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中招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4本章字数:2004字

    吕申也察觉了百里瑾在盯着自己脸上的伤处看,不由低下头去,说道:“还请大夫帮二牛兄弟看一看,救我兄弟一命。”

    “这是怎么回事?”

    百里瑾并不急着为二牛医治。

    吕申此人不是善茬,定不能掉以轻心。

    更何况二牛明明和吕申反目,他们又怎么可能厮混在一起?

    即便吕申有心,二牛也不会同意。

    “自从那事之后,我心里实在是不安,觉得甚是对不住二牛兄弟,虽说二牛对我动了手,可到底是我有错在先,我也不怨他,就……”

    “若是你真心悔过,就该去衙门投案自首,你所犯的错,可是杀人害命。”

    百里瑾冷哼一声,实在看不上他这惺惺作态的模样。

    这人性子奸诈,实在狡猾的很,他这次过来,定是目的不纯。

    吕申脸色一变,垂着头哼哼两声,半晌才说道:“说到底我们到底还是一家人,何必做的那么绝呢,我今日本想去二牛家找他赔礼道歉,谁知我一进家门就发现二牛已经倒在地上昏迷不醒,我看他还有气儿,就赶紧把他送过来了,事不宜迟,你还是快救救他吧!”

    百里瑾看了他一会儿,又看了看床上的二牛,开口道:“那好,你先出去,治病救人,乃医者本心”

    “好好好,谢谢大夫。”吕申又是一阵千恩万谢才一步三回头地出去了。

    百里瑾过去搭上他的手腕,为他把脉,心中隐隐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随后又掰开他的眼皮看了看,大吃一惊,喃喃道:“奇怪,是谁向二牛下手。”

    “公子,二牛他……”

    “中毒了。”

    关儿目瞪口呆。

    “当真奇怪,二牛他如今恪守规矩,又是一个无名小辈,是谁大费周章要害他?”

    而且,这毒也并不厉害,只不过能致人昏厥,远远要不了人的性命。

    百里瑾在心里思索着。

    这毒他也见过,一般的人家是没有的,所以吕申几乎排除了嫌疑。

    “或许,是他以前得罪了有点身份的人,才招了这次祸事也说不准。”关儿插嘴道。

    百里瑾不再多想,吩咐关儿去拿来银针,替二牛将身体内的毒素逼了出来。

    等一切收拾妥当之后,才让吕申进来,示意他可以把二牛抬出去了。

    可二牛仍是还未转醒,吕申急忙道:“百里大夫,你可不要诓我,你这,明明就没有医治我二牛兄弟嘛!”

    “胡说!”关儿听不得有人质疑他家公子,喊道:“我家公子已经给他把了脉,二牛是被人下了毒,我家公子已经为他施了针,你把他带回去,他定会醒过来的,你若是不信任我家公子,以后就别往这里来了。”

    不知为何,在关儿说出这番话之后,百里瑾好像觉得,吕申眼梢带过一丝得意。

    “关儿言重了,我这不也是担心嘛,现在有关儿这句话,那我就把心放到肚子里了。”

    说完,他就要带着二牛离开。

    “等一下!”关儿没好气地嚷了一声:“你还没有给诊金呢!”

    吕申一愣,狠狠拍了一下脑袋,接着连忙赔笑:“呦,看我这记性,实在是忘了,忘了。”

    一边说,一边从袖口摸出几个碎银子放到桌上:“不用找了,不用找了。”

    说完,生怕百里瑾找他麻烦一样,慌忙带着二牛离开。

    关儿把桌上的银子收了,嘟囔一句:“这人怎么这般奇怪?”

    说着,把银子呈给百里瑾,百里瑾摆摆手:“你留着买点零嘴吧!”

    关儿面上一喜,笑道:“谢谢公子。”

    百里瑾终是清闲下来,想着苏岱以后要在这里长期居住,心中不禁有了思量。

    苏岱还在慢慢消化着她现在拥有的容貌,就听到外面有敲门声,得知是百里瑾过来,她打开门问道:“怎么了?”

    “这几日你在家里也闷的久了,不如随我去城里逛逛,也好为你再置办些东西。”

    百里瑾弯着眉眼,看起来心情极是不错。

    “我……不需要置办什么,多谢百里公子的好意了。”

    她在这里住着已经够麻烦这人了,哪里还有让他再破费的道理。

    “你不需要跟我这般客气,别的不需要,但是衣裳不能少吧!你现在连身替换的衣裳都没有,不去置办怎么成。”说着,又想了想,接着道:“不必担心,你现在容貌已然大改,即便晋王走在你面前,他也绝不会认出你。”

      “这……”

    正在苏岱犹豫之际,百里瑾突然脸色一变,捂着胸口弯下身子,脸色苍白,五官纠在一起,显得极为痛苦。

    “怎么了?”

    眼看百里瑾支撑不住就要倒下,苏岱连忙扶住,急声喊道:“百里瑾,百里瑾!你怎么了?你觉得怎么样了?没事把?”

    “该死,千防万防还是没有防住。”

    他咬着牙,不知何故,脸上已经渗出了汗。

    “百里瑾,我要怎么做?”

    “找……找吕申……拿……解药……”百里瑾颤着声音说完,头一歪,昏死过去。

    苏岱哪里见过这种阵势,当即六神无主,手忙脚乱。

    “关儿,关儿!”

    话音未落,关儿一路跑着就过来了,看到百里瑾昏死在她怀里,当即大喊一声:“公子!”

    接着就从苏岱怀里把百里瑾接过来,又喊了两声看到百里瑾无动于衷,嘴唇有发紫之相,急的都带了哭腔:“我家公子这是……这是被人下了毒,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苏岱看到百里瑾手心出有异常,连忙拿起一看,惊道:“这……这……”

    那手心处黑紫一片,大有溃烂之势。

    关儿急的顿时就“哇”地一声哭了出来。

    苏岱试图安慰他,可也不知该怎么开口,她极力使自己冷静下来,问道:“你跟着百里瑾也有几个年头了,知道他这里有什么可以解毒的良药么?”

    关儿抹了一把鼻涕哽咽道:“公子早就说过,要解毒就要用其解药,不能随便乱用,公子好端端的,怎么就会被人下了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