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互诉衷肠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5本章字数:2045字

    百里瑾只是提出来了假设,并没有说出来结果,如果是真的话,那伤的还是苏岱一个人。

    苏岱猛的脸色一变,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好了,好了,你不要再说了,他们两个人我不了解,但是不会的,一定不会的,不会是我母亲,不会的”,她摇着头都认得的样子看起来更是让百里瑾心里一紧。

    “好了好了,是我的错,不应该用这样推测性的语气来说话,你说的对,怎么会有母亲来下毒,绝对不可能的”,百里瑾一把抱过了苏岱低声的安慰她。

    “我今天其实还是很高兴的,因为我终于知道了你真正的名字苏岱,而不是阿仇那个太过于敷衍的名字,苏岱,苏岱真美好的名字。”

    “是呀,这是父亲为我取得名字,取自杜子美的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父亲对我的寓意是想让我像岳山一样的挺拔俊秀,结果没想到落得这个模样”。

    苏岱忍不住的叹息自己的名字,百里瑾忍不住的搂着她:“伯父给你取这个名字,当然还是希望你能够心胸开阔,有会当凌绝顶的畅然之气,不要被现在的困境所困住了,这只是暂时的。”

    百里瑾的另一番解读更是让苏岱平添了几分的信心,看着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感激。

    百里瑾看了看自己身上的那块凤玉,他本来听到了苏岱的身世之后,准备也向她坦白自己的身世,因为他不想要在之后因为这个事情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芥蒂。

    “其实我也是孤身一人,从小我就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他就给我留下了一块这个玉,之后里再也没有出现过,我更是不知道他是谁。”

    “我从小跟着我母亲和两个师傅长大的,师傅教我医术,母亲教我武功,而关儿是当时师傅给我收的侍童。”

    “我们一起长大,在一个就像是避世的地方隐居,从我记事起就在那里住着,直到后来师傅和母亲已经相继去世。”

    “最后留下的愿望是希望我可以开个医馆悬壶济世,这也是我的毕生理想,所以才会设下了这个医馆,而关于这个凤玉。”

    “到最后谁也没有告诉我到底是怎么回事,看来我们还是很相似那,因为我们都有自己解不开的东西。”

    “这个凤玉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也从来没有想过会去找他,我对他没有一点的感情,谈不上恨,直接是无视。”

    “在我这里是没有呀这个人的存在的”。

    百里瑾语气清淡的说完了自己的身世,好像说着与他毫无相关人的事情一样,苏岱听着他开口说的更是心里戚戚然。

    都是孤身一人的两个人又走到了一起,这是多么奇妙的缘分。

    苏岱忍不住的拉了拉他的手:“我知道你心里肯定是不好受的,从小没有见过他,但是你还是幸运的,你有两个非常爱你的师傅和母亲,母亲的陪伴一定对你影响特别的深”。

    苏岱拉着他的手希望两个人可以给对方温暖,百里瑾感受到了就抓紧了手中的手,看着她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怜惜。

    “其实我一点都不难受,因为我已经不需要他了,他在我生命中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我现在的愿望就是开一家医馆。”

    “然后救自己该救的人,尽自己所能去让百姓少吃一点苦头,悬壶济世这是我一生的愿望,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你不用替我难过。”

    百里瑾波澜不惊的说完了这句话,看起来真的是不在乎的样子,而苏岱也明白当大夫是他这一辈子的事情,救人也是他想要做的。

    可是自己却不能连累他,他本来清清白白的一个救人的大夫,如果被她连累变成了窝藏罪犯的罪名。

    她是会给他们两个人带来灾难的,所以她一点都不在乎关儿对她说的话,因为那就是事实,她抬头看了看这个俊俏脸上认真的面容。

    忍不住的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我知道你对我好是因为之前我拿来了解药,又因为和我有了夫妻之事,所以才会对我负责。”

    “可是我想说的是我早就知道了你那样做的原因,我不应该强迫你跟我一起承担,我害怕连累你,是真的,你不要和我成亲,关儿说的对,你不能为了我连性命都搭上的”。

    苏岱情动的看着他,自己的话是真心说出来的,之前她觉得这个男人可以依靠,但是现在她却希望这个男人别和自己惹上什么关系。

    百里瑾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反问了他一个问题,那个问题让苏岱也有点疑惑了。

    “你知道我之前的时候就是想做一个救人的大夫,可以行万里路救很多人,可是那是我之前心中唯一所想,你可知道我现在心中所想?”

    苏岱摇了摇头,她当然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回事,突然问这么莫名其妙的问题。

    “在遇到你之前我的愿望只是简简单单的救人济世,可以在这个慌乱的世道里面寻得一方的安静。”

    “可以在遇到你之后你带着我脱离了原先的轨道,让我知道了你的身世,你背后的秘密,你的心酸,你的一切。”

    “为了你我第一次不顾自己的原则,现在我的愿望就是可以照顾你一生一世,让你不受任何人的欺负。”

    “在我的保护下没有人对你再有半分的恶意,你可知道着就是我现在的愿望,可以你看马上这个愿望就可以成真了。”

    “你怎么能不高兴那?”

    百里瑾露出了笑容,笑容就像是寒夜里面的阳光一样可以驱走身上的寒冷,更是让苏岱忍不住的哭了。

    她知道这个男人是一个值得托付终身的男人,如果自己答应了话,自然是可以护她一世周全。

    可是自己带给他的将会是无尽的痛苦和追杀,这种生活他是不必承担的,可以现在就是因为自己。

    他不得不承担这些原本就不属于他的东西,他没有理由,苏岱的心里满是对于百里瑾的愧疚和难受,她知道自己必须做出一个选择,在不拖累百里瑾的情况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