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九章 毒发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4本章字数:2026字

    晋王府闻懿正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像是蚂蚁求生一样的,跪在地上不断请求自己的死侍,他都觉得烦躁不已。

    “你们出发前我说过什么话,不用我在交代了吧,自己了结吧”,说完之后挥了挥手,眼神波澜不惊的看着痛哭流涕的人一个个被拉走。

    立在他旁边的徐参感觉到了他身上的杀意,大气都不敢出,他也没有想到这一群死侍竟然那么不管用,去了那么多人,连两个人都杀不了。

    “王爷,你……你不要担心,那两个人绝对是逃不过你的手掌心的,再说了他是在京城开的医馆,这往后还怕没有整他们的法子,不用太过于忧心了”。

    一字一句谨慎的开口,生怕身边的男人一个不高兴直接处置了自己,那些死侍的下场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死状极其的残忍。

    “苏岱,我看你能跑到天边去,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乖乖的回到我身边,继续做我的棋子”,阴狠的话语,得意不屑的眼神从闻懿的身上发出来更是让人胆寒几分。

    医馆内屋床上躺着绝色美人,脸色苍白,冷汗在额头密密麻麻,百里瑾手上粗略绑的纱布已经随着血液浸透了。

    俊秀少年完全没有顾得上手臂上的血迹已经渗出来,一排银针直接在他的手中打开,他的眼神直盯盯的看着床上女子的每个穴位。

    眉头紧紧的皱着。眼睛一下都不敢眨的生怕手中的银针会伤到没有意识的女子。

    素手婉转一针下去直接扎在了已经发黑的蛊毒伤口,之前救她的时候就是因为她中的毒太过于罕见,他还是从古书中才得知这是蛊毒。

    当时并未看出有任何的解法,现在情急之下他必须先用银针压制,门外关儿还在焦急的来回踱步,终于忍不住的开口。

    “公子,情况怎么样?需不需要我进去帮忙,就是给你打个下手也行呀”,哀求的语气生怕百里瑾不顾自己的胳膊伤口裂开去救苏岱。

    “闭嘴”。只有两个字从门里面传来出来,关儿立马就闭了嘴在门口不住的往里面张望。

    银针一根根的扎进了苏岱的胸口的位置,正想要松一口气的时候,不料体内的蛊虫太过于繁多,胸口的黑血不足以压制。

    直接把银针逼了出来,百里瑾眼中精光一闪,一只手直接夹住了迎面而来的银针,脸色凝重的看着她的病情越来越严重。

    百里瑾并没有放弃,重复了刚才的动作,银针进入了体内还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像是第一次一样的又飞了出来。

    看起来一点也压制不住她体内的蛊毒了,她体内的子蛊现在存活的时间已经很久了,如果在不快点处理的话。

    那么今天发生的情况将会在将来无数次的出现,他又重复着拿起了自己的银针在同样的位置上扎进去。

    一点点的看着银针慢慢的进去了她的身体,他的眉头才松开了一点,轻轻的舒了一口气,看着床榻上依旧脸色苍白的人。

    更是觉得心疼不已,刚才就因为看到了自己手臂上的血和自己杀人的情景,让她再一次的回忆起了之前的事情,引发了蛊毒。

    百里瑾暂时压制住了蛊毒之后,就缓步走了出去,刚刚打开门,关儿已经急不可耐的赶了上去。

    “到底怎么样了?你们两个在里面我都快要急死了,你的伤口包扎的是什么呀,你看看都渗出来血了。”

    “你的话能不能少一点,吵的我脑袋都疼,她的蛊毒我用银针暂时压制住了,但是必须得马上找到破解之法,要不然就会危及她的性命”,百里瑾任凭关儿一边处理他的伤口。

    他用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他的脑子已经在查阅他到底在那本古书里面看到了关于蛊毒的记载。

    “我记得之前阿仇姑娘醒过来的时候,我多嘴问过她一句,之前她的蛊毒发作的时候她是怎么办的。”

    “她倒是显得很哀伤的开口说都是她的父亲用心头血将养着她,我听完之后还震惊了半天,竟然有父亲肯为了女儿这么大的牺牲,我当时很是佩服她父亲那”,关儿一边包扎一边回忆起来当时的情况。

    “我知道她父亲用心头血养着她,可是眼下她父亲已经不在了,上哪里去找心头血给她解”,百里瑾听了关儿的话更是心里焦急不已。

    “可不是,这就陷入了死胡同,这蛊毒是奇毒,只有苗疆的擅长巫蛊的人才会这种禁术,凭我们的力量肯定是解不了的,这可怎么办,难道刚替姑娘换了一张脸就没用了吗?”关儿泄气的开口。

    “不可能,一定会有别的办法的,一定会有的,安静点,让我想想”,百里瑾开始疯狂的搜索自己看过的上万册古籍里面那本书提到了这种蛊毒。

    “公子,我们直接去藏书楼不就好了,那全部是你看过的书,就是一本本找也可以呀”,关儿被他的气势吓到了,忍不住怯懦的开口。

    “我想起来了,快点,跟我去藏书楼”,百里瑾一下子拍了桌子翻身而起,兴奋的脸色上面是突然想起来了那本古书上面有破解之法。

    两个人灰头土脸的在藏书楼一堆古书里面翻了半天,才听到了关儿的一声很是兴奋的叫声。

    “公子,我找到了,找到了《苗疆古史》,快看”,关儿兴奋的抓住了一本快要掉破皮的古书开口。

    百里瑾一把拿过,直接翻到了当初看的蛊毒之术那页,细细的读了之后,脸色发却不好,全然没有了刚才的兴奋。

    “怎么了?这本书不是找到了吗?公子怎么还是不高兴,到底说的什么呀,快点”,关儿已经是急切的想要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百里瑾迈开了沉重的步伐,书扔到了关儿的手上,关儿才看到了翻着的那页书写的“上古禁术蛊毒之法,可解,唯有至亲之人的心头血养之,令还有一法,偏是中毒者枕边人的心头血养之也可解,不过此法多冒险,然未有成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