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 反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5本章字数:2030字

    不要说闻懿只是拿她当一个棋子,在晋王府的时候,她从来都是勾心斗角,想着如何在诺大的地方安全活下去。

    根本就没有在乎过别人的善意,别人也都未曾给过她这般的温暖,而百里瑾是除了她父亲之外的第二个男子对她如此的暖心和在意自己。

    苏岱眼睛盯着看着他俊秀的外表下嘴巴一张一合的在和她讲着基本的套招,她在心里更是明朗了自己对于百里瑾的感情。

    两个人一起骑马回去的路上,苏岱紧紧靠在百里瑾的怀里感觉到了无比的安全,百里瑾在她的耳边轻轻的说了一句话,却让苏岱又惊又喜的看着他。

    “我与你结发夫妻可好?我们可以置办一桌酒席,过了拜堂之礼,对你的真心是不会变得,你觉得怎么样?”百里瑾的心情突然有点激动的看着苏岱的回答。

    苏岱愣了一下,没有想到他这么快的就提出来了两个人之间成亲的事情,她的脸突然就变得羞红的很。

    眼睛像是两个水晶一样明亮的看着百里瑾,百里瑾有点紧张她的回答,表面上还是一副清风明月的君子模样。

    “我,这么快有点不太好吧?”苏岱过了一时反应了一会才说出来了这句话,百里瑾有点失望的看着她,更是言语鼓励她。

    “我们的事情之前就讨论过了,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事,当然需要快点给你一个名分,要不然我就不是君子所为了”,百里瑾一副君子的派头看着她。

    苏岱心里面很是高兴自己即将就要成为百里瑾的妻子,她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的,一会就变成了真实中的样子。

    “我的双亲已经不在人世,婚姻大事原本应该是由父母做主,父母既然已经不在身边了,我孤身一人只是个孤女。”

    “幸得你的相救才能苟延残喘到如今,那么一切还请夫君定夺,一切都听夫君的”。

    苏岱的一番情真意切的话在百里瑾听来又心疼又心酸,他虽然不知道他的身世,但是大概知道她一个人飘落在外,还有仇家。

    只是孤身一人从她的口里说出来,难免更是让人难受,他也下定了决心一定要护她周全。

    “夫君”两个字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更是让百里瑾整个人都软了,他从未想过居然有个人对他喊出了夫君。

    自己只想要快点和她成为夫妻,两个人之间可能有说不完的话题,他紧紧的抱住了苏岱,两个人浓情蜜意的看着彼此。

    看起来一切都很是美好,只不过在回到医馆的时候。

    百里瑾开始吩咐相关的下人:“从今天开始府中的一切事情全部开始以准备婚礼为第一要务,阿仇就是以后府中的夫人了,要对她像对我一样的敬重,婚礼的场面不需要太大,只需要一两桌,剩下的我就不用交代了吧”。

    一众下人惊奇的表情之后更多的是一脸的喜色了,这府上可是好长时间都没有喜事了,这一次来了一位新夫人还是在府中住着。

    当然是喜气洋洋的样子,百里瑾也觉得自己染上了喜色,关儿在下人的地方听到百里瑾竟然要娶苏岱为妻。

    震惊之余赶紧跑到了药房,看到了百里瑾还在一脸淡定的挑选草药。

    直接上去就焦急的开口:“下人们说的到底是怎么回事,肯定是你一时兴起对不对?你根本就不了解她的身份情况。”

    “你现在贸然就要和她成亲,成亲之后你们两个就是一起的,如果她在牵扯出来什么事情了,我们都要跟着遭殃。”

    “你有没有想过师傅之前临终的时候到底怎么交代的我们,让我们不要插手世事,你看看我们已经招惹了多少的麻烦”。

    百里瑾好像预料到了他会来一样,直接越过了他,轻轻的把挑选好的草药放在了盒子中。

    然后才回过头:“我说的一点也不假,我要娶她,既然我坏了她的清白,那我肯定就需要对她负责,师傅的话我当然没有忘,只不过师傅教我的有责任有担当我记得更清楚”。

    关儿听了更是觉得可笑:“我们救她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救了第一次不说,还有第二次,这些都算上,你还替她换了一副容颜。”

    “这已经是对她最大的恩赐,如果没有我们,她早就已经一命呜呼了,怎么可能还好好的站在这里,你现在竟然还要娶她为妻。”

    “真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

    关儿一副反对的样子看着百里瑾,大有如果要是说不出来个什么理由,是绝对不会同意他们两个人的婚事。

    百里瑾叹了一口气,看着对面还不懂情爱的关儿,不知道怎么样向他解释这个东西,只得是抬了一下头看了看外面的地方。

    “你看那只停在树上那一只奄奄一息的小鸟。本来旁边的那只鸟如果不用管他,自己一个人南飞的话,就可以避免自己也受到伤害。”

    “可是他却留了下来喂那个鸟掀来的食物和水,他本可以不用救她的,但是他为什么要留在那里救她,而且还为她牺牲了那么多。”

    “我们两个人之间现在就像是外面停的两只鸟,因为一次又一次的救和被救,就让我们两个人之间产生了很深的羁绊,现在已经不可能在成为陌路的”。

    百里瑾心平气和的看着对面停着的两只小鸟对着一边的关儿开口,关儿似懂非懂的看着外面的小鸟。

    他有点闷闷的开口:“那好吧,如果你主意已定的话,那我会在暗中替你查清楚她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把她的身世查清楚你们才能举办婚礼,要不然是不会同意你们两个人的事情的”。

    关儿一心觉得这个阿仇来历并不简单,到目前为止,自己两个人连她的真实姓名都不知道,更不要说她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还剩下多少人。

    只知道她是从晋王府出来的,和晋王闻懿有仇恨,但是具体的情况是什么样子,他们不得而知,如果这样贸然的就让她和百里瑾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