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前尘往事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5本章字数:2058字

    百里瑾没有任何的理由帮自己背负,他不需要,苏岱握了握他的手,冰冷的温度一下子就惊醒了百里瑾。

    苏岱苦笑了一下接着开口:“其实这些事情从一开始你救了我之后我就应该如实的告诉你,可以我没有这样做,就是因为我的自私。”

    “现在选择告诉你是因为我不能再这么自私,把毫不知情的你拉下水,这本来就不是你应该背负的东西。”

    “你不用替我去完成我的血海深仇,关儿担心的事情我都明白,所以我才全部告诉了你,想要让你自己选择”。

    百里瑾看着对面的苏岱,或许是因为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之后,身上散发出来的已经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的内敛沉静,而是变成了尖利的锋芒,身上充满了杀气和戾气。

    他之前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姑娘身上有这么深的戾气,现在听完了之后他才直到原来她经历了那么多本来不该属于她承担的东西。

    他看着她的容貌,心里恨自己为什么不早一点的遇到她,那样就可以避免她在晋王府里面饱受折磨。

    他并没有回答刚才苏岱问他的问题,只是皱了眉头:“晋王天性狡诈阴险,又因为出身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

    “在朝中的元老大臣大多不愿意支持他当太子,他或许从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一切,把你救了之后养在府中。”

    “在找一个合适的时机让皇上重新见到你,那样对他更是信任万分,他心思歹毒多亏了你早日逃了出来”。

    苏岱点了点头:“当时我才遇到他的时候,他对我照顾有加,还经常对我说一些可以为我报仇隐晦的话语。”

    “我开始还满怀希望的觉得他会在皇上面前替我苏府翻案,没想到最后的算盘打的真好”,脸上全部都是对闻懿的痛恨。

    想起来那段被欺骗的日子,她都恨不得想把晋王杀了,百里瑾心疼的摸了摸她的头。

    两个人缓慢的顺着堤岸走:“傻瓜,坐在那个位子上的人,说话从来是不允许别人忤逆的,有谁敢在这个节骨眼上为你爹的事情翻案,除非是她不想活了。”

    百里瑾说着不屑的开口说到了那个高位上的人,苏岱有点疑惑的转头开口:“你这样说那个人,就不怕……”。

    “怕什么?满门抄斩?呵,我孤家寡人一个他能奈我何,我这一辈子最是讨厌官家的人,说话出尔反尔,权势当道,利益至上,活的虚伪又凄惨,我不怕他任何人来抄我的家。”

    百里瑾的一番冷淡的话,没有多大的情绪波动,看的出来他平时的思想都是这样,所以才会这么自然流畅的说出口,没有一点的畏惧之心。

    反而是苏岱直接上前用小小的手捂住了他的嘴巴,她的手上面盖带走清香的槐花香,让百里瑾忍不住的多呼吸的两口,生怕错过她的每一点。

    “你说话小心一点,虽然现在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但是难保这里隔墙有耳,虽然我也恨死了高高在上的那个人,可是现在我们没有能力去反抗他,只能是隐忍。”

    “父亲在世的时候交过我谨言慎行可以保命,虽然他一生遵守了这个原则,但是很可笑的是到最后也没有能保住他的命。”

    苏岱一提到自己父亲的时候,声音就变得很是低沉,情绪也很是难受,百里瑾只能是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让她可以靠在自己的怀里。

    另一边,关儿让人去打听的苏岱的身世也已经打听了出来,刀疤男过来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很是沉重,让关儿的心里很是忐忑。

    虽然他也已经和苏岱两个人已经交往了这么长的时间,现在突然让他知道了这个人到底是谁,心里很是紧张。

    刀疤男一脸神秘的微笑看着关儿,故意吊他胃口:“关爷,你猜猜你这一次让我查的人是什么来路?你怎么惹上了她那?”

    “你说你们招惹什么样的人我都没有意见,可是这一个你们可真是得自己掂量掂量,你知道她是谁吗?”

    关儿更是让他的反应有点惊到了,看着他更是不耐烦:“赶紧说,有什么可墨迹的,一会再给我装糊涂,我直接给你踢出去。”

    “关爷别急嘛,这不是再给你说嘛,你让我调查那个阿仇之前的身份,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功夫才知道她原来是之前朝廷御史大夫苏惑的女儿,苏惑你不会不认识吧,就是那个……”,

    “苏惑的女儿?你说他是苏惑的女儿”,关儿听到刀疤男的口中说出来之后,脸色突变,更是直接僵在了原地。

    “对呀,就是那个苏惑,我这个大老粗都知道他,关爷肯定是知道了,”刀疤男呵呵一笑,尴尬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你快点说怎么回事?据我所知这个苏惑不是在几年前已经满门抄斩了吗?当时还因为他闹出了不小的风波,只不过后来都被现在的朝廷镇压了。”关儿更是惊吓阿仇的身世竟然这么的复杂。

    “对呀,这个事情到现在还没有人敢提,据说这个苏小姐当时是被家臣拼死救出来的,一百多户人呀只剩下她一个人,也是凄惨的不行。”

    刀疤男说道这里的时候还不免唏嘘了一下,觉得这个姑娘的命实在是不好,本来是好好的闺中大小姐。

    现在一夜之间沦为了阶下囚,还是逃犯,不过她也还是幸运,一百多人只剩了她一个人。

    “然后那?后来她被救出来之后?”关儿有点迟钝的开口询问刀疤男。

    “哪有什么之后了,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人影了,不知道到底去了哪?后来的那些关于她的传说太离谱了。”

    “我也就没有打听出来,说实话从你给我的画像说来看,这个苏小姐还真的是可惜了,那么的貌美如花,可惜呀红颜薄命,没有生在一个好人家,偏偏在这官宦家丢了性命”。

    刀疤男还在絮絮叨叨的开口说着自己打听的情况,关儿却已经没有任何的心思听了,因为他站在必须马上去找百里瑾谈谈,这个女人不仅不能娶,还需要马上让她离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