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仇恨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5本章字数:2062字

    百里瑾还有点疑惑为什么自己在悬崖下面救她的时候,她不仅容颜尽毁,还看不出来本来的面容,只靠着一口气活了下来。

    “你的容貌是因为晋王吗?世人皆知他心怀叵测,没有什么好心肠,你竟还那般的相信他,觉得他是因为什么才救了你。”

    百里瑾恨自己没有早一点的就遇到她,那样自己就可以保护她让她免受很多的伤害,他无意之中将她救活的时。

    ,自己看着她的样子,按理来说应该是将死之人了,可是她却靠一股气还撑着,直到自己用医术,把她救活的时候。

    她心里还是痛苦万分,毁掉的脸上涌现的全部都是恨意,只能是听着她慢慢的讲完整个事情。

    “闻懿以替我父亲调查的名义来威胁我,让我毁掉我自己的容颜,说是我现在是罪臣之女,如果要是被人发现藏匿在晋王府里,就会给晋王府也惹来杀身之祸。”

    “我那时候还傻乎乎的以为自己的容貌确实一个麻烦,为了不连累晋王府,我自己毁掉了我的脸,我还记得我的脸被毁掉的时候,我解开纱布的时候,我哭了好久。”

    “但是那个畜生没有一点的动容,反而还高兴的笑了,对着我说,你看看现在这个样子不就没有人认出来你是谁了吗?这个样子方便多了,再说了你这个样子还让你自己安全了很多。”

    苏岱的声音隐忍的压制着自己的哭腔,不想让百里瑾听出来她声音中的情绪,百里瑾克制的握着自己的拳头,想着闻懿曾经对她做的事情他都忍不住的想要让那个人消失。

    “其实他最可恶的不是因为他让我毁了容颜,而是骗毁了容颜之后,他就会帮我,帮我调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苏府满门抄斩。”

    “他在我毁了容之后,推倒了他曾经说过的每一句话,还表情很是得意的看着我,说我苏府为什么留下了一个脑子不太好的人。”

    “竟然那么容易的就相信了他,说根本就没有什么查清真相,羞辱完了之后还要把我交给皇上,因为在我苏府抄家的时候。”

    “只有我一个人让他们拼死救了出来,所以皇上就立马下了悬赏通告,全城通缉我,命令所有的皇子全部出城找人。”

    “而只有他一个人找到了我,等到过了期限,所有皇子都没有找到我的时候,他就及时的出现,把我交给皇帝。”

    “作为贡品来讨好那个高高在上的人,这样皇帝不仅对他刮目相看,而且还给他加官进爵。”

    “这样他就可以在朝廷中得到一部分人的支持,更重要的是可以增加他登上皇位的筹码,这一切都是他一步一步设计好的。”

    “就是为了吸引我一步步的走进这个圈套,当时我还傻乎乎的以为他是真心的想要帮我。”

    “你现在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当初在悬崖看到我的时候,我只剩下奄奄一息了,却还有生命体征,那是因为我知道我不能死。”

    “我如果死了就没有人替苏府报仇了,按照当时的情况,我已经被毁了容,他直接不顾任何的情分把我以逃犯的名义押送回京。”

    “那么我之后的命运不用预料都可以知道,所以当我一个人被囚禁在牢房里面,我就知道我不能让他们把我送到京城。”

    “终于有一天我找了一个借口逃了出去,他们刚开始的时候没有发现我已经离开了,但是他们很快就发现我逃跑了。”

    “少了我,他们是会掉头的,我一个身体残缺的人当然跑不过他们,直接把我逼到了悬崖边上。”

    “我心意一绝,我直接跳下去死了也好过被他们带回去凌辱,这是我苏府最后唯一的骨气”。

    苏岱语气森然的说完了这么一段话,百里瑾能够感觉到她内心的痛苦和挣扎,上前一把抱紧了她。

    看着她的脸:“别怕了,别怕了,什么都过去了,已经过去了,你不要再想别的了,你要知道之后有我在你身边,谁都不能欺负你”。

    百里瑾的话让苏岱听了更是情意绵绵的,两个人没有像此刻一样的心意相通,尤其是在百里瑾知道了她的身世之后,更是觉得自己做的太过分了。

    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和关儿的争吵和自己的犹豫,为什么她要再一次的揭开自己的伤疤让他看清楚了她的伤痕在那。

    两个人彼此的心疼,彼此的迁就,本来美好的氛围直接让火急火燎赶过来的关儿打破了。

    关儿脸色十分的不好,对着百里瑾怀里的苏岱更是毫不客气的站在对面开口:“公子,你快放开那个扫把星,你知道她是谁吗?你就敢娶她?幸亏你们两个还没有成礼,还没有夫妻之名。”

    “要不然我们这次可真的摊上大事了,她就是朝廷通缉的逃犯,前御史大夫苏惑的女儿苏岱。”

    “我说怎么从一开始你就居然和晋王府的人扯上了关系,而且刚开始相识的时候就看起来都是知书达理,谈吐不凡。”

    “看起来并不像是村野乡姑之流,我当时就应该怀疑你的身份,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你竟然是朝廷通缉的逃犯。”

    “你看看,如果要不是我及时的去调查她的背景,恐怕我们现在后悔都来不及了,你快点放开她。”

    “你说你到底有什么目的,竟然处心积虑的接近我们”。

    关儿看起来很是恼怒,有被欺骗之后的愤怒,还有对她身份的震惊,更多的是对他们两个之间关系紧密的不满。

    百里瑾呵斥:“你现在的胆子是越来越大了,越来越没规矩了,我之前是怎么教过你的,我说过这些事情不允许你再插手?”

    “你以为就你一个人随便的就可以调查她的背景吗?谁允许你这么做了,看来是时候该教训一下你了,不然你就不知道主子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公子不要,你就不要怪关儿了,其实关儿说的话都对,他担心考虑的事情正是我想要对你说的,只是我不知道该怎么样对你开口,他现在对于我的反应都是对的,你不要过于责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