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六章 答应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5本章字数:2063字

    “那个,你放心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虽然是为了救人事出有因,但是我一定会对你好的”。

    苏岱看着百里瑾的脸色,知道他是因为责任和担当所以才会对自己负责,让自己留在他的身边,心里有一点小窃喜和苦涩。

    想起来自己的灭门之恨,想起来那个乌黑的夜里,自己是怎么样逃了出来,在一大片一大片血迹中自己只能看见遍地的尸体。

    晋王救了救了自己,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的良人想法,对她的侮辱和利用,她全部都放在心上,总有一天她要亲手将闻懿那个畜生杀了。

    可以老天对她还是公平的,在她快要放弃生命的时候,遇到了清雅如明月的百里瑾,救了她的性命,给了她一副绝色面容。

    换了一个活着的方法,这一次再一次的因为救自己和自己已经有了夫妻之事,更是让她冰冷很久的心瞬间被他的温暖包围了。

    百里瑾看她的面容哀伤,还以为她是因为自己做了那样的事情气愤和悲伤。

    有点不知所措的开口:“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一时接受不了的,这样你自己考虑一下,我不要求你立刻给我答复,如果你想要留在我的身边……”。

    苏岱打断了百里瑾的话,直接坚定的开口:“不用考虑了,我知道自己应该怎么选,我答应你留在你的身边,这次的事情我知道你也是迫不得已,我明白的”。

    百里瑾听到她说留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明显嘴角上扬了一下,眼神也闪动了一下,脸色微红,语调变高:“好,你刚醒来,应该饿了,关妈给姑娘送饭进来”。

    百里瑾出去的时候就迎面看到了关儿,关儿一脸八卦的脸看着他:“怎么样?怎么样?阿仇姑娘有没有什么事情?”

    百里瑾不想要搭理他,直接像是看到了空气一样飘过了他身边去拿了草药。

    “你就说说嘛,你不说,你不说我就去找阿仇姑娘问了”,关儿看自己家的公子明显不一样,想要套话的时候,谁知道他家公子一点都不满足他的好奇心。

    “你敢?阿仇姑娘刚刚在醒过来,你如果再去打扰她,那就把这剩下的草药全部碾碎,”百里瑾警告的眼神瞟了他一眼。

    看的关儿心里瑟瑟发冷的,立马闭了嘴去碾草药了,百里瑾无奈的看着他耷拉着头的背影,什么时候才能懂点事。

    第二天的早上,百里瑾因为担心着苏岱的情况,就早早的起床准备去看看她的蛊毒怎么样了?

    门打开之后房间里面却空无一人,他的心里很是奇怪,她的病才刚刚好没有多久,能去哪里。

    “公子,姑娘早上起来说是心里有点闷就去了后面的马厩,可能是想去散散心,公子要是找姑娘有急事可以去后面找她。”苏岱的贴身丫头在后面突然出声倒是让百里瑾吓到了。

    “哦,我知道了,你下去吧,姑娘早上吃饭了没有?吃的多不多?”百里瑾担心她的胃口,可能吃不了多少。

    “姑娘早上心情好,吃的不多不少,已经吃了早饭”,丫头毕恭毕敬的开口,眼神都不敢抬起来看百里瑾。

    百里瑾听到苏岱已经吃了早饭之后,心里放心了一点,就跨步走了出去,向后面的马厩去了。

    他还没有走进的时候就听到了马的叫声,等到稍微近点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身鹅黄色长裙的背影在细心的喂马。

    似乎那匹马不太听话的样子,苏岱慢慢的摸着马的身体。

    很是温柔的声音:“轻风,你怎么不太听话那?是生病了吗?喂你的东西你怎么不吃那?是不是还在怪我最近没有来看你。”

    “我没有来看你是因为我生病了,不是因为我不来嘛,你快点吃,你吃了我才高兴嘛”。

    那个马儿是之前苏岱在医馆没有事情的时候,自己喂得一匹马,她还给它起了名字“轻风”。

    百里瑾背着手在她的后面站着,饶有兴致的看着她和一匹马对话,身边的丫鬟忍不住的出声提醒:“姑娘,公子来了”。

    苏岱一声惊呼:“啊,谁?”转身一看是一身白衣的百里瑾,显得更是清新俊逸,潇洒英俊。

    苏岱忍不住的脸红了,看着他:“你怎么突然过来了,我都没有听到什么声音”,百里瑾背着手。

    忍不住的打趣:“你刚才只顾着跟它说话了,怎么能顾得上我,你给它说话,它听的懂吗?”

    苏岱闻言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我本来也是无聊的很,关儿又不让我出去,我只能是和它对话了,倒是让公子看了个笑话”。

    百里瑾看着她轻笑的模样,更是有几分的心动,晃了下神语气轻快:“我们一起出去骑马吧,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我听你上次说你不会骑马,我教你,刚好也可以看看这周围的景色”,百里瑾说完之后,看到了苏岱兴致勃勃的样子。

    当然心里是高兴:“好呀,当时我就觉得骑马很是飒爽英姿,只不过先父觉得女孩子家不适合骑马,说是有伤风化,就没有学会。”

    “让我很是遗憾,看来这一次公子要弥补我的遗憾了”,百里瑾看着她神采飞扬的样子自然是高兴的。

    两个人选马的时候,苏岱果不其然的选了刚才的“轻风”,还指着它开口:“既然它是我起的名字,哪有不用它的道理”,

    百里瑾看着它:“这匹马早上都没有吃饭,你就不怕它在半道上把你落下了”,说完苏岱也有点担心的摸了摸马头。

    还很是紧张的贴着马的耳朵:“轻风呀,你一定不要把我落在那里,要不然我就完了,你可一定要争气啊”。

    百里瑾看着她孩子气的样子更是觉得好笑,两个人选好了马之后就准备出去之前百里瑾就选好的郊外的小草原上。

    一路上风景无限好,空气因为有雨后的清新和泥土的气息,让刚刚从病床上下来的苏岱很是开心和高兴。

    她张着自己的双手在空中不断的飞扬,看的百里瑾也是心情愉悦:“这里平时很少有人过来,你坐在马车前面就不怕掉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