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丑颜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3本章字数:2007字

    众人的戏言丝毫不考虑两位当事人的感受,苏岱的眼底渐渐泛冷。

    须臾。

    她突然伸手将面纱摘下,让整张面容暴露在众人眼前,众人的议论戛然而止,空气在这一刻突然冷凝。

    人群中有倒吸凉气的声音。

    苏岱的脸上一左一右各有两道疤痕,从眼角直蔓延到下巴,又长又深,像两道沟壑,格外骇人。

    百里瑾的眸子渐渐深沉,让人辨不清喜怒。

    苏岱旁若无人般将面纱重新戴上,语气波澜不惊道;“如此,你们可满意了?”

    众人不敢再多言,吕申用胳膊肘悄悄顶了旁边的二牛一下,二牛连忙高声喊道:“少废话,百里瑾,咱们可还有账没有算完呢!”

    “那这笔糊涂账,你打算怎么算?”百里瑾不疾不徐道。

    吕申喊道:“谁说这是笔糊涂账,杀人凶手就是你,咱们乡亲一场,也不愿意弄的太难看,只要你把我婶子好好安葬了,再拿出五十两银子,咱这事就算过去了!反正人死不能复生,我们也没必要鱼死网破。”

    百里瑾冷笑一声。

    原来目的在此。

    “这位公子,口说无凭,不如让我们先去瞧瞧尸体,再作定夺。”苏岱插口道。

    百里瑾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

    二牛气的脸红脖子粗,嚷嚷道:“你们难道还担心我捏造我自己亲娘的死来讹诈你们吗?我有什么理由这样咒我自己的亲娘?”

    百里瑾回头与苏岱互视一眼,百里瑾回头道:“你误会了,我只不过想过去瞧瞧,令堂的真正死因罢了,若当真因我而死,所有的罪责,我定会一力承担!”

    不知是不是苏岱的错觉,在百里瑾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仿佛看到吕申的身子突然一颤,只是很快又恢复正常。

    随后便听吕申突然说道:“你这人可是出了名的古怪,谁知道你是不是为了逃脱罪责才说的这 般天花乱坠,我告诉你,我婶子的死因就是你一手造成的,你休想瞒天过海!”

    “你既然这般认定,那想必,你是亲眼见到我对令婶下了毒手。”

    “事发之时,我在自己家中,怎……怎会亲眼所见。”吕申的气势突然弱了下来,下意识地扫了身旁的二牛一眼。

    “既然你没有亲眼所见,为何如此坚定?莫不是,想要借此陷害我吧?”百里瑾若有所思地望向他。

    吕申看了看四周,所有的目光都聚在了自己身上,他大叫道:“你少在这里挑拨离间,婶子待我如视己出,我怎会对婶子不利?!”

    “我只说你借此陷害我,可没说过你对令婶不利。”百里瑾唇角勾起一抹笑,眸中泛着狡黠。

    “你!”

    吕申脸色憋的通红,恨恨瞪了他一眼,不敢再看周围的目光,喊道:“你既然要去看,那就去看好了,别到时候再给自己脸上打了巴掌!”

    百里瑾眉梢露出一抹得逞的笑,说道:“那就请几位带路吧!”

    一群人又浩浩荡荡赶到了二牛家,二牛家徒四壁,只买了一口薄棺亘在院子当中,他不敢再往棺材中看,语气带着浓浓的伤感与恨意:“我娘就躺在里面,你去看吧!不过我警告你,你若是胆敢对我娘不敬,就休怪我不客气!”

    说罢,他红着眼眶挥了挥拳头,像是与百里瑾示威。

    百里瑾身后的小童把他推开,梗着脖子看他。

    百里瑾笑道:“无妨。”

    说着,掸了掸衣裳,走近那口薄棺。

    吕氏闭着眼静静躺在棺材里,外表乍看之下并无异常,百里瑾目光微眯,自吕氏的身上一寸一寸向下游离,在看到她手腕处之时,突然目光顿住,将手探了过去,只是他的手还没有碰到吕氏,突然被一旁的二牛紧紧抓住,怒道:“你敢碰我娘一下试试!”

    百里瑾不喜他人碰触,眸光一冷:“放开!”

    二牛恨恨瞪着他,手上动作却丝毫没有懈怠。

    百里瑾声音更冷下几分:“你若是不想你娘枉死,就放开!”

    二牛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最终把手松了开,说道:“你最好不要耍花样!”

    百里瑾揉了揉手腕,将吕氏的袖口掀开,只见上面已经密密麻麻生起了一些红色斑丘疹,百里瑾眸中一沉,连忙又拿起另一只手掀开,果不其然,都有同样的症状。

    百里瑾神色肃起,又掰开吕氏的嘴唇,发觉牙龈都已有腐烂状态,一股腥臭扑面而来。

    他收回手,转身看向二牛问道:“你娘死的时候,是不是七窍流血而亡?”

    “不错!”

    “那便是了。”百里瑾若有所思。

    二牛急不可耐问道:“怎么了?你有什么发现?”

    百里瑾冲小童使了个眼色,小童会意,上前递上毛巾,百里瑾接过擦了擦手又递了回去。

    “你娘她是被人下了毒,才导致的。”

    此言一出,众人哗然。

    只有一旁的苏岱注意到,进来之后一声不吭的吕申,变了脸色。

    “我娘被下了毒?!怎么回事?你说清楚啊!”二牛一把抓起了百里瑾的前襟。

    百里瑾淡淡看着他。

    二牛抿抿唇,撒开了手,脸上焦急之色不减。

    “你娘的药里,只怕是被人下了水银,她身上的症状,可服食了水银中毒的症状一模一样,若是你不信我,大可以请别处再寻其他大夫,只是若我没记错,我给你的药方之上,可从来没有水银。”

    二牛面容震惊,向后退了两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七尺男儿竟双眼模糊,嘴里喃喃道:“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你若是想找出凶手,不妨想想,除了你之外,还有谁接触过你娘服的药,随后再去镇上的药铺问问,看谁买过水银,水银这种毒物,相信各个药铺都会有所记录。”

    二牛吸了吸鼻子,大脑飞速运转,突然目光顿住,猛地转头看向吕申,高声喊道:“是他!”

    吕申脚下一软,转身就要跑,百里瑾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拽住,说道:“事情败露,心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