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引诱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4本章字数:2080字

    苏岱知道闻懿这个人就是不能让他轻易的得到,如果太容易他会觉得你是别有用心的,就像是这样一次又一次他反倒是上了自己的套,一步步的吃紧他。

    苏岱眼神斜睨了一眼背后盯着自己看的闻懿,她不用转头也知道背后的人肯定在盘算着怎么能得到自己。

    她快步回到梅园之后就听到了同屋的歌舞伎们在门口闲谈:“哎,你知道吗?今天晚上的晚宴可是很重要的,据说梅园的各位夫人和姬妾全部都要去哪。”

    “是吗?那我们可得好好表现了,说不定就被晋王看上了,成为夫人了,哈哈”,其中一个人的笑声显得很是得意。

    “就是,就是,这晋王有那么多的夫人,多一个也不在乎嘛”,几个人笑成了一团。

    苏岱当下心里就有了主意,她去找了晋王府的管家闻堰,说的很是真诚:“管家,怜儿本来就是乡下人,没有见过什么大场面。”

    “据说今天晚上的晚宴有乐悦坊的歌舞表演,我可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能不能让我看看什么样子,可是我又不是晋王身边的的丫鬟。”

    说着就要哭出来的委屈,闻堰知道这虽然晋王看中了她,让她搬去了梅园,可是因为出身的原因在梅园受了很多的委屈。

    所以也就叹了一口气:“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不容易,不就是一个乐悦坊的歌舞吗?今天晚上你和她们一起进去给晋王盛汤羹,可一定要谨慎小心一点啊,别出了什么差错。”

    晚宴还没有开始,苏岱就已经看到了鱼贯而出的婢女们手中端着各色各样的盘子,大殿之中已经是灯光通明,穿着绫罗绸缎的歌舞伎已经来来回回的出入。

    苏岱一步步的端着自己手中的汤羹,准备进去里面的大殿,在门口的时候被管事的再一次拦住开口。

    “都给我精神一点儿,不允许给我出任何的差错,谁出了差错,自己知道后果的,快点给我进去”,一个个的婢女进入了金碧辉煌的大殿。

    入目便是台上歌舞升平,席间觥筹交错,好不热闹的场景,清脆的乐声伴着苏岱进去的鼓点,一声声的像是敲击在她的心上一下。

    闻懿左拥右抱的坐在最高的位置,从右到左依次是他多位的夫人,脸色已经因为喝了不少酒而变得微红,眼神迷离的看着底下的歌姬。

    “王爷,来,再喝一点,再喝一点,王爷,你看嘛,哎呀”,声音不断地笑闹,苏岱眼看就到了闻懿的身边。

    她看着自己手中的汤羹开口:“王爷,这是醒酒的汤羹,是醒神的,你慢用,哎呀,哎呀”,一个不小心她的汤羹直接撒在了闻懿的身上。

    身边的歌姬当时就直接生气的开口:“你这个贱奴婢到底是怎么做事的,竟然敢把汤羹撒在王爷的身上,我看你是不想活了,来人把她给我拖下去好好教训教训”。

    闻懿眯着自己危险眼睛,看着对面低着头没有说话的苏岱,底下的人全部都屏住了呼吸,不敢说一句话,刚才还乐声悠扬戛然而止,全部都静静地看着高台的几个人。

    “给我抬起来头,让我看看到底是谁这么的大胆敢把汤羹撒到本王的身上”,语气危险的看着对面跪着低着头的苏岱。

    “王爷饶命,饶命,怜儿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苏岱抬起来头很是慌张的开口,一张脸抬起来的时候更是让闻懿惊讶,随后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一只手捏着酒杯:“又是你”,苏岱微微抬起头,露出了库尔德的容颜,两弯浅眉如翠羽,肤白如雪,小巧精致的嘴巴看起来更是诱人。

    “王爷恕罪,怜儿自小没有见过世面,一时之间慌了神,没有注意,请王爷恕罪”,一句话说完,楚楚动人的脸色更是让苏岱演的入木三分。

    身边却传来一声嗤笑:“真是笑死人了,连一个歌舞伎表演都没有看过,你的出身还真是低,再说这样的场面是你一个低微的奴婢说看就看的吗?”

    “在服侍王爷的时候竟然不好好服侍,还敢分神,真的是该死”,身边的一个姬妾开口嘲笑,还没有说完的时候。

    闻懿只是低声开口:“滚下去”。

    那个姬妾得意的看着跪在地上不动的苏岱:“让你滚下去,没有听见是不是?”

    “我说的是你,滚下去”。

    闻懿冷眼看了姬妾一声,吓得她打了一个冷战,不可思议的看着闻懿:“你说的是我?是我?”

    “我说过的话不会再重复一遍,不要让我再看到你”,闻懿冷脸说完了之后,就看到了一边的侍卫立马上来架走了她。

    “过来”,闻懿开口眼神暧昧的看着对面的苏岱,就像是看着猎物一样,苏岱听话的一步步走近他。

    大殿上面的气氛再一次的缓和起来,并没有一个人的失去有什么影响,清脆悦耳的乐声重新响了起来,底下的歌舞伎轻歌曼舞,再一次的醉生梦死起来。

    “怜儿,怜儿,你与本王还真是有缘呀,你说这个缘分是天定的,还是有人刻意做的那?”闻懿意有所指的喝了一杯手中的酒,忽明忽暗的灯光下显得更是几分的阴险狡诈。

    “怜儿不敢,怜儿只是……只是早就仰慕王爷的才貌,只不过一直觉得自己配不上王爷,所以才会一次次的忍不住的跟在王爷的身后,要说是有意。”

    “也是怜儿有意的想要多看王爷几眼”。

    眼眶微红看着对面的闻懿,苏岱几乎快要呕吐出来了,看着自己面前的仇人,害死自己的罪魁祸首,自己只能是忍住自己的心中恨意,只为了拿到解药。

    解药是她现在的唯一想法,只要是能救百里瑾,闻懿听了更是高兴的哈哈大笑起来,一把揽过了她:“是吗?看来本王在你的心里已经藏了好久了。”

    “现在本王就在你的面前,让你好好的看看我,是不是你的幸运?”

    手不安分的在苏岱的身上摸来摸去,她只能是忍住心里的恨意和不快。

    笑脸对着他:“那是自然,这一次终于可以近距离的看着你的脸了,我忍不住的想多看你几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