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犹豫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5本章字数:1961字

    “两个人已经受了不少的伤,回来的时候就看到百里瑾着急忙慌的怀里抱着一个姑娘进了医馆,而且严禁任何人进出房间,就连他那个书童都在门外侯着”。线报恭恭敬敬的开口。

    “晕倒了?是当时的那个秦怜儿吗?到底还是让我找到了,我就说我派出去那么多人竟然让他们毫发无损是不可能的。”

    “这一次只是给他们一个教训,下一次就不会这么好运了,再继续打听,那屋里的两个人到底是怎么回事?下去领赏”。

    说完了之后线报的人就下去了,旁边的徐参摇着自己的蒲扇,笑着开口:“看来王爷派出去的人还是有点作用的,至少让他们受伤了。”

    “而且据线报所说那个女的应该是伤的不轻,如果这一次都够一命呜呼的话是最好了,也可解了王爷的心头之恨。”

    “之前她在晋王府拿解药的时候,可是装的一手娇柔”。

    闻懿也拿起来了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眼神阴毒:“我就不信我把他们两个蚂蚁捏不死,在我的手上还没有谁能反抗的了我的。”

    “我就让他们看看到底反抗我的人是什么下场,之前那次是我疏忽了。下一次他们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徐参在身边配合的看着他:“王爷何不趁这一次的机会直接把他们两个眼中钉杀了”。

    闻懿点头:“这件事情就不劳军师费心了,我会安排好的”。

    两个人看了一眼彼此觉得心灵相通的阴险的笑了起来,在偌大的宫廷中显得有几分的渗人。

    医馆门口两个人还在相互对持,百里瑾心里因为关儿的话也有点犹豫,矛盾的心理在他的内心纠结万分。

    “让开,让我先进去看看情况怎么样了,快点”,百里瑾不断的催促着挡在门口的关儿。

    “你要干嘛?我刚才说了那么多的话你怎么听不进去那,要不然我就把师傅的灵位拿过来,我看你还做不做?”关儿气愤的脸色已经涨红了。

    “我先进去看看她的情况怎么样了,刚才用银针勉强压制住了,如果不看着很容易出问题的,你让开”,百里瑾说完之后直接一个手推开了他进入了门里面。

    关儿看他的面容也有点犹豫就没有跟进去,说明自己的说法起了效果,百里瑾看着床上的娇人此刻已经是没有一点血色的躺在那里。

    银针压制的部分已经变成了乌黑的样子,他忍不住的开口:“你说我没有十成的把握,如果是你的话你会怎么做?”

    “我知道你如果知道了我现在心中的想法,一定会怨我,之前你为了救我的时候没有一点的犹豫,关儿就算阻拦你。”

    “你还是义无反顾的一个人去了晋王府不顾自己的爱恨情仇,委身于他人,就只是为了拿到解药。”

    “可是现在我心里却犹豫着到底应不应该救你,你到底是谁?这心里的想法在你看来是不是特别的不堪,原来我也是一个正常的人。”

    “在书上看的方法我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万一这个方法不成功的话,你醒了之后会不会埋怨我没有经过你的同意就解你的蛊毒,导致你出现一些不好的结果,可是你要记住不管成不成功……”。

    百里瑾对着床上的人喃喃自语了一段,关儿就在外面喊“公子,刚才你在和谁说话,你怎么还不出来?你是不是实验了。”

    “你再不说话我就闯进去了”。

    关儿说完就准备闯进去的时候,百里瑾从里面直接拉开了门:“急什么急,我这不是出来了,依照你的意思我们应该怎么办?”

    百里瑾摆出了一副听他说的样子,关儿心中一喜想着自己家的公子终于被他劝动了。

    开口:“我的意思是床上的这个姑娘,我们又不知道她的真实来历,也不知道她都得罪过什么人?现在救她的方法有这么的冒险。”

    “真的不是我们不救,那总不见得大夫为了救一个人把自己的命都搭上把,我们不如先用一下医术把她的蛊毒压制住。”

    “看她自己的命数,如果命不该绝当然很好,命断于此只能是她自己红颜薄命,你也不至于白白的搭上一条性命。”

    关儿自认为自己说的合情合理,自己都忍不住的为自己鼓掌了,要不是看到百里瑾冷峻的面容,百里瑾看着关儿的样子。

    自己心里其实早就已经下了决定:“你的意思是看天命了,我从来不信什么天命,我现在自己手中握着这人的性命,我就要自己救。”

    “上一次的时候如果不是阿仇进到了晋王府,一点儿都不顾自己的安危拿到了解药,你觉得你现在还能站在这里跟我吵架吗?”

    “其中她经历了什么你知道吗?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仇人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她却必须对着他巧笑盈嘻。”

    “那种心里的痛苦又有几人能够承担,但是她成功的做到的,而且还不费吹灰之力的拿到了解药,这才救了我的性命。”

    “如果她在晚拿到几天,可能我就已经毒发身亡了,她本来就没有这个义务来救我,只不过是因为我们自己种下的果。”

    “所以她心里愧疚才为了自己一个人进去了晋王府,那份情意也许谁也比不了的,你现在让我眼睁睁的看着她在病床上死掉。”

    “告诉我什么尽人事听天命,如果真的这样的话,你觉得我还配当一个大夫吗?”

    百里瑾言辞激烈,情绪更是激动不已,看的关儿都一惊有点楞在了当场,在他的印象中自己家的公子虽说不是温柔如玉,但是性情一向温和,并不曾有过言语行为上的失控。

    但是这一次关儿看着他渐渐发红的双眼和抓住门框的指甲已经深入了其中了,自己却一点都不觉得痛苦,神情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