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算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3本章字数:2010字

    闻懿脸上的笑意渐渐敛起:“苏岱,本王的耐性可是有限的。”

    “怎么,难道晋王殿下将我害到如此田地,我还要对殿下好脸相迎,感恩戴德不成?”苏岱回头对上他隐隐泛着怒气的眸子。

    闻懿脸色变了几变,与她四目相对,才将口气又软了几分道:“阿岱,本王原意,是想帮你追查真凶的,若是本王不提议将你容貌毁去,又怎能掩人耳目?你要相信本王,本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

    “晋王殿下,你将我容貌毁去,我并不怪你,只是我想让你知道,我此生最痛恨背叛,欺骗,我苏门被抄斩之时,的确是晋王你将我暗中救了出来,我也的确视你为恩人,对你言听计从,可谁又能料到,你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为了利用我达到你自己的目的!”

    看着闻懿的脸色变化莫测,苏岱心中更是讥讽。

    看来自己果然说到了他的痛处。

    他将自己救走,朝廷自然会得知自己失踪的下落,依皇上的性子,定不会放虎归山,他若是要斩草除根,便会下达通缉令,全力搜捕,闻懿正好借此机会将自己的下落透露给皇上,以达到皇上青睐,进而,加封官爵!

    哪怕是上一世,她苏岱也不是个蠢蛋,在她临死之时,通过对官兵的旁敲侧击,已将所有事情都想了明白。

    他如今所得来的无限荣耀,是踩着自己的尸体爬上去的!

    这一点,她苏岱永远都不会再忘!

    “阿岱,你多心了,定是有人在你身旁挑拨离间,煽动你我之间感情,你若是对我起了猜忌,那才是中了别人陷阱!你告诉我,那人是谁,本王定将他挫骨扬灰!”

    苏岱冷笑一声,转过头去不再看他,她怕自己再盯着他这惺惺作态的样子,会忍不住呕吐!

    看到苏岱这等态度,闻懿眸中闪过一丝狠戾,转瞬即逝。

    若不是留着她还有用处,他堂堂晋王,何须受此等侮辱!

    想到那件事,闻懿忍了几忍,将心中的火气压了下来。

    “看来,阿岱已经受了奸人挑唆,对本王不再信任了,还是说,阿岱移情别恋,与他人相许一生,已经背叛了本王,所以才如此将事情都推到本王身上,想要倒打一耙呢?”

    话音刚落,立刻一道目光射来,直击他心底,好似要将他看穿一般。

    “晋王殿下这颠倒黑白的本事,可真是让民女大开眼界,民女领教了,若是殿下没什么事,民女就先行告退了!”

    苏岱一句话都不愿和他多说,转头就要走。

    “慢着!”闻懿在她刚转身之际,连忙过去攥住她的手腕,急声道:“你越发不懂规矩了,本王还没开口,谁准你离开?”

    饶是他再忍气吞声,也受不了苏岱这般对他。

    苏岱转过身狠狠将他的手甩开,冷声道:“别碰我!”

    脏!

    闻懿面容带了怒意,盯着她看了一会儿,转身坐到上座,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说道:“带你回来的人向本王报告说,他们是在一个村子里找到你的,而且,你还在一个男人家里,此事,你是不是应该好好跟本王好好解释一下?”

    “不知晋王殿下想让民女解释什么?”

    闻懿双眸眯起,现出危险意味:“那个男人,是什么人。”

    “不清楚,素昧平生罢了。”

    “不可能。”闻懿率先否认:“那个男人可是对你照顾的很,你们之间,定不会如此单纯。”

    苏岱不怒反笑:“看来晋王殿下对民女的事,倒是格外上心。”

    苏岱暗暗心惊,这个闻懿人面兽心,他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这样说来,想必自己的踪迹,他早就掌握在手中。

    这人,不好对付!

    闻懿端着茶杯的手微微一顿,很快绽出一抹微笑:“你是本王这辈子最爱的女人,本王自是对你多多挂念,好了,现在天色渐晚,阿岱还没有吃饭罢,你原来的房间,本王没有让下人动它,一切如旧,你先回房休息,本王一会儿便派人将晚膳送到你房间。”

    苏岱心里犯着嘀咕,这闻懿的举动,肯定不会这样简单,她不禁暗暗留了个心眼。

    “不必了,若是晋王殿下没有旁的事,民女就先回去了。”

    这样的龙潭虎穴,她还是少待为妙。

    “怎么,这么迫不及待回去见你的新欢么?”

    闻懿冷不丁嘲讽一句。

    “晋王殿下怎么说也是有身份之人,这样往一个女子身上泼脏水,当真不是君子所为,看来,晋王殿下即便得到皇上的青睐,还是摆脱不了骨子里的卑鄙。”

    “苏岱,你说话最好注意措辞!不要以为本王对你情深义重就可以任由你胡作非为,方才的话,本王不想听到第二次!”

    闻懿脸色铁青低喝。

    他心里的怒火实在压得难受,这个女人比之前更让他恨得牙痒痒,如果不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就她这几句话,自己早就杀了她!

    哪里还容她这般嚣张!

    “呵,情深义重。”苏岱脸上笑意加深,是掩藏不住的嘲讽。

    “民女可担不起晋王殿下的情深义重。”

    她这样的语气彻底把闻懿激怒。

    “咣!”

    杯子狠狠砸在桌上,茶水四溅。

    闻懿疾步过去一把攥住她的手腕,恶狠狠道:“苏岱,你听好了,本王现在身份不比从前,你若是再敢胡说,就别怪本王不客气!”

    他用力极大,显然真的动了气,苏岱觉得手腕都快被他勒断了,可她心底有着自尊,她不可能跟眼前这个人渣软下一分口气。

    她紧紧盯着他满是怒火的眸子,不卑不亢,没有一丝畏惧。

    二者谁都不肯后退一步。

    闻懿对苏岱多了一丝陌生。

    曾经的苏岱,从来不敢,也不会这样看着他,跟他说话。

    “来人!”闻懿只是片刻的恍惚,就转过身高声喊了一句。

    话音刚落,从外面闯了进来两个劲装侍卫。

    “把她给本王带下去,好生看管,没有本王的命令,她不得踏出晋王府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