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 询问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5本章字数:2052字

    那对于他们来说绝对是百害而无一利的,自己坚持这一点,就是为了不让之前的事情再一次的重蹈覆辙。

    百里瑾还在思考的时候,关儿就准备迈开腿直接去调查苏岱到底是谁,百里瑾呵斥住了他。

    “给我站住,她将会是我未过门的妻子,现在也算是半个夫人了。你如果暗中调查她的来历和身世。”

    “你让她怎么想?你让她觉得我们如此的不信任她,还谈什么夫妻之间的相处之道,再说这件事情不用你管了。”

    “我自然会问她关于她的事,我相信她也不会对我说谎的,这样大费周章的找出来所谓她的秘密,我也不会高兴的。”

    “这件事情我完全可以直接当面的向她坦白和询问她,更何况她也没有问我的身世,这个是因为尊重我。”

    “你现在如果对她调查身世,我们这样做还算的上是君子吗?只是小人的行为罢了”,百里瑾神色不郁的说完之后就离开了药房。

    这时候药房后面却站着一个纤纤背影,显得很落寞,脸色却因为百里瑾的话而显得很是喜色。

    晋王府闻懿在书房里面正在焦头烂额的处理江州水患的事情,徐参本来在旁边对他的建议提出几点的意见。

    在听到百里瑾医馆的线报报来的事情,他突然脸色一变直接对着他开口:“王爷,线报已经过来说了,这百里瑾到底在搞些什么名堂,据说他的府里突然喜气洋洋,好像有什么喜事,而且据说百里瑾要迎娶一位夫人,这位夫人就是这几天一直住在医馆的那位姑娘,最近已经苏醒了,看起来神情还是很好,说是叫什么阿仇,对就是这样名字,王爷我们准备怎么办?”闻懿听了当然知道这个阿仇就是之前潜到自己王府里面偷解药的秦怜儿,还真的是会装疯卖傻,竟然还想要像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继续嫁人,闻懿听完更是恼怒万分,直接一下子就把桌子上所有的东西“哗啦”一下子全部扫到了地上。

    徐参吓得赶紧开口出言建策:“王爷,你不要记着恼羞成怒,你没有想到这是一个绝好的机会吗?”

    “婚礼那一天肯定人来人往,人多眼杂的时候,正是出手的好时候,你想想如果在喜气洋洋的婚礼上。”

    “突然发现自己的新娘子没见了,或者是被人杀了,那这是一件多么大快人心的事情,可比简单的把他们两个都杀了,要来的痛快多了。”

    “那个百里瑾不是一直命大吗?我们就让他活着在痛苦中过完一生,哈哈哈”,说完忍不住的大声开口笑出来,声音显得阴险万分。

    闻懿听完了他的计谋更是忍不住的仰天大笑:“果然呀,果然我还是没有白白的养着你们这一帮的谋臣,人们都说我们武将凶残。”

    “我看呀要是论计谋的凶狠,你们文人可是比我们强多了,哈哈”。

    闻懿忍不住的拍了拍自己的手,很是满意的看着自己身边这个智多星,之前的时候自己因为百里瑾的事情很是头疼。

    每次他的计谋都让他很是意外,忍不住的想要赞美他,虽然最后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但是都是因为自己的人派出去的不够得力。

    如果这一次再失败的话,那他真的要亲自去拿所谓的凤玉了,亲自去会一会这个百里瑾,一次次的躲过了他的追杀,还敢明目张胆的在京城开设医馆,凤玉是肯定需要尽快拿到手的。

    “王爷有没有想过这个百里瑾的身上为什么会带着一块儿凤玉,臣之前听过有人提起来这一块独一无二的凤玉。”

    “可是先皇赏赐给当今皇上的,可以说是最独特的东西,据说天下只有这一块,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王爷才会对这块风雨穷追不舍。”

    “如果能够拿到这块儿凤玉,那基本就是下一任的国主了,但是王爷就没有想过这块这么尊贵的凤玉为什么会在一个在京城开医馆的大夫手中?”。

    徐参一点点引导性的说完了之后。

    闻懿的眉毛更是皱了起来:“你的意思是说这个百里瑾的身份不简单,可能和皇上存在着某种关系。”

    “更和之前父皇的妃子有一定有不简单的联系,那我们现在不是先要调查他到底是谁?这块凤玉又是从哪里来的”。

    闻懿这才明白过来,之前他只是惊讶一个医馆的大夫,怎么会有凤玉如此尊贵的东西,所以他一心想让人去夺回凤玉,顺便把他给了结了。

    可是他却没有想到这块儿佩戴凤玉的人到底是什么人?他的身上才会有如此尊贵的凤玉。

    他一直以来原来都走错了方向,不过现在看来一切的事情都和百里瑾有扯不断的关联,就算是苏岱的失踪也是因为他的出现。

    现在看来一切的源头都在百里瑾的身上,只有揭开了他的身份才会有大的突破。

    “王爷聪明,这现在所有的源头都在百里瑾的身上,所以我们更不能擅自动他,只能是给他一个教训,然后还暗中调查他和当今的皇上到底有什么样的关系?”徐参恭敬的说出了自己的意见。

    百里瑾一路上都在想着一会见到苏岱的时候自己应该怎么样的说话,怎样的措辞才能让她感觉到最好的安慰,而不是太生硬。

    对于关儿的那种说法,他是绝对不会赞同的,因为他在心里已经把苏岱当成了妻子对待。

    走在走道上,下人们已经早早的挂上了红色的灯笼和红色的剪花,洋溢着一片喜气洋洋的红色。

    让他的心里也不免得有点焦躁,一会儿将会面临的情况,下人们见到他都开口喜色:“恭喜公子,恭喜公子”,一句句的恭喜让他心里更是有点麻乱。

    他只得快步走过去了长长的走廊,一步步的走到了门口的地方,他站在门口有点犹豫的想着该不该敲门的时候。

    突然里面的门忽然的开了,两个人四目相对好像有无尽的话一样,苏岱对着他甜甜的一笑,笑容很是开朗和明媚,让百里瑾心里的那点心思更是藏都藏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