,要不远走高飞,逃往大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