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 爱意明显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5本章字数:2000字

    两个人之间对彼此的情分已经很明显了,关儿到现在看到了百里瑾的伤口,才真正的明白过来,两个人之间可能已经有了爱意。

    要不然百里瑾这么深的伤口借他十个胆子恐怕也不敢动手。

    关儿细心照顾着他的伤口,百里瑾在第二天已经悠悠转醒,胸口的伤口虽然还有痛意。

    但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是:“她怎么样了?有没有恢复?情况看起来还好吗?”

    关儿在一边倒水本来很是担心的看着他的样子,听了他的话忍不住吐槽:“你能不能照顾一下你自己的身体,你自己都成了什么样子。”

    “只知道关心别人,人家比你恢复的还好多了,喝了你的心头血能不好吗?”

    关儿的话说完之后,就迎来了百里瑾的一记眼刀,关儿心里虚了几分,却见百里瑾准备站起身自己去房间里面看看苏岱的恢复情况。

    关儿看他的样子直到百里瑾要是不亲自去看苏岱恐怕是放不了心,便也没有再劝他,只是在他的身后一直默默看着,生怕他有个什么闪失。

    百里瑾有点踉跄的进到了房间里面,微微的阳光照了进来,苏岱的脸已经变得红润了起来,不再像是苍白的样子,看起来恢复的确实不错,百里瑾的心终于落在了地上,看到她无事便好。

    他伸手骨节分明的手搭在她的手脉上,这才缓缓的松了一口气,嘴里喃喃自语了一句:“这一次我终是赌赢了。”

    关儿没有听清他说的什么,皱着眉头问:“你刚才说的什么呀?我没有听清,你这一次还真的是下了血本才把她给救回来,要是到时候再有什么变数我看你怎么办”。

    关儿一方面知道百里瑾为了苏岱付出了多少,忍不住的为两个人之间的相互付出情意感动。

    但是关儿又不得不担心起来这个来历不明的女人到底能不能够被百里瑾的情意打动,两个人安分的在一起,如果要是到时候再有什么变数可怎么办。

    那百里瑾的所有付出就是一个笑话了,百里瑾并没有搭理关儿的话,只是坐在床边看着恬静的女人。

    他觉得此刻的时光很好,外面暖暖的阳光透过雕花窗户撒了进来,刚好在这一张绝色美人的脸上,纵然因为生病脸色不是很好。

    不过一点也不影响她美人的清冷气质,百里瑾忍不住的想要伸手替她耳边的那缕碎发别起来。

    关儿很是恰当的打破了这个美好的场景,导致百里瑾有一种想要把他扔出去的冲动。

    关儿疑惑的说了一句:“你在看什么看的这么入迷,难道她脸上有蚊子吗?我怎么没有看见?”

    百里瑾忍住了想把后面这个人一脚踹开的冲动,缓步走了出去,还不忘记交代:“记得把药及时的煎给姑娘吃,好生的照顾着”。

    关儿一脸无奈的跟着他身后出了房间,就听到了清冷的嗓音:“我这几天一直没有心思管医馆的事情,听说医馆出了一点事?”

    关儿一听说百里瑾提到了这个事情,当然就要忍不住的显示出自己的英明神武。

    立即神采飞扬的开口说到:“那可不是,你不在,事情当然是我处理的了,我可是不费一兵一卒就把他们一群人给打发跑了。”

    “你说我是不是也是蛮厉害的”,关儿迫切的想要听他公子夸赞他一句。

    谁知道百里瑾直接来了句:“行了,我知道结果就可以了,不用知道过程,只不过这两天府里需要小心一点,我怀疑可能府里面有别人的眼线,要不然我们的一举一动有人知道的比我们还清楚”。

    关儿瞬间被带偏了话题,立马回应:“你的意思是府上有内鬼?可是这种事情怎么查那?我们医馆里面虽然不是大门大户,但是闲杂人等还是不少的,查起来还是有一定的困难的。”

    百里瑾顺势坐了下来,喝了一杯手中的茶:“这件事情在没有确定之前就不要声张出去,以免打草惊蛇,至于怎么查,我心里自然有数。”百里瑾胸有成竹和跟关儿交代到。

    关儿点了点头,十分相信百里瑾便不再多问,又想起来还没有问他到底是怎么样把苏岱给救活了,关儿可是十分好奇,他的医术看来还是不行,还需要很大的长进,要跟公子好好学才是。

    “你出来的时候就是胸口一片血迹,只是用心头血就将她救活了,还有别的药引吗?”关儿有点八卦的故意开口说。

    百里瑾被突然问到这个话题,又想起来那一天的事情忍不住的脸色微红,用咳嗽掩饰了一下,然后用手拿起来茶杯当做遮挡。

    “这管你什么事情,当时你不是极力的反对我这样做吗?现在怎么又忍不住的来打听了,谁教给你的这么多事,做好你自己的事情”,百里瑾当然是没好气的开口。

    “这怎么了嘛,你不是成功了吗?我吸取一下经验不行呀,你脸色怎么那么红,是茶水太烫了吗?”关儿看百里瑾的脸色很红,已经明白了怎么回事,便故意打趣开口。

    百里瑾当然不会让他如愿,立马放下来杯子冷冷开口:“怎么?你的药都碾碎了吗?没有事情干了是不是?我看最近一段时间你太荒芜学业了,是不是应该惩罚你了?”

    关儿在心里暗暗的骂了一句“小心眼”,看着他的脸色就做了一个鬼脸出去:“哼,不告诉就不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就等着阿仇醒过来看你怎么说,略略略”。

    关儿像个小孩子一样的做了鬼脸之后就赶紧跑开了,只剩下哭笑不得的百里瑾在原位上坐着,他是应该思考一下阿仇醒过来之后自己应该怎么给她说这件事情。

    他的心里也很是忐忑,毕竟当时事出有因,根本就没有给她们反应的时间,如果她要是醒过来怨自己,那自己也要认了,如果是另一种结果,他当然是最高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