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在一起

    更新时间:2018-08-09 19:31:06本章字数:2080字

    百里瑾冷声开口,已经坐起来了身的苏岱顿住了身体,大脑开始快速的回忆起来昨天晚上到底怎么了?

    她开始想起来自己因为疲惫和受伤,慢慢的慢慢的,她猛的一抬头,她的蛊毒确实再一次的发作了。

    可是看看她现在的样子根本就不像是蛊毒发作的样子,看了一眼冷言的百里瑾,抓住了他的手,带着哭腔开口。

    “是不是又是你取得心头血给我,所以我现在才安然无事的坐在这里,是不是?”

    百里瑾反手抓住她:“我说过我不在乎,我从来不在乎这些,那怕之后你需要每天取心头血我都不在乎,我在乎的是你这个人,你明白吗?”

    苏岱的心一点点的听着百里瑾的话开始奔溃,她给自己建立起来的防线也开始一点点的崩塌。

    她知道自己的蛊毒再一次的连累了百里瑾为她取了心头血,她不仅的再一次痛苦不堪,一次次的她当然知道取心头血的痛苦。

    她的手中一点点的摸上了百里瑾的伤口,眼泪已经挂在脸上,抽泣着开口:“是不是很疼,很疼?”

    百里瑾的心一下子被击中了,看着她哭着的脸很想让她不要为自己哭,一把抓住他的手:“我说过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痛,但是千万不要让自己再受伤了,因为这里疼比这里更疼。”

    他握着她的手慢慢的指到了自己的心上,她受伤他的心比他受伤的地方还要疼,苏岱一下子看着他,忍不住的开口:“傻瓜,哪有不痛的,为了我你也太不值得了。”

    “我说不疼就是不疼,还有我们两个人的事情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我告诉你们了,我考虑的只会是我们两个人的的将来,不是过去。”

    “我知道你苏府的大仇未报,哪有怎么样?我百里瑾从来也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大不了我就把医馆所有人遣散了,以免受我们的牵连,我跟你一起查。”

    百里瑾说这些话的时候,眼神直勾勾的看着苏岱,很是真诚而坦然,说的好像是医治一个病人那样的简单。

    “你说什么?遣散医馆的人,你真的不用为我做到这种程度,我不值得,而且我也说了你这样会对我有负担的”,苏岱听了百里瑾的话更是惊讶不已。

    “我说你值得就是值得,我百里瑾也是孤身一人,没有什么牵挂,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查清这背后的真相。”

    百里瑾的话可谓是真诚不已,苏岱听了更是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她早就已经对这个男人割舍不断了。可是一次次的推开都是为了成全他。

    他一次次的被自己推开不是为了保护自己的自尊心而放弃了,反而做了很多让她更加放心的事情,这样的男人她怎么能抵抗得了。

    “你的意思是和我一起同舟共济,福祸相依了?”苏岱仰起脸想着百里瑾不会答应,谁知道自己刚问完。

    “当然,我从一开始就是这样想的,我不想你的人生再留下什么遗憾”,百里瑾开口说完之后,直接一把揽过了苏岱。

    苏岱很是甜蜜的靠在了他的怀里,看起来已经下定了决心要和他在一起了,一起的时候自己也应该做出一点表示决心了。

    苏岱的心已经一点点的被百里瑾融化了,他说的每一句话都给了自己巨大的信心来支撑着这一段不被两个人看好的爱情。

    两个人拥抱在一切的话面和谈话的内容都让在门外的关儿和百里言听到了,关儿是一脸的尴尬,准备拉着百里言赶紧先离开的时候。

    百里言却已经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本来开门的手已经停在了半空中,捂着自己的嘴巴已经哭出了声音的跑了出去。

    关儿更是害怕她在出了什么事情,一边喊一边追着她:“言儿,言儿,你不要生气,你别跑”。

    关儿一路跟着她去到了后山的树林里面,百里言已经哭成了泪人,对着树撒气:“凭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早知道我就不应该答应你们去练什么武功。”

    “我就几年没有回来而已,你们就这么的欺负我,师傅,你快出来看看,明明是我先和师兄定好的亲事,我这一次回来就是为了这件事情了。”

    关儿看着她的样子更是有点心疼的从背后拍了一下:“好了,不要难过了,我知道你喜欢公子,你还是有机会的,你别看他们两个人现在这么恩爱,我跟你说这真的是说不定。”

    “你真的还有机会的”,关儿看中不忍心看她哭的那么伤心,就赶紧出声安慰。

    “你是说真的?我那有什么机会,你看看他们两个人那个样子,完全都没有考虑过我的感受,我……,我……”,百里言越说越生气,直接一脚踢了过去。

    门里面的苏岱和百里瑾抱在一起的时候,突然听到了外面的响动,好像是关儿的声音,听起来很是急切。

    百里瑾通过门打开的缝隙看到了哭着走开的百里言,然后轻轻的拍了一下苏岱,两个人分开。

    “外面怎么回事?我怎么感觉这么吵的感觉,我好像听到了关儿挺急的声音,别是又出了什么事情,你赶紧去看看,”苏岱很是有点担忧的看了一下外面。

    “行,那我出去看看,你不用下来了,你还是躺在床上静静地呆着,养一下你自己的身体”,百里瑾交代完了之后,就出了房门,想要去找百里言说说。

    关儿还在树林里面劝着哭的很伤心的百里言,听着她抱怨着每一个人,百里言更是一边对着树出气,一边挥洒着鞭子。

    “为什么会这样?我明明才是正牌的,我还救了她,就是不应该救她的,居然这么巧,还和师兄认识,他们两个人发生了那么多刻骨铭心的事”,百里言一边把树叶打的全部落了下来,哗哗的掉了一地。

    房间内的百里瑾安慰好了苏岱之后就匆忙的走出了房门,他在房间里面的时候已经看到了百里言的身影。

    应该是之前的时候就在门口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他想他有一些事情要解释一下,再加上他对于苏岱的心思,既然已经决定在一起了,那么是应该和她说清楚一些事情。