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苦涩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6本章字数:2052字

    百里瑾只能是接着写药房来掩饰刚才的的尴尬,更是对之前的事情觉得有点奇怪,苏岱既然已经对自己坦白了。

    两个人之间的气氛更是微妙的很,关儿一进来就开始调侃:“你看,我就说公子要是宣布自己是单身,你看这些大娘们都忙碌着。”

    “给你新找媳妇,这一下可不愁没有公子夫人了吧,那些大娘还真的是热情的不行,还有你看看,他们送了这么多的土特产该怎么处理?还有那个活蹦乱跳的鸡,我可是没有杀过鸡,我不敢动。”

    关儿一看到那只活的鸡都吓得不行,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房间内已经压抑的气氛,两个人之间关系本来就已经到了冰点。

    更何况刚才苏岱在众人的面前已经否认了自己是他的妻子,关儿还不长眼色的说了这句话。

    百里瑾的眼神抬起来快要把关儿给杀了,直接冷声开口:“你不是最喜欢吃鸡腿了吗,那只鸡就交给你了,晚上你负责把它处理掉,如果处理不掉,你晚上也不用吃完饭了?”

    “天呐,你要不要这样,公子,我不敢动它呀,它……它会动呀,我不吃鸡腿了行不行,啊!”关儿大声喊着救命,没有一个人搭理他。

    晚饭的时候,饭桌上只看到苏岱和百里瑾,并没有看到关儿的身影,两个人之间更是没有一句话,只能是看着相互无言的吃饭。

    “关儿人那?怎么没有看见他来吃晚饭?”苏岱先开口打破了沉默,桌子上的几个菜也显得有点形单影只。

    “不用管他,他不是处理鸡去了吗?他喜欢吃鸡腿人,就让他学着处理鸡,你晚上胃口不好吗?怎么才吃了一点的东西。”

    百里瑾看着苏岱碗里还有很多的饭菜没有吃,就知道她肯定是心情不好,但是他心里还因为白天的事情有点耿耿于怀。

    他不知道苏岱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当时自己救她当然不只是因为碰巧遇到了她而已,在之后的点点滴滴相处中。

    自己已经对她动了真心,但是似乎她并不明白这一点,她只是一门心思的想着自己的仇恨想着自己还没有完成的任务。

    “既然你心情不好,要不要我们出去散步,排遣一下心情,我看得出来你今天晚上识别不好。要不要出去?”百里瑾提议开口。

    苏岱点了点头,心里也已经有了一点的数,她知道自己应该和百里瑾说清楚,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在一起。

    两个人走在后花园,已经能够闻到桂花的清香,沁人心脾的香味更是让人觉得很好闻。

    “我今天对那些大娘回应的话,让你不开心了吧,我知道我说那些话是有点突然,但是我不想让别人误会我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而耽误你的前程。”苏岱缓缓的开口。

    “你怎么就知道那样会耽误我的前程,你怎么知道我会在乎我的前程?我说过我会和你一起承担的,不管前面是什么”。百里瑾有点情绪激动的开口。

    “我知道,我明白,我也相信你可以做的到,可是我不能这么自私,我不能为了一己之私,就让我们两个都陷入那种无限的痛苦之中。”

    “长痛不如短痛,趁我们两个都还没有陷入太深,就彻底的断清关系,就不要在一起了。”

    “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只会给我们彼此,还有周围的人带来更多的痛苦,那是我最不希望看到的,你救了我我很感激你。”

    “但是我也救了你,所以不存在,你需要对我负责,要对我保护到底的责任,我不需要,你也不要有这样的负担”,苏岱一口气说完之后就感觉自己很是难受。

    “这就是你来找我,这就是你想要对我我说的话是吗?今天在那么多人面前,你矢口否认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有这样的担心和顾虑。”

    “可是我想告诉你的是,不管什么时候,我是不会改变我的诺言和守护你的决心,你不要在乎任何人的看法和想法。”

    “就像是我要娶你,我从来都不会因为任何人而改变我的想法,因为我要娶的是你,和我过日子的也是你。”

    “不是他们任何一个人,他们都决定不了我的思想和想法,你明白吗?”百里瑾试图用这种语言来改变她的想法。

    苏岱还是摇了摇头,看着他:“你听我说,在我前半生的时候,我也是不信命的,可是等到了苏府被抄家的那天晚上,我看着满天火光。”

    “我听着女声尖叫声,哭声,叫喊声,我却只能是无能为力的听着看着的时候,我就相信了,有些事情不是我们自己能够决定的”。

    她悲伤的脸就像是一副蜿蜒的河流一样的曲折,她内心是九曲回肠,因为她知道了人世间生存的险恶,也看到了生死百态。

    更是经历过生死的人,脸上好像还是带着一丝的绝望,那种表情是她从来没有在她脸上看过的,这让百里瑾很是心疼。

    这一刻只想要上前抱一抱这个充满了绝望的姑娘,两个人正说话的时候,突然就听到了黑暗中有人踩着枯树叶的声音。

    百里瑾清冷嗓音响起来:“还不快点给我滚出来?”说完了之后,苏岱就看到了慢慢不好意思出现的关儿。

    很是惊讶的开口:“关儿?刚才吃饭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在?现在怎么跑到这里?”

    关儿有点很不好意思的说:“路过,路过,纯属意外,你们继续,继续”。

    说完之后就准备起身走的时候,谁知道一个石子从背后直接打在了腿肚上。

    关儿的腿一软差点跪在地上,随后清冷声音再一次响起来:“在让我发现你偷听我们讲话。可就不是这种惩罚了”。

    关儿听了赶紧的一溜烟的跑了,还是让苏岱有点尴尬的低了头。

    百里瑾咳嗽了一声:“这个关儿是越发的不像话了,看来是应该好好的管教一下了。”

    说这话的百里瑾整个人沐浴在月光下,更加衬的君子如玉,修长的身影被月光拉的很长,苏岱两个人站在一起,耀耀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