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宴会诡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4本章字数:2035字

    自从在晚宴上面两个人的四目相对,和几次苏岱刻意安排的偶然机会,闻懿似乎对她是极其放心和信任的。

    “怜儿,据说你可是会歌舞的,要不然给本王跳一个让我看看,我最近为了朝廷上面的事情实在是烦心的很”,闻懿头疼的一脸期望的看着对面的苏岱。

    “怜儿不敢说是舞技超群,但是王爷既然为了国家百姓如此的劳心劳力,怜儿当然也要让王爷高兴一点,不让你再那么的劳心了。”

    苏岱身姿曼妙,在加上一身白衣飘飘,小步碎花一样的步伐更是让整个人显得清新脱俗,看起来很是赏心悦目。

    “好,看不出来怜儿的舞技竟是如此之好,看来本王没有看错你,你确实一个称本王心的人,哈哈,不如我们来玩一点不一样的”。

    闻懿说完直接一个滑步过去抱住了正在跳舞的苏岱,眼神很是暧昧的直接抱着头埋着头在她的肩膀:“怎么?不想要和我在一起?本王可是对你很有兴趣了。”

    “王爷哪里的话,怜儿怎么会不想要和你在一起,怜儿可是觉得王爷是人中龙凤,理应坐在那万人之上的高位上的。”

    苏岱自然知道他的弱点在哪里,故意开口的话让他立马变了脸色,直接捏了她的脸:“哦?你这些话都是从哪里听来的,就不怕杀头吗?”

    脸色变得阴晴难定,看起来难以捉摸,不过苏岱看着他很是认真的的开口:“如果说真话也要被杀头的话,那天底下就没有敢说真话的人了。”

    “怜儿是真的这么认为”。

    果然说完之后闻懿朗声笑开:“果然是个有胆有识的女子,本王没有看错你,看来你果然是本王的小心肝了,哈哈哈。”

    闻懿对苏岱的态度在接下来的几天里面发生了很大的改变,每一天除了书房就是去苏岱梅园的房间,可以说是如胶似漆。

    不过苏岱在关儿的指挥下并没有让他占到多少的便宜,每一次基本都是在迷药下昏倒在了床上,然后睡一夜。

    梅园里面的下人自然是看出来了分别,不仅对她的态度发生了改变,而梅园其他的几位夫人更是对她毫不客气。

    “吆,这是谁呀?这不是那个奴婢吗?怎么现在这奴婢也这么胆大敢跑到主子的地盘上撒野来了,还真是世道变了呀”,刘夫人一脸鄙夷的看了对面的苏岱一眼。

    这个刘夫人之前她在晋王府的时候就知道她是心狠手辣,没有什么是她为了争宠干不出来的事情,偏偏生了一副的媚骨,让闻懿对她也是颇为宠爱。

    “刘夫人说笑了,怜儿怎么会和夫人相提并论,夫人可是受王爷宠爱的前辈,怜儿一个新人怎么敢和夫人争宠。”苏岱一脸的谦恭退让对着面前的这个刘夫人。

    对面妆容妖艳的女人正准备发作的时候,她的丫头突然在她耳边低语了两声,她还停下来了,显得也是不屑的眼神。

    “别以为我今天放过你,就是怕了你,你要是再敢迷惑王爷,我一定让你好看。”

    说完就大摇大摆气势汹汹的离开了,剩下苏岱一个人在原地。

    苏岱并不明白这个刘夫人为什么突然就放过了自己,本来不在意的事情,直到一份请帖到了她的房间,她才起了疑心。

    “夫人,这个是王夫人派人递过来的请帖,说是今天晚上有宴请,听说你舞技高超,所以让你一展舞姿”,贴身丫鬟说了请帖的内容。

    苏岱则是一头雾水,自己跳舞的事情她怎么知道,而且这个王夫人据说了解是和上午找她事情的那个刘夫人是一向交好,这样一来不得不防备他们两个人。

    一身迤逦拖地魅色长裙,尊贵大气的妆容在苏岱的脸上更是锦上添花,平白增添了几分的大气,闻懿看到更是惊艳至极,直接让她坐在自己身边。

    “王爷,听说秦夫人在进入王府之前可是舞技超群,我们一众姐妹更是想要见识一下妹妹的精彩绝伦的舞蹈,不知道妹妹肯不肯赏这个脸”。

    苏岱刚一落座,就听到了身边的王夫人提出了这个请求,一下子让苏岱成了整个大殿的焦点,如果这个时候拒绝的话,那肯定是不给王夫人面子,恐怕之后的局势更加难堪。

    “当然可以,姐姐们只要不怕妹妹的这些雕虫小技入不了姐姐的眼睛,在这些歌舞伎面前着实有点班门弄斧了,那妹妹就献丑了”。

    苏岱不知道这几个人的心里打的什么算盘,但是自己先在的处境已经是骑虎难下了,只能是将计就计,看看有什么花样。

    大殿中央苏岱额角一抹红砂,轻启朱唇,眉眼似有万分风情,一袭逶迤拖地长裙站在中间更是鹤立鸡群,显得高贵典雅。

    悦耳的乐声一起,她那婀娜多姿的腰肢随风一样的慢慢摆动,轻轻腾空的步伐就像是盛开了一朵朵的白莲花一样,时而轻舒卷云,手中宽大的云岫随着眼波流转甩动,整个身体行云流水般的流畅,又似蛟龙凤舞一样的赏心悦目。

    闻懿已经看的深入其中了,旁边的几个夫人却是得意不屑的眼神看着舞动的苏岱,眼神意识了一下旁边的下人,下人意会的点了点头。

    苏岱在地板上游走的时候已经感觉到了不对劲,这个地板滑的已经让她整个人站不住了,她惊呼,本来一个腾飞的动作让她直接一个趔趄摔在了地板上。

    “扑通”一声巨响,苏岱剧烈的疼痛感从脚踝传来,几乎快要断裂一样的难受,她的眼泪都快要逼出来了。

    一声怒吼:“怎么回事?怎么了?”闻懿直接推开了围在苏岱身边的一群女人,怒火的声音传来。

    “王爷,怜儿才疏学浅,打扰了各位的兴致,还请王爷不要怪罪,怜儿实在不是故意的”,苏岱眼泪汪汪的看着头顶的闻懿。

    闻懿更是怜香惜玉的看着身边的人:“都特妈是死人吗?站到这里干什么?没看到夫人已经疼成什么样子了,给我查到底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